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202章

第202章

电影展结束之后,夏思齐就差点要包个机舱才能回国了。幸好这年头行李箱够大,而且一次性又走好几个,夏思齐也总算能及时将东西带回去了。

有了新的目标,蓝执盈接下来的工作也算是充满了干劲儿。一月底的时候,叶红雪终于回来了。

不过脸色不是很好,不是苍白柔弱而是气愤难当。蓝执盈身为蓝从容的亲妹妹,第一次在叶红梅面前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的。

等到了二月初,蓝执盈的戏份终于杀青了。在和剧组有空的人小小的聚了一下之后,蓝执盈在出国半年之后,终于可以回国了。

这一年的春节在二月十八,距离蓝执盈登台献艺的时间,也就只剩下不到二十天了。

虽然已经想好了,要加大一下工作量。可在这个时候,蓝执盈也没敢乱给自己排档期。

几个月的时间,夏思齐的那首《凤求凰》已经弹的让马大师不住点头了。可是蓝执盈的舞蹈,却是好几个月没有系统的学过了。

刚回国,就是节目组第三次节目筛选的时候。之前因为蓝执盈的人气,再加上这个节目的含金量,蓝执盈和夏思齐硬是没有参加前两次的节目筛选。

许多准备了大半年,甚至准备了好几年的节目被无情的pass掉了。就算还留在节目单上的人,也不是全然的信心十足。

每个参演的艺人,差不多都要准备好几个节目。以相声和小品为例,精力足的团队,一口气准备四五个都不嫌多。

这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广撒网多捕鱼。

节目的选拔时间也是岔开的,所以蓝执盈并没有见到太多参演人员。

想来想要认全整个节目的参演人员,只能等节目第一次正式彩排的时候,留出大半天空挡在电视台了。

有蓝执盈和夏思齐的人气撑着,有马大师和好几位舞蹈老师护航,蓝执盈和夏思齐的节目自然没有被pass掉。

而且在一次不带妆演习之后,就直接被留名到正式节目单上了。

华国的春节,有守岁这么一说。基本上只要精力足够,在春节当天晚上是不用睡觉的。

而春晚的热播时间段,除了开场之外,收视率还有观看率最高的,也就是零点之前的那段时间。

所有华国人也都习惯了,就算不看春晚,也要开着电视或者电脑等十二点的钟声。

就好像只有在听到这个钟声之后,才算是真正的进入了下一年一般。

蓝执盈和夏思齐的节目,不可能被放在开场上。所以在蓝执盈和夏思齐人气的保证还有公司的运作之下,节目被放在零点之前最后一个。也算是一般意义上的压轴了。

距离春晚还有三天,节目组最后一次彩排,带妆彩排。

央视为了话题的热度还有节目的保密性,就算是最后一次彩排,也不是所有人都能看得见的。

甚至就算已经站在央视内部的大多数演员,也是不允许观看的。这也算是传统惯例,要为几个节目保密。

蓝执盈穿着大红的裙裳,有气无力的趴在夏思齐的背上。从回国之后到现在,蓝执盈的一天恨不得掰开成四十八小时用。

因为是独舞,没有和群众演员的互动,蓝执盈还以为能轻松一些。可谁知道等真的上场了才知道,自己果然想的太简单了。

有群众演员伴舞的时候,艺人只要站在最前面或者最显眼的位置表演就行了。

可是当你独舞的时候,整个舞台的掌控也就只能靠你一个人了。

央视的舞台有多大,想来整个华国人心里都有数。平日里看着挺好,可等让你一个人站在舞台中央,要掌控整个舞台,不能让某些地方显得凋零,你就可以知道这是一件多么凄惨的事情了。

蓝执盈之前练舞,走的是柔美、温婉、细节动人的风格。可等真的上了舞台才知道,这样实在太小家子气了。

几个舞蹈老师是连夜帮忙改编,而蓝执盈也要将之前深入脑海的记忆全部清除掉,然后走另外一种风格——大气。

是的,《凤求凰》的伴舞居然是要大气!

“夏思齐,你累不累?”

可就算如此,蓝执盈比起夏思齐来,也还是好太多了。

之前一直以为只要夏思齐能将琴弹好就算过关的自己,也果然是太天真了。

蓝执盈还有趴在夏思齐背上休息的时间,而夏思齐整个人都被逼的快要疯魔了。

蓝执盈看着夏思齐十个手指头上缠着的布料胶带,心疼的一抽一抽的。这还是幸好马大师早有预料,所以在一开始就让夏思齐缠着了。

要不然凭着夏思齐这一天十几个小时的弹奏,手指头都要报废了。

“不累,今天彩排之后就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等春节过了,就好了。”夏思齐手指在琴弦上方悬空弹奏着,现在要练的不是琴技,是演技。

导演组的要求,弹琴过程中也不能表现的太过高山流水,也不能太过死板。

导演不是拍片的导演,统筹的是文艺娱乐方面。知道怎么能有最好的舞台效果,但很多时候也不是很清楚要演员怎么在细节上表现出那种效果。

偏偏导演还是单独找的夏思齐谈话,蓝执盈至今都以为夏思齐现在只是担心在舞台上表现的不好。

说起来就算是春晚这样的大舞台,对于蓝执盈的吸引力也是有限。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要不是为了夏思齐,蓝执盈来不来还真不好说。

这事儿别人不懂,夏思齐也会懂。而夏思齐也用所有的努力向所有人证明,他不会连累蓝执盈。

所以现在看着夏思齐给他自己这么大的压力,蓝执盈除了担忧和心疼以外,居然没办法说出任何阻止的言语。

蓝执盈真的担心,自己一句无心的话会伤到夏思齐。

平日里可以打打闹闹,但是在正事上,蓝执盈也懂得尊重别人的努力,尤其这个人还是夏思齐。

蓝执盈乖乖的坐在旁边,只是看着夏思齐的举动。而蓝执盈的眼光,也绝对对得起她的专业性。

“夏思齐,为什么你弹琴的时候总是要抬头看看四周?感觉怪怪的?”

如果一次两次那还可能是意外,可夏思齐总是做着这样的举动,而且不论怎么看都是刻意的。

也正是因为太过刻意,所以显得有点不伦不类的别扭。

蓝执盈看了半天,最后还是没忍住问了出来。这种表演性质的事情,身为一个专业演员,敏感性总还是有的。

夏思齐闻言僵硬了那么一下下,最后一脸苦笑的转头看向蓝执盈。“导演说我要我生动一些,不能太过僵硬了。”

有了开头,接下来的事情也就好说多了。这种事情夏思齐也没想过要瞒着蓝执盈,不过是导演当初单独提出的夏思齐的缺陷,所以夏思齐才想着要自己解决。

夏思齐轻叹一口气,手指灵动的在琴弦上拨动了几下。很熟悉的旋律充斥耳边,带着些许烦躁。

“导演的意思是在舞台上不能太过死板,不能只低着头弹琴。”

第一次预演的时候,所有人都想要做到最好,夏思齐也不例外。全神贯注的弹奏了那首《凤求凰》,就技艺上来说,就连马大师都挑不出太大的错处。

可是在舞台效果上来说,看起来是差了许多。

夏思齐轻叹一口气,将心中的烦躁呼出去不少。再次认真的看了蓝执盈一眼,心情也平静了许多。

只要努力,努力,再努力,总会好的。

夏思齐手指无意识的拨动着琴弦,蓝执盈眨眨眼睛,看着夏思齐。“意思就是说,要有互动咯?”

蓝执盈的舞蹈被说不够大气,夏思齐的弹奏有点死板。蓝执盈的脑子转了一圈,很快就找到了事情的关键。

“夏思齐你现在弹琴可以不看琴弦了吗?”

“可以啊。”夏思齐闻言愣了一下,先是不自觉的回答了蓝执盈的问题,接而瞬间明白了蓝执盈的意思。

“互动,对啊,我们之前的确缺少互动!”

这也就是当局者迷了,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夏思齐身上最后一点阴霾也一扫而空。

转身对着蓝执盈的嘴巴大大的‘啵’了一声。“盈盈你真的太聪明了。”

“那还用说。”对于夏思齐的夸奖,蓝执盈从来都是这么骄傲的认同。

门口,刚想到了点什么准备过来和这两位说道说道的导演默默的摸出自己的手机,对着同样一身红衣坐在一起相视一笑的两人就是一张抓拍。

等看到自己抓拍的照片之后,导演脚后跟一转招呼都没打一个就向外走去。

反正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么好的图片不拿去官网宣传一下,简直对不起自己金牌晚会导演的名头!

“夏思齐,以后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记得说出来,不论什么时候我们两个一起解决。”

“嗯,都听你的。”

还没走远的导演又默默的被秀了一脸,低头看了一眼手机里不用修图都可以直接当屏保的照片,点了点头。

从面相上看,两个人就配的一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