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娱乐圈女王

第203章

第203章

春晚总导演先是在个人围脖上放出了一张照片,配词——配的一脸。

然后经由春晚官方网站转载之后,蓝执盈和夏思齐的节目越发的神秘且让人充满期待了。

就像导演说的那般,同样一身大红色的古装,男的俊女的俏,光是颜值就够让人联想的了。

再加上蓝执盈和夏思齐在国内的人气还有话题程度,这个节目就越发的令人期待起来了。

要是认真做起事儿来,时间总是过的飞快。

简直就是眨眼之间,蓝执盈和夏思齐通过了唯一一次筛选,进行了两次彩排,已经到了春晚当天。

蓝执盈和夏思齐身为当晚的表演嘉宾,而且还不是那种群演,自然是有春晚当天的门票的。

春晚的舞台豪华宽敞明亮,富丽堂皇。蓝执盈等人身处一号演播厅,得到的门票却是特殊的。

如果只算蓝执盈和夏思齐的个人身份,最多也就是可以携伴观看的程度。可是蓝执盈背后有蓝氏还有天皇,效果就不同了。

春晚的演播厅到底有多大,没有去过的人甚至都想象不出来。能出现在电视上的,也就是舞台还有一层的观众席而已。

而在二层,还有许多为专人保留出来的房间。那些房间并不一定真的有人要用,但却一定要留。

最起码,你不能等某些领导人突然想来现场看看的时候,让人家坐在大厅里吧。

蓝家这一次因为蓝执盈的缘故,也是专门去弄了一个包间。每个包间能容纳四五十人,宽敞、豪华、舒适。而且从二楼观看舞台上的表演,视线更好。

蓝执盈一个人表演,蓝家真的是三大姑二大爷的全部到来。不过就算从蓝爷爷那辈开始一直到蓝执盈大堂哥的小女儿那辈结束,蓝家人也没超过三十人,一个包间也绝对没有问题。

因为陪伴老人的缘故,蓝从容和罗杰更是一早就准备充分,在表演开始前半小时,就从特殊通道带着一家人进了包间。

“大哥,盈盈正在化妆暂时不能过来了,让我过来和大家打个招呼。”

夏思齐已经收拾了个大概,因为要展示古人风韵,倒是特地弄了假发。黑色的长发梳起,用玉簪绾成古代文人的发冠。

再加上已经稍微修整过的容颜,更显得风姿特秀、爽朗清举。剑眉星目、仪表堂堂,这一身的打扮,也将平日里的温润,衬托出几分洒脱来了。

因为还不到上台的时候,那身大红色的服装太过沉重,此刻也没有穿戴整齐。一袭白衫倒也不显得邋遢或者不端庄。

蓝家的几个小辈目光火热的看着自家这位已定的表姐夫,感觉就像是电视里走出来的古典美男一般。

虽然也知道自家的表姐夫是个大明星,但是平日里在电视里看到和现在现场看到的感觉,总是不同的。

杨娇娇抱着大表哥家三岁的小女儿,坐在蓝妈妈身边,远远的看着站在门口的夏思齐,也是一脸的感慨。

“舅妈,舅妈,姐夫长的好好看啊。”

蓝妈妈正在帮蓝奶奶斟茶,闻言也看向门口的方向。等看清楚门口站的人,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真切了。

“是思齐啊,快过来快过来,给爷爷奶奶看看。”

杨娇娇吐了吐舌头,乖乖的抱着小侄女闪到另一边去了。再怎么是姐夫,在蓝执盈没在场的情况下,表现的太过热情总是不好的。

更何况杨娇娇只是想看热闹,反正待在哪里都能看。

夏思齐听见蓝妈妈的呼唤,和蓝从容打声招呼,就快步走了过去了。

“妈。”

已经在蓝家报备过的未来女婿,在蓝执盈的要求下,早就已经开始跟着蓝执盈一样的称呼了。

蓝妈妈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整个蓝家恐怕也就蓝立端还过不去心里那个坎,每次听见夏思齐这样叫脸上的表情也总是要扭曲那么几下。

一下到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闺女要交给这个混小子了,蓝立端感觉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种‘慈父’一般的心态,恐怕整个蓝家真的只有蓝立端有了。

“爸。”

蓝爸爸坐在窗口看下面,听到夏思齐的声音也回头乐呵呵的点头示意一下。对于这个恨不得一直和老婆二人世界的人来说,宝贝女儿找到意中人也是挺好的事情。

蓝爸爸笑的一脸慈祥,让蓝立端差点心肌梗塞了。

罗杰无奈的将蓝立端拉到一边,不想在这种热闹的日子里,这位再整出点什么幺蛾子。

夏思齐恭敬的站在蓝奶奶和蓝爷爷面前,标准的九十度鞠躬,认认真真的叫了两声。“爷爷,奶奶。”

蓝立端差点就要喊出一句‘不要脸’了,幸好被眼疾手快的罗杰捂住了嘴巴拖的更远了。

杨娇娇等人看向蓝立端的目光,都带上同情了。

蓝爷爷和蓝奶奶就越发感觉不到蓝立端的心塞了,对于老人家来说,自家的宝贝孙女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孙女婿,比什么都好了。

“好好好。”“乖啊。”蓝爷爷和蓝奶奶一整天都笑呵呵的,满心的欢喜等着宝贝孙女的表演,现在提前看到孙女婿了,脸上都要乐开花了。

蓝奶奶甚至还从怀里摸出来一个大红包,递给了夏思齐。“岁岁平安。”

夏思齐恭敬的双手接过,然后站在旁边细心的回答了蓝爷爷和蓝奶奶的一些问题。

两方人马真可谓是相见恨晚,相谈甚欢,坐在角落被人看的紧紧的蓝立端心情越发的别扭了。

看着夏思齐将两位老人哄的笑口常开的样子,心里都变得酸溜溜了。

“罗杰,你说到底谁才是亲孙子啊。”想着刚才还被爷爷说教了一番,蓝立端看向夏思齐的目光就越发的愤恨了。

罗杰平静的看了一眼蓝立端,径自喝着自己的茶,一言不发。

夏思齐总是要去提前做准备的,所以也并没有聊太久,就起身告辞了。

路过蓝立端的时候,也很恭敬的喊了人。一声‘罗杰哥’,然后才是一声‘二哥’,就为了这个顺序,都让蓝立端气的翻了个白眼。

看一个人不顺眼的时候,果然是鸡蛋里都能挑出来骨头。

夏思齐就像是没看见蓝立端一脸的气愤,平静的出门,关门,然后顺着通道进了后台。

还有十几分钟表演就要正式开始了,可是蓝执盈和夏思齐的节目却还在四个小时之后。

夏思齐一步一步慢慢的走着,听着演播厅传来的节目开始的音乐声,还有那四位举国皆知的主持人热情洋溢的主持开场。

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却又是这么的真实。

两年之前,夏思齐还是一个为了生计努力打工的穷学生。一朝毕业,遇见了蓝执盈。

不仅得到了自己以前以为这辈子只能放在心底的爱情,还获得了蓝家人给予的亲情。

不管是慈祥的长辈,还是总是照顾着自己的蓝从容和罗杰,甚至总表现出一脸要找茬样子的蓝立端,只有最亲近的人,才能表现出最真实的那一面。

夏思齐慢慢向前走着,清冷的走到慢慢变得噪杂。从挤满演员的休息大厅到专人的化妆室,一步一步,距离那个人越来越近。

走到最后一间化妆室门口,夏思齐深呼一口气,才微微平复了点他心中快要溢出来的幸福感。

打开房门,印入眼帘的就是蓝执盈趴在地板上拉筋的场景。

一个标准的一字马,然后双手抱着一只脚丫子,整个身躯贴在腿上,脑袋也无聊的贴在小腿上左顾右盼。

嘴巴里念念有词,脸上贴着的白色面膜让本来应该娇俏的样子变得有点搞笑。

一身大红色的裙裳,也被横杆挑着挂在墙上。长长的拖尾,还有等下要用到的红纱,占据了整个房间的三分之一地方。

这些东西都是等下蓝执盈要穿在身上的,光是看着那重量,夏思齐心中就是一派的崇敬之情。

心疼已经在蓝执盈满不在乎的表情中用的差不多了,任谁看见一个一六五体重还不到一百斤的女孩子一脸轻松的穿着几十斤重的衣衫翩翩起舞,都要带动一些崇敬之情的。

“夏思齐,你回来了啊,爷爷奶奶怎么样?爸爸妈妈还好吗?”

蓝执盈从回国之后就被抓到帝都这边集训了,根本没时间回家去探望一下长辈。

这次也是罗杰安排的人手,蓝家一大家子人也是今天下午才过来帝都准备现场观看春晚的。

别看蓝执盈现在这么轻松的贴着面膜在压腿,可要是出这个房门,还是有很大的问题。

两个造型师,一个顾问,全部围在身边。两个造型师小心翼翼的给蓝执盈那头长发上抹着什么东西,带着淡淡的香气,让头发的颜色看起来更加乌黑亮丽。

另外还有一个人,正站在那身红色的裙裳前面做最后的调整。

女孩子化起妆来,那可就不是十几分钟能搞定的事情。尤其是这种大场面上,需要全国直播的时候,会大写的特写镜头拉近将容貌拍摄出来的情况下。

晚会从八点正式开始,两个人的节目在十一点四十。蓝执盈七点开始化妆,整理。

到现在也不过才做好指甲而已,头发是半成品,妆容还没开始。服装就算已经修改完毕,但要穿好也不是十几分钟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蓝执盈是真的,没有一点可以浪费的时间。

夏思齐这边相比之下就简单了许多,虽然也需要一两个小时才能搞定的定妆效果,但有了对比之后,就真的显得轻松了许多。

“爷爷奶奶还有爸妈都很好,都在等着看你呢。大哥说等下结束之后,过来接我们。”

夏思齐的妆容需要的时间短,随意这个时候也不用开始画。两个人的对话,从蓝氏跟过来的几个助理倒是一脸的平常。

但是另外几个顾问,脸上就显得有点惊奇了。

这都已经开始称呼爸妈,爷爷奶奶了,谁要还敢怀疑这俩不是好事儿将近,谁信啊!

不过能站在这里的人凡事儿心里自然有个度,知道什么该看什么不该说。

接下来,夏思齐也无奈的被糊了一脸的面膜。身为一个大男人,夏思齐虽然对着东西多有怨言,但只要蓝执盈说用,也就无可奈何了。

两个人接下来也没有多少交谈,需要养精蓄锐等待午夜的到来。十点过后,蓝执盈和夏思齐同时被人从假寐中叫醒过来。

叶红雪和李维贤都在旁边,倒也不怕会耽误什么事情。

等两个人都收拾的美的冒泡的时候,前面的助理也跑来喊人开始准备了。

为了不耽误时间,都是要提前好几个节目在后台准备的。蓝执盈和夏思齐的节目在十一点四十五分,在这个分秒必争的舞台上,这个节目足足有十分钟,就已经能说明许多事情了。

《凤求凰》的曲子总共时长不到三分钟多一点,按照事先彩排的结果,夏思齐要弹奏两遍。

然后再加上舞蹈的前奏和两人合演的后续,十分钟妥妥的。

按照计划,十一点四十五分,主持人在台上报幕零点前的最后一个节目,十分钟的舞蹈节目再加上前后两段的主持时间还有舞台准备,也就将最后十五分钟撑足了。

蓝执盈一身红裳,俏丽的站在那里。夏思齐同样一身红色的衣衫,抱着古琴站在一旁。

两个人相视一笑,都看到对方眼中的那一丝激动和兴奋。

别人激动的是终于能在春晚的舞台上亮相,而这两个人激动的,是在全国观众面前,以两个人的身份亮相。

“……下面由蓝执盈和夏思齐为大家带来《凤求凰》……”

主持人站在舞台的最前方介绍着,整个舞台也瞬间改变了所有布置,白雪红梅。

主持人离开,白光照下,就像是真的进入了腊雪红梅的季节,一身红杉的夏思齐坐在红梅树下,膝盖上放着那把古琴。

琴弦第一次拨动,清越的声响就像是带动了天地间所有的光明,让整个舞台开始绽放。

能覆盖上整个舞台的红纱从天而降,蓝执盈宛如偏偏仙子,灵动,但又端庄秀丽。

当那个高高在上的红衣女子,顺着琴声慢慢的转身。不论是现场的观众,还是围坐在电视机前的数亿观众,在这一瞬间,只有一个感觉——惊艳。

肤如凝脂,螓首蛾眉,嫣然一笑,春光黯然。

那一低头的温柔,宛如流水脉脉含情。那双浸满柔情的眼眸,柔柔的看着远处红梅树下的那个男子。

随着那一笑,气场宏大的伴奏响起。如果说刚才的夏思齐点亮了整个舞台,那么这一笑的蓝执盈,点燃了所有人的**。

红色的鞋子一步一步的前进,硬是将那一阶阶舞台踩出了白玉石阶的场面。

有一美人兮,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翩若惊鸿,婉若游龙。

古琴、古舞,情意浓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