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章 我对被人下了药的女人没有兴趣

第一章 我对被人下了药的女人没有兴趣

夕阳渐坠,红云似火。

山石之下,苔藓遍布。

漫漫的荆棘之中,几朵紫色的小花娇柔绽放,花心呈白。阵阵山风拂过,飘摇欲坠。

“终于找到你了!”

苏紫染眸色一亮,刹那间,那双晶亮的星瞳中似有万千风华流转闪耀,潋滟生姿。她小心翼翼地伸手摘了几株拢于袖中,嘴角笑容愈发娇艳。这两日不分昼夜地寻找,总算是没有白费。有了这紫穗,老太君的病就可再拖上一阵子了!

正欣喜间,鼻息中突然钻入一阵馥郁的芬芳,在这一片清新的空气中显得尤为诡异。苏紫染脸色一僵,蹙着眉扫了一圈林间的花花草草,神色蓦地凛起,连忙敛住呼吸。

“哈哈哈,警觉性倒是挺高啊!”一道粗嘎而暧昧的男音划破寂静的山林,“可惜啊可惜,本大爷这迷迭香,可没那么容易躲过哦……”

苏紫染提了口气,却别说施展内力,双手根本连一点劲儿都使不上。

全身绵软!

她微眯着双眼,警惕地循着声源望去,一身黑袍的肥胖男人正朝着她的方向缓步踱来。

肥头大耳,络腮胡须,满脸**笑,恶心至极!

她眸色一冷,犀利的视线直直地射向男人:“你是谁?”

看到女子容颜的瞬间,男人脸上原本的欣喜之色顷刻间转为浓浓的失望。那纤弱的背影白衣锦绣,弱柳扶风,金色的光晕环镀周身,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不慎跌落凡尘。没想到,那正脸却连清秀都只能算勉强……不过到手的那些金子,也不枉他白走这一遭了!

思及此,男人眼波一转,再度换上满脸**色的笑容:“本大爷便是那名满江湖的花狐狸!”

采花贼?

苏紫染紧锁双眉打量着对面的男人,片刻之后,凤眸凌厉地一眯:“谁派你来的?”

男人微微一怔,像是为了掩饰心虚一样将双手环于胸前,拔高了嗓音:“没有人派我来。”

她冷冷一笑:“有没有人派你来,需要想这么久吗?”

这采花贼突然出现在这荒郊野岭的本就令人费解,加之他那犹豫的片刻,已经足够让她断定此人是故意来找她!可若无人指使,她又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地被盯上?今日的行踪,除了蓝烟和夕暄之外,应当是不会有人知道,而那两个丫头又是断断不可能背叛她的。除了她出门之前遇到的那个女人……

苏紫染羽睫一扇,面色又是一冷。

真没想到,她隐忍至今,她们却始终不肯放过。

真当她苏紫染白活了这两世不成!

“她给了你多少钱,我双倍。放我离开!”

男人先是一愣,反应过来之后立刻轻嗤一声:“你当本大爷是傻子不成?若是就这样放你离开,还能有本大爷的好果子吃?再说了,本大爷可不是那种言而无信之人!”

话音未落,男人臃肿的身躯缓缓朝她靠近,粗粝的手指一勾,将那光洁如玉的下巴轻轻挑起。苏紫染咬着牙,全身上下都散着一股冷然的气息,目光如炬,伸手欲拍掉那只**邪的猪蹄,然触碰的瞬间,没有预料中“啪”的一声脆响,莹白的小手软绵绵地落下,如同在挠痒痒一般。

被她狠狠地瞪着,男人却大笑:“哈哈哈哈……”

最后一丝金色的光线被云朵遮住,太阳完全不见了踪迹,天色渐暗。

树林中,一白衣男子戴着银面,凤眸微眯,视线游移在女子倔强的眼神上。

诡异的熟悉。

“废话少说,本大爷今日心情好,便带你这丑女也尝尝这翻云覆雨的滋味!”

“你……”苏紫染甫一开口,惊惧地发现一股灼热的气息流过自己的身体,脸色倏地大变,“你这**贼,到底给我下了什么!”

面色绯红,眸中水雾迷蒙,小腹灼热阵阵。

虽然未经人事,可这感觉……怎么看都像是中了媚毒!

男人赘肉横飞的脸上挂满**笑,就在苏紫染转身欲跑的时候,猛地一下将她推倒在地:“怎么,事到如今,你还想跑?”

苏紫染深吸了一口,几乎是咬着牙一字一顿地挤出了一句:“**贼,你今日最好就杀了我,否则,本姑娘就算上天入地也定把你碎尸万段!”

声音沙哑,眼神却冷彻如斯!

“哈哈哈,恐怕过了今日,你这女人就再也舍不得对本大爷动手了吧!”

话音未落,满身狐臭的男人已经向下凑去,眼看那吻就要落在自己的唇上,苏紫染连忙别过头,手中却没有半分抗拒的力气。甚至,身上的媚毒还让她的心底产生了一丝卑劣的渴求。明明自幼习武,可今日她算是知道,什么叫做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她并不是保守刻板的古代女人,可让她在这荒郊野外与一只肥猪苟合,她却是死都不愿的!

肥头大耳的男人顿在半空,强硬地掰过女子的头,誓要一亲芳泽!

就在苏紫染准备拔下髻中发簪的刹那,白衣男子自林中飞身而出,腕间一抖,一条墨色的皮鞭便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朝着匍匐在地的那个男人直直卷了过去,缠住他的脖颈,将他勒离女子的身上。那人瞳孔一缩,脸色骤青:“你……你……”然,他还没来得及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下一秒就彻底断了呼吸。

苏紫染愕然地看着面前这个突然降临的男子,白衣飞扬,恍若神祗。虽然脸上戴着半张银面,却如何也掩不去那双潋滟凤眸中的绝代风华。下巴削尖,棱角分明,颀长的身姿俊逸挺拔,整个人都散发着一股凛然的王者之气。

小腹又是一热,苏紫染面色郝然地别过头去,羽睫一扇:“多谢阁下相救!”

开口的瞬间,连她自己也是一惊。

这声音……

男人却无动于衷地缓缓朝她踱步而去。

苏紫染惊慌失措地喘了两口气,硬是将身子向后挪动了半分。

男人皱了皱眉:“放心,我对被人下了药的女人没有兴趣。”

苏紫染还没有从他的话中反应过来,他双手一托,竟是将她打横抱起。为了稳住身形,她下意识地勾住了他的脖颈,碰触的瞬间,胸腔内却恍若是炸开了锅一样,滚滚如沸腾之水。

“唔……”她媚眼如丝地吐出一个单音节。

男人菲薄的唇瓣倏地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凉凉的一眼扫去,苏紫染立刻清醒了大半,理智回笼,手一动就要缩回。

“不想摔死就别乱动。”

说罢,男人眼眸一敛,直接伸手点了她的穴道。

苏紫染呼吸一滞,哑着嗓子急吼:“你干什么!”

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样,一言不发,抱着她面无表情地继续向前走。

苏紫染时不时被体内一波接一波的媚毒侵蚀着,全身燥热,眼前模糊,偏生这个男人还点了她的穴,让她动也动不得!

“你解开我的穴道,我自己会走!”恼羞成怒的水眸一眨不眨地瞪向男人,平凡的小脸竟让人生出一股风情万种的错觉,男人却依旧选择了无视。

走了约摸一炷香的功夫,夜幕已缓缓地降临,银月高悬,平静的天空由繁星点缀。

男人来到一处崖边,停下。

苏紫染蹙了蹙眉,眼波一转,脑中飞速地旋转起来。

秘林断崖、银面谪仙,都不得不让她想起一个人来……

心弦一颤,苏紫染压下心底的惊疑,淡淡问道:“不知阁下尊姓大名?”原以为他仍是不会理睬,却不想男人抿了抿唇:“叶听风!”

苏紫染瞳孔一缩,难以置信地看着他:“明月楼?”

“不错。”

纵是苏紫染对江湖之事不甚了解,可对于明月楼,却是如雷贯耳。

明月楼,于四年前崛起,仅仅两年时间,便成了江湖中最让人闻风丧胆的组织。

楼主叶听风,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武艺却已登峰造极,更是将明月楼带领得足以与朝廷相抗。只是传闻虽多,却没有人真正见过叶听风的本来面目。只道是银面谪仙,飘然于尘世。

眼前之人,竟就是那明月楼楼主么?

可他点了自己的穴道,带自己来明月楼做什么?

男人身形一动,苏紫染只觉眼前景物骤然一变,呼啸的山风咧咧地灌入喉间,衣衫鼓动,将原本满身的燥热也吹去不少,只是下降速度快得让她有些睁不开眼。男人身形灵活,不断在崖间突台处缓冲,偶有几只凶鹰飞来,把苏紫染吓了一跳,可它们似乎有意无意地避开了男人的周身。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两人便安全着陆。

苏紫心中惊叹,面上也是毫不掩饰地赞赏:“这便是外人无法进来的原因?”

叶听风点了点头,难得地跟她解释起来:“明月楼的人若是出去,定会佩戴一种特殊的香料,否则,就算是熟悉路径的,也照样会被崖间的雄鹰攻击致死。”

苏紫染刚刚“恩”了一声,头脑又是一昏,趁着还有仅存的一丝理智,目光灼灼地看向男人:“叶楼主,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要将我带来这里,可单是你救了我这一点,我便知道楼主对我绝无歹意。所以,可否麻烦楼主解开我的穴道,让我自行离去?”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