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2章 那是她这些年来最后的一丝温暖啊!

第二章 那是她这些年来最后的一丝温暖啊!

“既然闲事已经管了,我就会管到底。”男人目不斜视,口气强硬。

苏紫染这厢已经神志不清,还未来得及细细思考他话里的意思,脸上的神色已从强忍变成了混沌迷惘,微启的红唇中还呼出阵阵灼热的气息。

“叶……听风……”

低喃沙哑的一声叫唤、媚眼如丝的妖冶神情,恍如平地惊雷,“轰”的一声炸开。男人呼吸一滞,薄唇微微抿起,潋滟的凤眸中顿时冷色昭然。明明是这般貌不惊人的一个女子,竟让他差点失去自控能力,真是白活了这些年!

苏紫染只觉得自己口干舌燥,恨不能将身上所有的衣物扯掉,可偏偏现在的她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不得动弹。

“我好难受……我……”

“闭嘴!”

男人冷冷扫了她一眼。

苏紫染被他吼得懵了懵,待她反应过来,立刻就换上满脸委屈的表情,目光楚楚地看着他,小嘴一扁,眸中晶莹点点,似乎下一秒就要哭出来。叶听风顿时哭笑不得,方才还满是冷色的凤眸中是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疼惜。他无奈地轻叹一声,加快了脚下步伐。

幽碧寒潭,常年低温,寒烟袅袅,潭水冰冷刺骨。若是正常人下去,能够坚持一炷香以上时间的,必定会对其武学造诣有极好的帮助,可若是不能,那便只有常年受那寒毒侵蚀直至老死。叶听风手中抱着身子滚烫的女子,脚尖一点,纵身跃入潭中,溅起一阵水花。

“你……”叶听风张了张嘴,刚想说可以替她解开穴道了,可低头的瞬间,才却发现她已经晕了过去。待他伸手在她肩胛处一点,女子绵软的身躯便倒了下来。

他一把将她捞住,让她靠在自己的身上。寒潭之水将两人的衣物尽数浸湿,女子本能地汲取热源,玲珑有致的身形紧紧贴着男人的胸膛,心口处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叶听风呼吸一沉,一时间竟不知是该将她扔开还是继续扶着她,顿时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他无奈地伸手探上她的脉搏,瞳孔却蓦地一缩。

月,银辉皎洁。

茂密繁盛的林间,萤火虫点点,与闪耀的星光,交相呼应。

苏紫染醒来的时候,头还有些隐隐作痛。

雕栏红木的大床,繁复的花纹镂空堆砌,水蓝色轻纱为帘,隐隐挡住头顶的视线,四个角上皆挂着气味清新的香包,让人心旷神怡。

她微愣了几秒,神色有些迷茫。

这是哪里?

犹记得,她是被叶听风点了穴带回了明月楼,然后发生了什么?好像有些模模糊糊……

掀开被褥,翻身下床,苏紫染敛了敛眸,看向自己身上月白色的新衣。

媚毒……是叶听风替她解了那媚毒吗?

“楼主为何要带一个外人进入明月楼?”女子的声音娇娇柔柔,夹杂一丝微弱的怨念。

苏紫染一愣。

随着两人的脚步声靠近房门,她也拾步走了过去,只听男人波澜不惊地道:“惜黛,你逾矩了。”

她险些没笑出声来。

冰山脸教训人的模样果然是与想象中完全一样!

“属下知错!”女子急声道。

苏紫染挑了挑眉,伸手打开了房门。

不意她会突然出现,男人微微一诧:“你醒了?”

苏紫染点了点头,“恩”了一声,目光粗略扫过他身旁的女子。

那双晶亮璀璨的杏眼狭长惑人,带着说不清的魅惑与娇柔,黑长的睫毛浓密而卷翘,妖冶中不失俏丽可人。红唇不点而朱,双眉纤细狭长,斜飞入鬂,配上那张白皙中不失红润的小脸,堪称绝色!

楼主大人当真是艳福不浅。只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她弯着唇角:“多谢叶楼主相救。”

叶听风顺着她的视线侧过头,扫了一眼身旁的女子。惜黛抿了抿唇,似乎有些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可迫于男人的威严,只好恭敬福身:“属下告退。”

待她的身影渐行渐远,男人才转过头来:“迎香本是我明月楼的东西,无意外传。所以我并非救你,只是不喜欢别人觊觎我明月楼的东西。”

“迎香?”苏紫染挑了挑眉,双手环于胸前,侧过身让男人进来,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怎么,迎香还能凭中毒之人的行为来分辨?”

男人淡淡地扫了她一眼。

苏紫染嘴角一撇,故作无辜地耸了耸肩:“若是别的毒我还信,可这媚药……许是我少见多怪,不了解明月楼的厉害之处吧!”

叶听风微蹙着眉,沉默不语。白色的锦袍已换成绛紫,平添了几许邪肆的张扬。

的确,若不是在幽碧寒潭中把了她的脉,他并不知道她中的是迎香,也不知道她竟身患寒症——他此生见过的第二个患有寒症之人。当时偶过那林间寻药,初看到她与那采花贼的时候,并不想多做逗留。明明不喜欢管旁人的闲事,为何会出手救她?也许,是因为她在最后一秒依旧倔强如斯的眼神让他想起了幼年时的自己吧……

“走吧……”沉默许久,男人还是开了口,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我送你回去。”

苏紫染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不是原来那件,她脸色一变:“我的紫穗你看到了吗?”

“这个?”叶听风从袖中取出几株紫色的小花,故意在她面前晃了晃。见女子眸色一亮,伸手欲取,他微微勾着唇角,又将手缩了回去,“就当是报答我今日救你之恩吧。”

苏紫染一怔,顿时有些哭笑不得:“叶楼主,你要紫穗做什么呀?”

“紫穗药性独特、效果极佳,又不易寻找,我要它自有我的用处。”

“可……”苏自然心下一急。本来给他也没什么,人家好歹是她的恩人,可老太君的病又委实耽误不得。她找了那么久也就找到这几株,就算是再回那林间也不知还有没有……

“叶楼主,这紫穗我的真的有急用,能否先将它给我,让我带回去救命。我保证,过后我一定回来,再帮楼主寻些来!”她双目炯炯地看着他。

叶听风突然就笑了。

“不必如此客套,叫我叶听风就行。”

苏紫染一愣,不意他会突然扯开话题,还一下扯得这么远,不由蹙眉看着他,等着他的下文。却不想他下一秒就敛了笑容,清清冷冷,面无表情。

“走吧。”

“哦……”

苏紫染默默地跟在他身后,也不知道他到底是同意还是不同意,心下纠结不已。

金色的日晖下,男人身姿颀长而挺拔,步履翩跹。飘逸如瀑的墨发以白玉簪拢于脑后,随风扬起,俊逸非凡。她不知着了什么魔,竟亦步亦趋地踩着他的影子,垂首敛眸,不算漂亮的脸蛋却总是能带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正寻思着怎么开口再跟他提紫穗的事,叶听风却忽然停下了脚步,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一般,主动将紫穗交到了她手上。

“走了一路,你没看到这里四处都是紫穗吗?”

苏紫染一怔。

回首望去,果然随处可见紫穗!

她这才知道刚才被男人戏耍了,半是气愤半是委屈地一眼瞪去:“叶听风,你与传闻还真是不符!”

“哦?”男人挑了挑眉,本就漆黑的眸子此刻更是深如幽潭,让人怎么也看不透他心中所想,“传闻中的我是如何?邪肆冷酷,还是无心无情?”

“呃……”苏紫染眼波流转,蹙着眉思考了片刻,方才摇头道,“都不是,是飘然若仙。”

这回轮到叶听风愣了,薄唇微微一抿,他也没跟女子打招呼,大掌一勾,径直就带起女子纤细的腰肢,腾空跃起。到达崖顶的时候,苏紫染这才惊觉又是一天过去!

“谢谢你,叶听风!”

话音未落,月白色的倩影已翩然转身,纱衣飞舞,如同一只展翅的蝶,越飞越远。

苏紫染一路奔跑,心里越来越急,离相府越近,她的心里就有一种越是不好的预感,总觉得要发生点什么似的。

与所有穿越的女子那般无二,她虽为宰相府嫡女,却根本不受爹爹重视。因娘亲遗言,也因她上辈子风头太盛却最终落得个凄惨殒命的结果,穿越而来的这一世,她与世无争,从不主动挑事。甚至自幼倾城绝色,她却自六岁起便被娘亲带上一张相貌平凡的人皮面具,掩藏绝代风华,至今不曾取下。

可即便如此,那个心狠手辣的继室还是不愿放过她吗?这次竟然得寸进尺,对她下媚药企图让她清白不保!既然如此,她便也没了退让的必要。若她们再生事端,她便以牙还牙、有仇报仇!

定了定心神,苏紫染放慢脚步,若无其事地继续向前,却远远地停在了相府门口,双目怔然。

白灯白绫高悬,家丁一身缟素。

心,猛地一颤。

不!

绝不可能!

她狂奔过去。

“什么事?发生什么事了?……是谁?”眸中已有泪水在打转,她却仍倔强地不愿相信。

门口的家丁被她突如其来的质问弄懵了,愣了半响才反应过来这位二小姐问的是什么。

“回二小姐,是……是老太君殁了。”

这一声“殁了”犹如平地惊雷,“轰”的一声在苏紫染脑中炸开了锅。

殁了?

这怎么可能!

老太君虽然这几年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可她前两日出府前还去看过老太君,那时候明明还好好的呀!温暖的往事仿佛还历历在目,那一句“等你回家”犹自回荡在耳边,怎么可能短短的两日就……殁了?

那个气度雍容、有着大家之风的老人,那个永远疼她护着她的奶奶,那是她这些年来最后的一丝温暖啊!

为了那丝温暖,她身患寒症却从未告知任何人,只因那世间仅有一颗的玲珑珠除了可以治好她的体寒之症,还可治好老太君的顽疾。这两年她遍寻圣药玲珑珠却始终没有结果,两日前出府寻药也是因为得到消息说紫穗可以拖延老太君的病症,好让她多一些充裕的时间去寻那玲珑珠。

可为什么,老太君不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