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4章 个个都是巴不得老太君早点死的……

第四章 个个都是巴不得老太君早点死的……

“可以!”苏紫染垂眸,眼底的精光一闪而过,“但老太君尸骨未寒,现在并不适合做这种事。等到老太君五七过后,我苏氏嫡女紫染,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口气咄咄,掷地有声!

众人皆是一惊。

难道这位苏家小姐还是清白之身?否则怎么会听到验身却丝毫无惧呢?

可她清白不保一事也并非空穴来风啊,若是真的什么都没发生,又怎么会有这种传闻?

人群中偶有几个人头攒动,带着凶狠诡异的笑容,大声叫嚷:“若真是清白,怕什么验身啊!说什么等到老太君五七过后,恐怕是想拖延时间吧……”

窸窸窣窣的叫唤入耳,苏紫染一笑置之,再无应答。

苏琉年初时听苏紫染那么一说,还真被她唬到了,双眉紧锁,心下思量万千。可听人这么一说,立刻又转了念。不就是一个多月的时间吗,难不成她苏紫染还能从一个失贞的女人重新变回去?

“好,就依妹妹所言!”她挑眉笑道。

众人见今日铁定是没热闹看了,不由骂骂咧咧地爆了粗口。可尽管心里再不甘,碍于这苏二小姐相府嫡女的身份,也只好散了去。熟料,百姓们一个个离开之后,苏陵川却是不依不饶了。难道宰相府的脸就这么随便给丢了?

“你这孽畜,还不跪下!”门口几人一并回了老太君灵前,苏陵川指着苏紫染恶狠狠地道。

“爹爹,女儿犯了何错,惹得爹爹如此大怒?”苏陵川见她不知悔改,登时大怒,咬牙切齿地道:“你彻夜不归,败坏相府名声,还敢问我你犯了什么错?”

苏紫染扯了扯嘴角,长睫轻轻地一扇:“女儿不是早已解释过,是为了替老太君寻药吗?”

“那你说,你大姐所说的又是怎么一回事?”苏陵川扬手指向苏琉年,苏琉年盈盈一笑,只听他又继续道,“你这身上的衣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本相怎么不记得你有这么件衣裳?更何况,出外采药晚上就不能回府了吗?你就不怕家里人为你担心吗?”

好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

苏紫染差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真是难为她这个爹爹了,这种时候,竟说得出这种话来!

他怎么不记得她有这件衣裳吗?从前的她要不就是待在自己院中,要不就是陪着老太君,根本极少见到这个爹,他又何曾记得过她有哪些衣裳!

家里人为她担心?荒谬!恐怕除了老太君,这一个个的都巴不得她死吧!

清亮的眼眸微微一转,苏紫染垂下头,可怜巴巴地跪了下来:“爹爹,女儿知错。”

苏陵川一怔。

原本的确打算好好责罚这个不知羞的东西,可她认错认得这么快还这么诚恳倒真是叫自己没想到。现在满腹责骂的话就被她这么一句“知错”给噎在了肚子里。“既然知错,就给本相跪在老太君灵前好好反思!”他重重地一拂袖袍,转身离去。行至门口又突然停下脚步,背对着众人,冷声道:“不到明日天明不准起来!”

苏紫染面无表情地垂着眼脸。

“哎,我说紫染啊,你早些认错不就完了吗?非要惹得你爹爹如此生气,真是……”话未说完,齐环渊又是重重一叹,仿佛是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却又带着明显的幸灾乐祸。

苏琉年冷冷一哼,居高临下地睥睨着那个跪在地上的人影:“娘亲,你管她做什么?没看到爹爹都不管她了吗?”

这般嘲讽在得不到当事人回应的情况下,更像是自娱自乐。二人见她理也不理,说了几句就无趣地离开了。

苏紫染盯着她们离去的背影,凤眸微微眯起。她向来秉持着“认错不代表认输”的原则,所以今日的低头,是为了他日更好地将这些人一举打倒。不管老太君的死与这继室母女有无关系,曾经娘亲受的苦,加上如今她名誉被毁之辱,她都一定会找这对母女讨回来!若是再被她查出来老太君的死与齐环渊有关,那她一定要这女人以命偿命!

翌日。

相府老太君入葬。声势浩大,人员遍布,整个京城的百姓都沉浸在一种悲伤的氛围之中。老太君心善,又乃朝中大将,与其夫不知为天阙立下多少汗马功劳。此刻她走了,百姓们个个痛心疾首,万般不舍。

明月楼书房。

“查出来了吗?”

凌霄抿了抿唇,侧首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见他仍是一脸云淡风轻、事不关己的模样,心中无奈,对着座上的黑衣男子迟疑道:“是流云手下一名女子,因……”

话到此处,实在是说不下去。难道要他说人家女子是为情报复?

“怎么?是人家女子不满流云处处留情,偷了他的迎香?”叶听风眉梢一挑,优雅地勾了勾唇,神色专注地把玩着手中的白玉扳指,蓦地,似笑非笑地朝流云投去一瞥,“据说此次西北瘟疫女子众多,看来,你是无论如何也推脱不了了。”

流云含笑的表情顿时一僵,扁了扁嘴,目光凄楚地看着黑衣男子:“楼主,我错了……”

凌霄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一个月之内无法控制瘟疫,你也不用回来了。”叶听风淡声道。

某人风卷残云地出了书房的门。

凌霄收回好笑的眸光,沉吟片刻,又略带不解地看向黑衣男子:“楼主为何将一个陌生女子带回明月楼?”这绝对不是楼主一贯的行事风格。虽说那女子中的是迎香,可若在平时,楼主也定不会管这种闲事,更别提将人带回来了。也难怪惜黛会……

叶听风将目光移回白玉扳指,定定地看着。

这个问题,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甚至,他连那女子是谁都不知道。

“你是自己想问,还是替惜黛问?”

凌霄一怔。

“自己想问。”他眼波微闪。

男人放下手中扳指,起身走到他身旁:“凌霄,你为她做的还不够多吗?你以为她会感激你?”

他并没有回答凌霄的问题,这话说完,也不等凌霄反应,径直拾步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凌霄失神地看着他的背影,良久,苦涩地勾了勾唇。

他当然知道那个女人是没有心的,因为她的心,全都放在了楼主一个人的身上。这些年来,为了救她,他中过三剑,受过的大伤小伤不计其数,可她从放在心上。他并不是要她感激,可她每每无视厌恶的神情却不可避免地让他心里千疮百孔——哪怕他已经习惯。早就知道没有机会,却还是不可抑止地喜欢上了她。

也许是时候了,楼主说的对,是该收心了。

宰相府墨染院。

蓝烟直挺挺地跪地上,双眉紧锁,神色凝重。

“蓝烟,你这是干什么?”苏紫染皱了皱眉,从美人榻上起身走到她身边,欲将她扶起。

“小姐,都是蓝烟的错……”蓝烟抬起头来,一脸的自责,“若不是因为蓝烟,小姐也不会独自一人出府几日,不会连老太君的最后一面也没有见着,更不会被外面的人传成这般!”

夕暄站在一旁干着急,又想劝蓝烟说这不关她的事,又担忧地看了看苏紫染的神色,怕她真的怪罪蓝烟,最后“扑通”一声,竟也直直地朝苏紫染跪了下去。

“夕暄,你又干什么?”苏紫染无奈地抚额,这一个两个的,怎么都……

“小姐,蓝烟虽然犯了错,可她的本意也是想救老太君,请小姐饶了蓝烟吧……”

蓝烟垂着头对夕暄道:“夕暄,你别替我求情,犯了错本就该罚。不管是不是出于本意,我确实是害了小姐!”

“你们俩干什么!”苏紫染面色一冷,颇为不耐地再度坐回身后的榻上,“我什么时候说怪蓝烟了?跟了我十几年,你们还不了解我吗?让你们别动不动就跪,现在这都是干什么!”敛了怒意,视线转向蓝烟:“夕暄这丫头单纯,有些事看不懂也就罢了,蓝烟你还不懂吗?”

跪着的两人皆是一愣。

苏紫染却不再继续,抬了揉了揉太阳穴:“都给我起来。”

蓝烟与夕暄相视一眼,各自起身。

本想问蓝烟紫穗的消息究竟是从何而来,可还不待她开口,一道娇媚妖柔的声音自远门口传来:“哟,二小姐这是教训下人呢……”

随之而来的,是一个身着桃色裙装,妆容艳丽勾人的女子。

苏紫染诧异地蹙了蹙眉。

说话的这位,是苏陵川现任妾室之一的赵姨娘。

当年娘亲还在的时候,苏陵川只有齐环渊这么一个妾室。自她懂事开始就知道,她的娘亲就是不受宠的。所以娘亲一死,齐环渊立刻被扶正,她也没有丝毫的惊讶。而齐环渊成为继室之后,许是因为她老了,魅惑人的功夫不够了,又或许是苏陵川更喜欢那种偷腥的感觉,便又娶了新人,也就是这位赵姨娘,且带回府的时候,竟还有一个几岁的儿子!后来过了几年,宰相府又迎来了一位新的姨娘,那位清姨娘她倒是不曾深交,只觉得那样一个女子当了苏陵川的小妾着实可惜。

不过说来奇怪,这赵姨娘平日里与她素无交集,今日来找她干什么?

“何事?”苏紫染并没有打算与她拐弯抹角。

赵姨娘先是一怔,片刻之后,她抬起绣帕半掩着面容,眼中似有晶莹闪烁:“妾身也就是来看看二小姐。平日里,就数老太君对二小姐最好了,如今老太君一走……”说到这里,她偷偷瞥了一眼苏紫染的反应,见对方神色平静,并无意料中的哀恸,不由惊讶,喃喃地继续,“还不知道二小姐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呢……”

苏紫染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掩饰不住得大惊。回府看到齐环渊母女三人幸灾乐祸的模样,便直觉老太君的死与她们脱不了干系。可现在看来,似乎这相府里的女人,个个都是巴不得老太君早点死的。不过这也难怪,明明这赵姨娘的儿子苏礼哲是宰相府唯一的男孩儿,可老太君对他却没有丝毫的偏爱。自始至终,老太君都独独把她这个嫡女当成了唯一的孙儿!

“这就不牢赵姨娘费心了。虽说平日里就数老太君对紫染照顾最多,但紫染毕竟还是有爹爹的,何来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一说?”苏紫染勾了勾唇,大气而疏离,“倒是礼哲,如今年岁还小,正是需要爹爹好好疼爱的时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