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章 最重要的还是抓住自己丈夫的心

第五章 最重要的还是抓住自己丈夫的心

赵姨娘的脸色登时一僵。

她当然知道礼哲不能失去他爹爹的庇佑,可是有齐环渊那个贱人在,哪儿容得了她做什么?

虽说刚入府的时候她还起过与那齐环渊一争高下的心思,毕竟那个女人也不过就是从苏陵川的原配那儿将主母的位置夺了过来。可这么多年较量下来,她却早已自认不是齐环渊的对手。如今她也不求别的,只想让她的儿子好好长大。可齐环渊那女人定是嫉妒她生了个儿子,便见不得她们母子俩好过,成天没事找茬,连个好好的教书先生也不给礼哲请!

以前不是没试过将这档子事儿禀告给老爷,可他却只会说自己是没事找事……

沉默良久,她偷偷地看了苏紫染一眼,抿着唇,略显迟疑地道:“二小姐,礼哲他好歹也是你的弟弟,以后,能否麻烦你多照顾照顾?”

“赵姨娘该知道,说到底,我也不过是个女子,并不能为礼哲做什么。”苏紫染盈盈一笑:“若赵姨娘真是为礼哲着想,有些事,就该自己主动去求;有些东西,就该主动去抢。”

赵姨娘敛了敛眸,沉吟片刻,对着苏紫染微微一福:“妾身告退。”

待她的身影消失在墨染院之外许久,蓝烟蹙着眉不解地看向苏紫染:“小姐适才为何不答应赵姨娘?”

“呵……”女子轻笑一声,若无其事地躺回美人榻,“有些事情还没有搞清楚,是敌是友也不得而知。此刻最好的办法,便是什么都不做,等着狐狸自己把尾巴露出来。”

蓝烟“恩”了一声,轻轻点头。

夕暄似懂非懂地看着两人,撇了撇嘴,转身添满了茶盏。

翌日。

春日和风轻拂,旭日冉冉而升,杨柳轻扬,桃红遍野。

本该是温暖宜人的季节,偏偏宰相府前厅弥散着一股冷冽的寒冬之气。

“你这孽女,还不速速将老太君的手令交出来!”苏陵川满面怒容地盯着厅中一袭白衣胜雪的女子,视线之毒,似乎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根本不像是一个父亲对女儿该有的样子。

苏紫染低眉顺眼,出口的话却是丝毫不让:“爹,虽说女儿无才无德,可承蒙老太君看得起,将她手中所有商铺地产的信物都交与女儿手中,难道此刻不是该让夫人交出商铺契约与那些地契吗?”

“你……”齐环渊气急,颤着身子扬起手,满脸通红地指着苏紫染,“你都说自己无才无德了,凭什么从本夫人手中拿走那些契约?还不快快将老太君的信物交出来!”

“就凭我是相府嫡女。”苏紫染展颜一笑,可笑容却不达眼底,冰冷的面容如同腊月飞雪,刺得人心生畏惧。末了,她又生怕他们听不懂似的添了一句:“老太君认定的唯一嫡女。”

齐环渊母女三人不约而同地一震。

好一个嫡女!

同样是正室,可那个死老太婆眼中却从未有过她们三人!真是活该她死了!

赵姨娘敛了敛眸,将身前的苏礼哲往后拉了一步,似乎是要远离这战争的源泉。

清姨娘抿唇不语,神色略为复杂。

“你还懂不懂规矩!”苏陵川猛地拍案,响声震彻整个厅堂,将厅中众人都吓了一跳。苏紫染却像没有感受到他的怒意一般,毫无畏惧地回视过去:“女儿还真是不懂,爹爹所谓的规矩是何物?”顿了顿,她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盈盈勾唇:“是纵容妾室逼害嫡女?还是不服老太君遗命,从嫡女手中夺去财产?”

“混账!”苏陵川气得浑身发抖,险些一口气没提上来,“你反了!反了!”

“二姐,你怎么能这么跟爹爹说话呢!”平素言语不多的苏琉月踩着莲步缓缓上前,扶住苏陵川震怒的身躯,黛眉轻蹙,水眸中含着微微的责备,语气温柔却不失严厉,“虽说你是嫡女,可现在娘亲也是这相府的当家主母啊。更何况,哪里有人要害你了?爹爹这不是看你不懂经商之道,怕你将老太君留下的产业搞砸了吗?这还不都是为你好?”

“关于经商之道,就不牢妹妹费心了,我做得一定比夫人好。”苏紫染斜了她一眼,想她在现代的时候经营那么大的公司也不成问题,难道会败给这些古人?“至于旁的,妹妹说我小人之心也好,说我偏见误会也罢,今日这产契地契,我是要定了!”

“你听听,你听听……”苏陵川恨恨地指着苏紫染,脚下一个趔趄连连倒退了好几步,撑到了身后的桌子上。

赵姨娘将苏礼哲又往后拉了几步,自己却轻移莲步缓缓上前,一手在他胸前拍了拍,另一只手似不经意地抚过他的脖颈:“老爷莫生气了,二小姐也不是故意顶撞老爷的。只是老太君刚走,二小姐心情不好,说话也难免冲了些。”

“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什么!”苏陵川白了她一眼,心中的怒火却奇异地被她熄了大半,索性借势靠在了她身上。

“妾身也是为了老爷考虑嘛……”赵姨娘似娇似嗔地往他怀中一挤,面容楚楚,极尽魅惑,惹得人直想将她拢入怀中。而苏陵川心口一紧,也真的就伸手环住了她!

在场的人皆是一怔。

苏紫染眼角微微抽搐,心头却掠过一丝怀疑。

齐环渊就差没冲过去将那狐媚子拎过来暴打一顿。这还在她面前呢,这女人也太不要脸了,竟就这么上手勾引了!

“行了,今日就到此为止!”苏陵川右手揽着赵姨娘,左手扬袖一挥,视线扫过齐环渊,“你去将产契地契都拿出来,交给紫染。”

所有人都是一愣。

苏紫染挑了挑眉,唇角几不可见地一扬。

本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她就用抢的。谅他们也没有那个胆量告到官府,别说颜面上不好看,就算他们真敢,她也不怕!因为老太君的信物确确实实就在她这里,但凡老太君名下产业,不认契约只认信物!她想拿回地契和产契,也不过是不想让齐环渊那女人拿着鸡毛当令箭罢了。

没想到,赵姨娘竟会在这时候帮她。更没想到,她的好爹爹会这般经不起怀中的软香媚骨,满脑子都想着行闺房之乐,半句也未多说,草草地就答应了她的要求。

看来,与赵姨娘当个表面上的盟友,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爷,紫染她……”齐环渊话未说完,就被苏陵川一个犀利的眼神吓住,连忙噤了声。苏琉年张了张嘴本想再说点什么,却被苏琉月拉住,朝她摇了摇头。

“给她!”他冷声道。

“是!”齐环渊心不甘情不愿地点了点头,转身的时候狠狠瞪了苏紫染一眼,而后才扭着水蛇腰朝后院走去。苏紫染估摸着她是去拿东西了,唇角敛着一抹笑意,朝苏陵川微微一福:“爹爹,赵姨娘说的没错,女儿确实是悲伤过度才会对爹爹不敬,还望爹爹恕罪。”

“哼!”苏陵川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拥着赵姨娘拂袖离开。

苏紫染侧首看了清姨娘一眼,见她对自己点了点头,也不甚在意地回以一笑。

“礼哲,最近功课做得如何了?”苏紫染款款走到苏礼哲面前,那孩子生来就喜欢她,见她主动亲近,不由露齿一笑:“二姐姐,礼哲一直很乖,可是先生说,礼哲太笨了,不适合念书。”

说罢,他有些紧张地垂下了头,生怕惹了苏紫染不高兴。

苏紫染微微一诧。

太笨了?

相府请的这是什么先生啊!就算礼哲真的不适合念书,他也是宰相府的儿子,哪儿轮得到一个教书先生来说三道四!

“礼哲乖,带二姐姐去看看最近学了些什么。”拉着那双小手,苏紫染心中的寒意渐渐消融。就算他娘真的做了什么,礼哲也不过是个孩子。

苏礼哲房中。

待到苏礼哲翻出他的那些字帖与所学之术,直把苏紫染惊得说不出话来。

****之术,三从四德?

好一个齐环渊,竟让礼哲一个十岁的男孩子去学这种东西!赵姨娘不识字管不了也就罢了,她那个爹,竟也从没关心过这个儿子的学业吗?

今日若不是她来,礼哲到底会被教成什么样她不敢想!

见苏紫染阴着脸半响不说话,苏礼哲小心翼翼地扯了扯她的袖袍:“二姐姐,是礼哲笨,礼哲以后一定好好学,二姐姐不要生气,不要不理礼哲好不好?”

“礼哲,学不好就不学了,”苏紫染心下一软,在他头上摸了摸,也许是以前她对这孩子太冷淡了,“以后二姐姐来教礼哲可好?”

苏礼哲不可置信地张大了嘴,双目圆瞪,喃喃地喊了一声:“二姐姐……”

“二小姐这是何意?”

“吱呀”一声,赵姨娘推门而入,神色复杂。

这么快就回来了?

苏紫染撇了撇嘴。

见她眼神中带着怀疑,苏紫染将字帖往书案上一扔:“怎么,难道赵姨娘还想让礼哲学这些女儿家学的三从四德?”

赵姨娘被她撇嘴的小动作羞得脸色微红,闻言,却倏地一惊。

“什么三从四德!”她急急忙忙跑到书案前,拿过字帖才想起自己根本不识字,一脸郝然地看着苏紫染,“二小姐……”

“这事儿你也不用跟爹说了,免得齐环渊以后给你小鞋穿,”苏紫染顿了顿,又继续道,“若是你信得过我,就将那教书先生辞了,然后去跟齐环渊说一声儿,礼哲不想学了,我想她也定是喜闻乐见,不会去跟爹禀告的。至于礼哲的功课,以后我会负责。”

赵姨娘抿了抿唇,似乎将她的话考虑了良久,可见礼哲那么喜欢她,又放宽了心,对着她屈身一躬:“二小姐,以后但凡用得着妾身的地方,请二小姐直言!”

“赵姨娘不必如此,对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抓住自己丈夫的心。”苏紫染没有因为她的顺从而有丝毫动容,神色如常地淡淡扫了她一眼。虽说她今日此举确有收服赵姨娘的意思,可心里更多的却还是对礼哲的疼惜。末了,她似是想到什么,又似笑非笑地补充了一句:“不过还是提醒赵姨娘一句,爹爹不是傻子,有些东西还是不要经常用得好。”

赵姨娘愕然抬眸看她,良久,她郑重地点了点头:“妾身知道了。”

看来这二小姐确实聪慧过人,就连刚才自己对老爷用药也被她看了出来。

将礼哲托付给这样一个人,或许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