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章 我不是命令你,只是通知你

第六章 我不是命令你,只是通知你

苏紫染收了商铺的契约与地契,心情颇好。可仅仅花了一天的时间去对账目,她就差点儿没气晕过去。

这些产业原本老太君也没直言是给她的,怎么那齐环渊就舍得这么折腾了去?

二十几家铺子只有五家是赚钱的,赚的还只是些蝇头小利。剩下几家差不多维持账面平衡的,这都也就罢了,最让人气不过的是,那些商铺中竟还有十来家是亏损的!要知道,当年老太君管理的时候,这些铺子没有一家不是京城数得上号的旺铺啊!

整整一晚,苏紫染都没有睡好。第二天一大早,她梳洗完就带着蓝烟直奔那些商铺而去。

从前,她几乎不出自己的院门,要不就是在老太君那里,连宰相府都没好好地溜过,更别提是外面了,所以这些商铺的老板不可能认识她。这一圈巡视下来,别说是蓝烟了,就连苏紫染也被气得哭笑不得。

二十几家铺子有十来家是每隔几个月便换一次掌柜,对铺子里之前的事情不说一片茫然吧,也是知之甚少。有些玉器店首饰店看着人来人往、生意很好的模样,实际上账面却全是负额。至于那几间客栈酒馆,木板踩上去已经是嘎吱嘎吱的,就连代表门面的招牌与柜台也沾了不少灰尘,有哪个顾客敢去这样的地方吃饭?

“小姐,还有一间古玩店和一间首饰店。”蓝烟说完这话就沉默了,她也不提告诉老爷的事。因为她知道,小姐能依靠的,从来就不是老爷。从前是老太君,现在只有小姐自己。

“恩,”苏紫染看着前面一家看起来像是古玩店的商铺,侧首问蓝烟,“前面就是墨宝斋了吧?”

蓝烟点了点头。

刚一挪步子,还未走到店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不大不小的咒骂声。

“也不瞧瞧你一脸穷酸的模样,怎么可能会有王易安的真迹?”立于柜台后的男子一脸鄙弃地看着眼前的书生。

苏紫染估摸着那锦衣华服却满脸尖酸刻薄模样的就是这墨宝斋的掌柜了,也不出声,就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他们。

那书生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形容枯槁,一看就是个长年营养不良的。可洗得发黄的衣物却丝毫没有给人脏破的感觉,反而带着一股淡淡的书卷气。此刻,他正满脸焦急地看着锦衣男子:“掌柜,这是我家祖传之宝啊!若不是内子急需药钱,我也不会拿出来卖了呀!”

“行了行了,你也别说了!”掌柜冲他挥了挥手,一脸的嫌弃,“就三百两银子吧!”

书生登时一惊。

“你……你……你说什么?”显然是被气到了,那书生连话都讲不出来。

这可是王易安的真迹啊!

若不是急着卖,拿出去少说也得两三千,这掌柜却说三百两?

“你什么你!还嫌少呀?”掌柜“啪”的一掌拍在柜台上,“若不是看你这可怜巴巴的模样,就这假货赝品,就算仿得再像,本店也是不收的!”

“那就不收了吧!”书生也怒了。说罢,他就收了字画真的转身欲走。

他就不信京城除了这家墨宝斋还没有别的讲诚信的古玩店了!

“站住!”掌柜急不可耐地冲出了柜台,挡在书生身前,“我看你是不敢卖了吧?说,这字画是不是你偷来的!”

“你胡说!”书生脸涨得通红,一脸被人冤枉之后的怒色,“读书人哪儿有偷东西的道理!”

苏紫染站在一旁听得好笑,这书生的思想还真是迂腐,这偷个东西还有读书人不读书人之分?

不过这真性情,倒是合她的胃口。

她款款走到他们身旁,在店内的红木椅上坐下,轻声道:“公子,三千两,你的画我要了。”

店里的几人同时一愣。

蓝烟动了动唇似要开口,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她知道小姐心善,可这字画也不知是真是假,三千两银子打了水漂可怎么办?

那书生眼睛一亮,整个人顿时精神了不少:“姑娘,你……你看得出这字画是真的对吗?”

掌柜怔愣了片刻,听那书生一说,立刻满面怒色地朝苏紫染走去。

哪儿来的黄毛丫头,竟敢坏他好事!到嘴的肥肉可不能让这么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给搅了!

“臭丫头,宰相府的事儿你也敢管?”

“怎么就成了宰相府的事呢?”苏紫染蹙了蹙眉,状似疑惑不解的模样。

“这墨宝斋是宰相府名下的产业!”那掌柜看她的模样,以为她是怕了,又仔细一看她身上的衣物,都不是什么名贵珍品,底气便更足了,“怎么样,知道怕了吧?怕了就快滚!”

蓝烟强忍着一掌拍死他的怒气,一脸阴沉地站在苏紫染身后。

苏紫染呵呵一笑:“我当然知道这是宰相府的产业。只是这位公子不是说了不卖给你吗?那我要了,怎么就是管了宰相府的事呢?”

掌柜一噎,恶狠狠地等着苏紫染。

书生见他面露阴狠之色,连忙想拉着苏紫染跑路,可又顾及男女授受不亲,一只手就这么僵在了半空,也就给了掌柜反应的机会,高声怒斥:“他哪儿做得了这个主!今日这字画,是卖也得卖,不卖也得卖!”

“公子若是信得过我,就跟我回府拿钱吧。”苏紫染只作没听见掌柜的怒斥声,两眼定定地看着那书生,示意他走人。

书生见女子面貌虽平凡,气质却高贵,且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毋庸置疑的凌厉气势,不由真就被她的视线带着往外走了。

“站住!”

掌柜恨恨地追上来,伸手欲抓苏紫染的手,被蓝烟一个反擒拿扣住。

“哎哟哟……哟……哟……”掌柜疼得脸都白了,蓝烟一脸嫌恶地将他甩开。

苏紫染走到门口又停下脚步,顿住,在书生满脸的诧异中转过身去。

“明日起,你不再是墨宝斋的掌柜。”

掌柜被她这一句话吓懵了,似乎连疼痛也忘了,咬牙切齿地看着她:“你说什么?”

“我说,明日起,你不用再来了!”

“你有什么资格命令老子!”掌柜这回学乖了,没再冲上前去,可那脸色却仿佛要把苏紫染生吞活剥了一般,“老子是齐家的人,是这墨宝斋主人的表哥!你这臭丫头凭什么这么跟老子讲话!信不信老子明天就让你在京城待不下去!”

“你是耳朵不好还是脑子不好?”苏紫染勾了勾唇,眼底深处尽是戏谑,“我不是命令你,只是通知你。”

“你……”掌柜正想再骂,细细一想这句话,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你是谁?”

苏紫染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垂着眸子,眼波流转,兀自喃喃道:“这墨宝斋以前是老太君的,现在是我的。我倒是从来不知道,齐家的人成了我的表哥呢。”

书生终于反应过来,眼中掠过一丝诧异,连忙行了一礼:“苏小姐!”

传言这苏府二小姐无才无德无貌,可今日一见,除了相貌确实算不上佳,德才却是远高于百姓之中的传闻!

“你是……你……”掌柜的嘴瞬间张得几乎能塞下一个鸡蛋,脸色发白,“你是二小姐?”

“呵……”苏紫染冷笑一声,“哪儿敢当掌柜这声二小姐?”

“二小姐……”掌柜又唤了一声,算是示弱,面色却从原本的惊疑变回了平静。

苏紫染指着柜台后那个伙计:“你,出来!”

伙计一怔,反应过来之后,立马小跑出来:“二小姐有何吩咐?”

“明日起,你就是墨宝斋的代理掌柜。若是做得好,以后可升为掌柜。”

伙计惊愣地站在原地,别说是谢恩了,连该有的反应也没了。

掌柜登时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二小姐,我是夫人的表哥,你没有资格赶我走。”

“哦?”苏紫染似是来了兴趣,走到椅子旁款款坐下,“那掌柜倒是说说,我怎么就没有资格了呢?”

“你……你……”掌柜的脸已经成了青灰色,却一句话也憋不出。

“若是我没有记错,这些商铺从未属于过齐夫人吧?”

“另外……”苏紫染看了蓝烟一眼,蓝烟连忙取出账本扔在掌柜面前,“这些账目,我也没打算就这么算了。你是打算把你吞下去的吐出来呢,还是让我将你送官究办呢?”

掌柜一脸愤恨地瞪着她,一言不发。

“掌柜的!”苏紫染喊了一声,掌柜还以为是在喊他,蹙了蹙眉刚准备应声,却见女子的目光注视着店中原本的伙计,顿时气得浑身发抖。那伙计似乎也注意到了女子的视线,看了一眼身旁满脸怒容的男人,硬着头皮地上前一步,小心翼翼地应声道:“二小姐有何吩咐?”

“看他这样子,是不打算吐了。你去报官。”

伙计一惊。

他还以为二小姐是说笑的呢!

现在可怎么办好啊?

难道真要得罪夫人?

可就凭这二小姐在宰相府的地位……

“你不敢?”苏紫染挑了挑眉,低声一笑,恍若喃喃,“若是连这么点胆量都没有,也确实没资格做墨宝斋的掌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