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章 可别再拿着我的东西送人做假面子了

第七章 可别再拿着我的东西送人做假面子了

伙计蹙眉思考了一会儿,突然对着苏紫染躬身一鞠:“小人张泉,愿意暂任墨宝斋的掌柜,接受二小姐的考察!”

话音未落,他快步走出墨宝斋,在苏紫染含笑的视线中越走越远。

掌柜这才惊了,右手颤抖着抬起:“大不了老子就不做这个掌柜了,报什么官啊!”

“现在才说不做,晚了吧?”

“苏紫染,你别欺人太甚!”掌柜的脸已经成了炭黑一般,“凡事留条后路,也好再相见!”

“我还真没打算跟你再相见。”苏紫染淡淡地对他投去一瞥,仿佛他就是那跳梁小丑,到了最后时候还不忘丢人现眼。其实她并不是在意那些钱。钱没了,再赚就是了。只是不想就这么轻易地纵容了他齐家的人——明明犯了错,还一脸义正言辞“你能拿老子怎么样”的表情,让人看着就恶心!

难不成今日她不来,他们齐家还真把老太君留下的产业当成他们自己的了?

她拍了拍裙裾,款款站起身来,踩着莲步走到书生的身旁,微微点了点头:“这位公子,真是抱歉。是我管教无方,才会纵容在墨宝斋的地盘发生这种事。”

书生这才从怔愣中反应过来。

这气势非凡的女子,竟就是那传闻中无才无德的苏家嫡女!

“不不不,这哪里是苏小姐的错呢!”书生连忙回以一礼。

苏紫染轻笑:“蓝烟,带着公子回府拿三千两银子,我再去剩下的那家如意斋瞧瞧。”

“苏小姐……”

“公子放心,这画你可以随时赎回。”

她知道,这书生人穷志不穷。若是让他白拿了那三千两银子,他必是不要的。更何况,她也不想折煞了书生的气节。

“小生不是这个意思……”书生歉意地别开了视线,“小生只是想说,若是从前也有过掌柜坑害穷书生的事儿,烦请小姐一定要替他们讨回公道!”

“公子放心。”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完,就与蓝烟一起出了墨宝斋的大门,再也没有看那掌柜一眼,仿佛就没有那个人一样,直把掌柜气得吐血,指着他们的背影骂骂咧咧:“你们给我等着!”

出了墨宝斋的门,苏紫染与书生打了个招呼正欲离去,书生却迟疑着叫住了她:“苏小姐,今日之事,你回府以后……”

他本想说她真的没事吗?

毕竟苏府继室扶正早已成了整个天阙都知道的事,原配的嫡女不受宠更是传遍京城。今日这苏小姐得罪了继室的娘家人,回府之后不会遭到责罚吗?

“公子放心吧。”

苏紫染盈盈一笑。

她就不信那齐环渊能有什么道理来“责罚”她!她就不信她那爹爹真的宠齐环渊就宠到了能把苏府的东西往她齐家送的道理!

话落,她转身朝着如意斋的方向而去。

同样是还没进如意斋的门,便听到里边儿大声的喧哗。不过如意斋不比墨宝斋,喧哗也属正常,毕竟是首饰店,一堆官家小姐在里边儿说说笑笑、然后掏钱买首饰才是人之常情。

“掌柜,给宋小姐拿两个白玉镯来。”

听到苏琉月的声音,苏紫染讶然地抬了抬眼。

还真是不巧,她怎么也在这儿?

“这镯子可真是漂亮!”那个被称作宋小姐的估摸着就是宋尚书家的千金了,见着白玉镯的瞬间,两只眼睛登时就亮了,满脸堆砌着脂粉的笑容让苏紫染嘴角一抽。

“谢谢苏小姐!”

苏琉年骄傲地扬着脖子,仿佛这如意斋就是她的一样:“不必客气!”

“的确是不必客气!”苏紫染款款上前,浅笑盈盈,“这两个白玉镯共计一千一百两,宋小姐是打算现银呢还是银票呢?”

众人皆是一愣。

宋小姐脸色尴尬地侧首看了苏琉年一眼。

“你说什么呢!”苏琉年抿着唇瞪向苏紫染。

“什么呀?”苏紫染茫然地眨了眨眼,羽睫一扇,立即换上了然的笑容,“宋小姐现银没带够是吧?没关系呀,掌柜的可以派个伙计与她回宋府去取嘛!”

宋小姐的脸色登时难看了起来。

这镯子明明就是琉年送给她的,她就不信这苏紫染真不懂,分明就是故意挑衅!

见她们都不说话,苏紫染走到柜台前,浅笑着看向掌柜:“掌柜,装好了吗?”

掌柜眼中的精光一闪而过,立刻了然了自家小姐的意思,将东西给宋小姐递过去,恭敬地道:“宋小姐,装好了。”

一旁的小姐们个个都是看好戏的态度,似笑非笑地看着她们三个。苏琉年气得连连跺脚,面红耳赤地瞪着苏紫染:“我说苏紫染你什么意思呀!”

“什么什么意思?”苏紫染仍是一脸纯然的表情,让人说什么也不是。

“你……你……”苏琉年抿唇瞪着他,却一句话也答不出来。

苏紫染扁了扁嘴不再理她,对掌柜道:“宋小姐是老顾客了,零头就去了吧,就一千两。”

说罢,她仿佛还一脸等着被夸奖的模样,看在宋小姐的眼里,是十足的欠抽,就这么僵在了那儿,一下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苏紫染面上保持着优雅的笑容,心底却冷笑连连。

看这宋小姐的反应,这种事儿以前没少发生吧?苏琉年那个蠢货,比她母亲还不如。起码齐环渊是自己藏私或是将苏家的钱往自个儿娘家搬。可这苏琉年倒好,活像个散财童子似的,尽把苏家的钱往外人口袋里送了!

“掌柜的,你还愣着干什么!”苏紫染嗔怒地瞪了掌柜一眼,“哪儿有让宋小姐自己提东西的理儿啊?你还不送宋小姐回府去!”

“是是是,是小人不好!”掌柜心底虽然不屑这些个小姐们,面上却极为合作地连连道歉,“宋小姐恕罪,小人这就送小姐回宋府去!”

宋小姐气呼呼地转过身去,眼看着就要踏出如意斋的门,苏紫染连忙叫住:“哎等等!”苏琉年以为她是突然想通了,还诧异地朝她投去一眼,谁知她却继续道:“掌柜的,你记性似乎不太好啊。我记得账本上还有几处宋小姐从前的记账呢,你怎么都不记得要回来?这回去的时候,记得也一并带回。”

宋小姐差点儿一口气没提上来,脸色铁青,冷冷地哼了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身旁还围着一群官家小姐呢,苏琉年在众人面前失了面子,对苏紫染就更没有好脸色了。“我说二妹,你一个姑娘家成天在外边儿乱晃什么!”她恨恨地白了苏紫染一眼,嘴角冷冷一勾,“你不怕丢了相府的面子,我还怕呢!一个失贞的女子,还真好意思出来丢人现眼!”

“苏琉年……”苏紫染本来还不打算真让她这么颜面扫地,可某些人偏偏自己给脸不要脸,就怪不得她了!“距离验身之日还有一个多月,没证没据的事儿你也敢拿出来说,且不论我是不是宰相府的嫡女,单是你这姐妹之间相互诋毁的行径也是为人不齿的吧?”顿了顿,她迈开步子朝苏琉年走去,在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住,只比对方高了一点点的身形却笼罩着十足的气势,“更何况,你一个妾生的,不过是扶正罢了,有什么资格诋毁我?”

啊!

众人皆是一惊。

这真的是那个宰相府不受宠的嫡女苏紫染吗?这真的是那个无才无德无貌的“三无”女子吗?她竟然敢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损了苏家大小姐的面子啊!

苏琉年原本就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此刻听到“妾生的”几个字,脸色大变,双目燃烧着熊熊的怒火:“苏紫染,你别给脸不要脸!”

“这话刚好是我想对你说的。”相比她的气急败坏,苏紫染只是浅淡地勾了勾唇,这样一对比,越是让人看出了这嫡庶的气质差别!

说完,她也不再理这女人,将店里的伙计唤了来:“这些小姐也记过账吧?”

所有人脸色一变。

原本事不关己,她们的确可以抱着看好戏的态度,可轮到自己头上了,哪儿还能保持原来的淡定从容啊?这些年记过的帐也不知道有多少了,她们可不是个个都像宋小姐这么富贵的呀!要是这笔帐捅到了家里,父亲还不得骂死她们呀!

站在最前头的那个女子,大约是这些小姐的领头人,听了苏紫染的话,面色一冷,正要开口,却听苏紫染继续道:“都划了去吧!就当是我送给各位小姐的见面礼。”

淡然高雅,盈盈浅笑。

众人又是一诧。

这么容易就划了?

苏琉年发了疯似的冲上去,眼看着巴掌就要落到苏紫染脸上,下一秒,却被原本站在最前头的女子抓住:“苏大小姐别这么冲动,二小姐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姐妹之间有话该好好说。”

“映月,你说什么呢!你帮谁呢!”苏琉年一惊,扫了一圈众人,发现个个都是那种表情,登时大怒,“她就给你们这么点儿好处就把你们都给收买了是不是?那我这么多年……”

“这么多年什么呀?”苏紫染勾唇,面色却渐冷,微眯的凤眸中锋芒乍现,“苏琉年,记住了,这些商铺跟你没有半点关系,以后可别再拿着我的东西送人做假面子了。”

如意斋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

这相府的家事也不是她们这些寻常的官家小姐能乱看乱听的呀!

万一到时候出了事儿,死的还不是她们这些小喽啰?

“苏大小姐,苏二小姐,映月先告辞了。”

映月率先点头表示要走,其他的小姐也都识趣地冲着姐妹俩点头施礼,盈盈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