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2章 大小姐她并不是蠢笨

第十二章 大小姐她并不是蠢笨

苏琉年一路狂奔跑出了宰相府,双眼被泪水模糊,脸上的妆容也都哭花。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跑到了哪里,只觉得好累好累,身体累,心更累。于是她终于放慢了步速,漫无目的地游荡在大街上,失魂落魄。

她一直晓得自己无论在哪方面都是天资愚钝,比不得三妹,加上小时候总见着三妹被授课的师傅们夸赞,心里嫉妒的同时又有些自暴自弃,反正她再努力也没办法成为三妹那样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才貌双绝”,又何苦非逼着自己去做一些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于是乎,她干脆什么也不学了,甚至连幼时唯一会的那么点儿琴技也给荒废了。虽然娘亲一直不曾说什么,可她知道,无论在爹爹还是娘亲的眼中,她都是一个粗枝大叶的笨蛋蠢货。有一个苏紫染那样的嫡女是家门不幸,有一个像她这般莽撞无知的大小姐又何尝不是件丢人的事儿?

可晓得归晓得,今日,是她第一次亲耳从娘亲的嘴里听到“废物”两个字,彼时,她真的有些后悔来到这个世上。她当时很想反问一句,将她生成一个废物的不正是娘亲吗?娘亲把什么好的东西都遗传给了三妹,却将自己生得这么不开窍,难道这真的怪自己吗?

她自问向来孝顺娘亲,无论出了什么事儿都将娘亲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就像那日娘亲被爹爹关进柴房的时候,她拼命维护,彼时,三妹可曾站出来为娘亲说过一句话?虽说最后自己的努力根本只是无用功,而三妹只说了几句话就让爹爹改变了主意,可自己的一片孝心难道就该因此被忽视了吗?

“喂,你听说了吗,相府三小姐很有可能就要成为太子妃了!”

坐在路旁的两个乞丐旁若无人地议论着,苏琉年一诧,脑中纷繁的委屈蓦地都收了起来,注意力立刻被他们吸引过去。

没想到这些秘闻竟传得这么快,就连自己也才知道选妃宴的事儿不久,三妹是内定太子妃一事却已成了百姓们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

她慢慢顿住脚步,侧耳倾听。

“你听谁说的?”另一个乞丐讶然问道。

苏琉年乌黑的眼珠咕溜溜地转了几下,心里的好奇更甚,便装作不经意地向他们靠近了些许。

“你不是京城本地儿的人吧?这档子事儿,京城上下还有谁不知道?”

“没错儿,老子的确是刚来不久。不过相府三小姐的美名老子还是有所耳闻的,可惜啊可惜,她竟已成了内定的太子妃?原本老子还想等哪天发达了,便去那相府求娶三小姐来着。”他做出一副深感惋惜的模样来,褴褛的破衫和脏乱如鸟窝的头发都让人看得不由发笑。而那满脸憧憬又****的表情更是让他身旁的乞丐一阵恶寒:“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就你这样的还想娶三小姐?我看你娶那相府大小姐还差不多!”

“什么意思?”他诧异地转头。

苏琉年登时大怒。

一个臭乞丐还妄想娶她堂堂相府大小姐?

做梦去吧!

可她还没来得及发作,这两人又已经聊开了,她只好强压着火气先听下去再说!

“这么跟你说吧,相府三小姐呢,不单单是远近闻名的美人,还是个博古通今的才女!而那一母同胞的大小姐却真真是个什么都不会的蠢货!若不是仗着有这么个娘亲与妹妹,谁乐意多瞧她一眼?”

“可老子明明听说,相府的二小姐才是个无才无德无貌的三无女子啊……你是不是搞错了?”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二小姐虽说长得差了些,旁的可都比那大小姐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单是前些日子发生在如意斋的那件事儿就早已经传得街知巷闻,据说二小姐将大小姐羞辱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呢!”

“竟有这种事!明明是一母同胞,为何三小姐如此伶俐的一个人儿,会有个这样的姐姐?简直是丢尽了三小姐的脸啊……”

“谁知道呢,说不准儿那位大小姐就是个捡来的……”

“这话可不能乱说,人家财雄势大,你仔细着哪天醒来就没了舌头……”

“怕什么,京城人人都是这么说的,总不能因为我是乞丐就不准我说吧?若不是捡来的,你要怎么解释大小姐跟三小姐差得这般天壤之别的事儿?”

苏琉年双目赤红,脑子里一片恍惚,“捡来的”三个字如同一柄尖锐的匕首直直插在她的心肺上,刺得她难以呼吸。

这两个臭乞丐竟敢说她是捡来的?

她是相府大小姐!她可是相府的大小姐!

三妹算什么,她不过是个末女,自己才是真正的相府大小姐啊!

现在的她,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有一股熊熊燃烧的火焰正要喷涌而出,一定要宰了这两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臭乞丐才能泄她的心头之恨!

可她还没来得上前,一位白衣翩翩的公子忽然走到那两个乞丐面前,挡住了她的前路。虽说她平日里喜好看美男,可这回她是无论如何也没这心情了,正想叫他闪开,白衣公子却突然开了口:“二位这么说就不对了,虽说三小姐的确是聪慧可人,可你们也不能因此诋毁了大小姐。要知道,大小姐她并不是蠢笨,只是为人厚道实诚,不为世俗所拘,这才被一些不知所谓的人误会至此!”

说话的时候,他微微转了身,原本侧对着苏琉年的身子此刻便正好面对着她。也就是在这一刻,苏琉年才算真正看清了他的相貌。

墨发如瀑,衣袂翻飞,精致的五官活像是一个雕刻而成的神祗,俊美得不入凡尘。尤其是那双尾梢微微上挑的凤眸,明明深邃得如同一潭沉寂千年的池水,却又莫名地闪着潋滟璀璨的亮光,风华绝代,像是要将人直接吸进去一般,让她再也移不开眼。

她想,这一定是她这辈子见过最好看的男人了!

在他面前,自己以前见过的所有美男都成了衬托的绿叶,唯有眼前这遗世独立的,才是真正集天地灵气于一体的谪仙之姿。

那两个乞丐同样是目瞪口呆,不断地吞着口水,或许是因为他们也从未见过长得如此好看的男人,一时之间竟连声音也发不出。从来只道女子绝色可倾城,原来男人也能长得这般让他们忘了性别,忘了一切,只有眼前这张一眼万年的飘逸容颜。

过了许久,他们才反应过来,可开口的时候,气势明显已经矮了一截:“这位公子难道见过相府的大小姐?”

苏琉年怔怔地看着他,大睁的杏眼中透着一丝希冀。

“在下只远远地见过苏大小姐的侧脸一眼,不过那一眼,已经足够在下终生不忘。”清润如玉的嗓音缓缓流泻,如同一颗一颗水晶珠子落在心头,诱惑到了极致。苏琉年的小脸再次通红,然这回却不是被气得,而是羞得。甚至她早已忘记了自己刚才誓要将那两个乞丐弄死的事儿,只知道含情脉脉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瞬不瞬。

“那这位公子一定是不曾见过相府的三小姐,否则,就绝对不会这么说了。”

苏琉年狠狠地剜了说话的乞丐一眼,一口银牙几乎咬碎。

该死的臭乞丐,不说话没人当他是哑巴!

“不,在下见过。”男人语气平静,然,那双黑曜石般晶亮的凤眸中却透着无比璀璨的光芒,恍若漫天星辰中突然划过的流星那般,摄人心魄。

苏琉年一愣……

他不但见过自己,还见过三妹?

就算是这般,自己也依旧令他终生难忘吗?甚至比三妹更难忘吗?

她抿了抿唇,仍是没能掩住嘴角溢出的那丝笑容。可下一秒,眼底深处的喜色就被疑惑与震惊所代替,甚至夹杂着一丝愤怒。

不对!

他在说谎!

若是真的见过,若是真的难忘如斯,自己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为何他却认不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