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3章 莫不是喜欢人家?

第十三章 莫不是喜欢人家?

可转念一想,又觉不对。

他有什么理由要骗自己?

这么俊美非凡的男子,随便一句话就会有成群结队的女子围着他转,自己身上又有什么值得他骗的呢?

苏琉年深吸了几口气,勉强压下心头的惊疑,眼神却仍是闪个不停。

她当然不愿相信这么一个谪仙般的男人会来骗自己,可他将自己夸得这么天上有地下无的,若是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呢?

良久,他的眸光变得有些悠远,像是在回忆什么美好的往事一般,含着一丝淡淡的却暖融融的情意,继续刚才未说完的话:“三小姐虽说貌若天仙,可在在下的心中,那也只是一副皮相罢了。只有大小姐,才是在下心中真正遗世独立的青莲,不染世俗凡尘。”

苏琉年狠狠一震。

遗世独立的青莲?

这一辈子,从未有人如此夸过她。

从来都是三妹艳压群芳,三妹才艺双绝,三妹如何如何,而轮到她的时候,便只有简单的一句“大小姐相貌不凡”,更多的时候还会在后边儿带上一句“不愧是三小姐的姐姐”!

像今天这般的夸奖,真的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收到!

这一刻,她甚至觉得,就算是被骗,她也认了。

“公子这么夸那位大小姐,莫不是喜欢人家?”一名乞丐眼神暧昧地打量着白衣公子。

苏琉年颊上一热,下意识地垂下头,可下一秒,她又禁不住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偷偷地朝白衣公子投去一瞥,但见他的脸上同样闪过一道可疑的红晕,淡淡地敛了敛眸,似是默认。

“公子这是为何呀!”另一名乞丐大声惊呼,仿佛是不敢相信,“像公子这般的仙人,哪怕是配三小姐也毫不为过,怎可喜欢了那么个没脑子的蠢货啊!”

“狗东西,你说什么!”苏琉年突然大吼一声,那三人皆是一愣,视线齐刷刷地扫了过去,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了站在角落的她。她冷冷一笑,眼中迸着强烈的怒意,这两个臭乞丐自己议论议论也就罢了,竟然还敢当着这白衣公子的面如此诋毁她,简直就是罪该万死!“你们自己不要命,就怪不得本小姐心狠手辣了!看本小姐今天不把你们的舌头都割下来喂狗!”

此时此刻,她甚至顾不得维持自己的形象,若是自己再不站出来,这俩臭乞丐恐怕就要翻天了!

白衣公子很快反应过来,眼中透着一丝迷茫,又有些不可置信的喜悦与激动:“姑娘……你是相府的大小姐?”

苏琉年眼波一转,几分羞涩几分惭愧地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两个乞丐皆是大惊,几欲逃窜。苏琉年却大步跨到他们面前,适才片刻的柔和仿佛是昙花一现,顷刻不见了踪影:“怎么……想跑?”她凌厉地眯起双眼,眼中充满了蔑视,“你们以为得罪了本小姐,是那么容易就可以了事的吗?”

“大小姐,我们……我们不是……”一人想要解释,却不知从何说起。

另一人立刻朝白衣公子投去求助的目光,他看得出,大小姐对那公子的态度可比对他们温顺得多了!

“不是什么?从头到尾,本小姐将你们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难道你们还想狡辩不成?既然你们认为本小姐如此不堪,那本小姐也无妨做得更加不堪一些,直接将你们……”她还未来得及说出口到底要将他们做何处理,白衣公子却突然出声打断了她:“苏大小姐,可否听在下一言?”

清润的嗓音本就魅惑得不容抗拒,加上那双晶亮深邃的眼眸,哪里还有苏琉年拒绝的余地。在她还未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之前,就已经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

白衣公子淡淡道:“这二人虽说确实口出秽言侮辱了大小姐,可说到底还是因为他们不了解大小姐,实乃无心之过。若是大小姐此番处置了他们,反而给旁人落下话柄,让百姓们对大小姐的误会更深。不若就此放过二人,也好让他们对大小姐感恩戴德,将此事传扬出去,让人知道大小姐并非真的愚昧,只是心无城府、不工心计,就连行事都是这般良善大度。”

这一番话说得头头是道,颇为有理。就算苏琉年心中再不情愿,也禁不起白衣公子这般希冀的眼神,更经不起他一口一个“良善”的吹捧,整个人顿时有些飘飘然。

是啊,百姓们只是不了解自己,所以才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偏见。还不如放了这两个臭乞丐,让他们帮自己说说好话呢!

“是啊是啊,苏大小姐,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小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人自己掌嘴,自己掌嘴……”说着,他还真就像模像样地扇了自己两个大嘴巴,这两下打得也着实用力,没一会儿那张黝黑的脸上就出现了两道红痕,“求苏大小姐开恩……只要大小姐今日放过我们二人,我们一定即刻为大小姐正名!但凡再碰上一个说小姐坏话的,我们一定不会饶过那人……”接触到苏琉年嘲讽鄙夷的目光,他立刻改了口:“不是不是……我们一定会好好地告诉他,大小姐究竟是一个多么善良聪慧的人,绝非世人所说的那般蠢笨无知!让他也加入我们的行列,一起为苏大小姐正名!”

“行了行了,你们可以滚了!”苏琉年不耐地摆了摆手。

两个乞丐皆是如释重负,连连俯首称谢:“多谢大小姐,大小姐好人有好报……”

待他们二人的身影一溜烟地消失在曲折的弄堂深处,苏琉年方才抬头看着白衣公子:“不知公子高姓大名?”

“在下连玉。”

“连公子早前可曾见过琉年?”

没有办法,她这人就是这样,若是心里藏了疙瘩或是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就必须直接了当地问出来。

“早年确实有幸目睹苏大小姐的侧影一面。”

“只一个侧影,就值得公子像今日这般为琉年据理力争吗?”她紧追不舍。

“不错!”他语气淡淡,却是那般坚定,“虽然只有那一面,可苏大小姐行的是大善举,着实令在下钦佩仰慕,在下自然也不能让宵小之辈污蔑了大小姐的名声。”

善举?

苏琉年微微一怔。

她什么时候行过善举了?

唯一一次,还是十三岁那年被娘亲强迫着去府外施粥,犹记得那时候,她还极为不愿,娘亲好说歹说让她去装装门面她才勉强出府站了一会儿。难道连玉说的就是那件事儿?

这么多年过去,自己早已成年,险些就将那事儿给忘了,没想到今日会再度被提起。若真是这样,也难怪连玉会认不出自己,毕竟自己已经从一个孩子长成了一个娉婷少女,且他当时见到的自己也不过是个侧影罢了。

“不知公子说的是几时的事儿?”她最后又确认了一次。

“大约是在六年前吧……”

苏琉年终于放下心里的防备,虽然她当时极度不满娘亲要她去施舍那些穷鬼,可现在她却无比感谢娘亲的那个决定——正是因为那一次,她才能够得到连玉的心啊!

“今日之事,多谢连公子。”她似娇似羞地看了他一眼。

“大小姐不必客气。”连玉淡淡地勾了勾唇角,笑容让人如沐春风,“在下先行告辞。”

话落,他翩然地转了身,白色的袍角随风一扬,竟生出一种羽化登仙的美感。

苏琉年顿时急了,他适才不是还说喜欢自己么,自己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为何一句话也不与自己多说,这么快就要走了呢?

回头!

回头啊!

可连玉哪里听得到她心里疾声的呐喊,步履依旧翩跹,渐行渐远的背影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连公子……”

连玉终于顿住脚步,低敛的眸中闪过一道精光。然转身的瞬间,他的神色早已恢复如常,语气中带着微微的疑惑:“大小姐还有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