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4章 连公子竟是琴师?

第十四章 连公子竟是琴师?

苏琉年又气又急,这人看着那么风度翩翩、善于辞令,怎么轮到这种事儿上就跟个木头似的如此不可教化呢!

难道还要她一个女子开口去挽留他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半天,连玉恁是不开口,苏琉年都快憋出内伤,终于破功:“不知连公子家住何处?”

话问出口的瞬间,连她自己都惊呆了。

这算是什么问题!

她明明只是想开口打破这份沉默啊!

“不是不是……”苏琉年连连摆手,脸上的表情又是纠结又是羞愧,“连公子,你不要误会,琉年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以前从不曾在京城见过连公子这般人物,所以好奇,想问问连公子究竟……”

连玉忍不住笑出声来:“大小姐不必着急,在下并没有误会。大小姐不识得在下也属正常,因为在下几年前就离开了京城,直到前几日才刚回来,如今在一家琴坊任琴师一职。”

苏琉年敏感地捕捉到了“琴师”二字,连他那张颠倒众生的笑颜都忘了欣赏,一心沉浸在自己突兀的喜悦中:“琴师……连公子竟是琴师?”

似乎不意她会这般激动,连玉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琴师怎么了?”

“我……我最近……”苏琉年激动得一颗心扑通扑通乱跳,说话的时候甚至有些语无伦次,“是这样的,琉年最近正在寻琴师……不知连公子是否愿意担任琉年的师傅一职?”说完,她抬头小心翼翼地看着他,晶亮的眸中尽是期待,却又含着一分紧张,生怕他会开口拒绝自己。

不过,他不会的吧?

他不是喜欢自己吗?能够跟自己在一起他应该会很开心吧?

“这……”连玉有些迟疑。

苏琉年心口一跳,紧接着又补充了一句:“连公子若是有什么要求,尽可以提出来。只要琉年能做到的,必定为连公子倾尽全力。”

“大小姐误会了,在下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在下刚到那琴坊不久,琴坊中的人又对在下多有照顾,在下也不好就此离去。”他垂着眼帘,颇有几分为难之色,就在苏琉年欲再度开口的时候,他却出人意料地提议道:“不如这样吧,从明日起,在下每日未时前来相府教授大小姐琴艺,不知大小姐意下如何?”

好!

当然好!

苏琉年喜出望外:“就依连公子所言!”

二人告别,苏琉年兴冲冲地回了相府。

娘亲不是要给她找个琴师么,那她自己领一个回去,也不算什么大事儿吧?

小巷中。

两个粗布衣衫的大汉席地而坐,直到一袭白衣翩然的男子迎面走来,他们才恭敬地站起身来:“连公子……”

“你们做得很好。”他面无表情地从怀中取出几张银票,给二人递过去,“这是你们应得的报酬,够你们衣食无忧地过完下半辈子了。”二人伸手接过,见着银票上的数额,又惊又喜,正要说点什么,他却突然皱了皱眉:“希望你们说到做到,不要再让我在京城看到你们。否则后果如何,我就不敢保证了。我想你们也不会蠢得拿自己的命来赌吧?”

“是是是……小人保证从此消失在京城之中,再也不回来!”两人异口同声地道。

连玉不再答话,脚尖一点,纵身跃起,顷刻间就消失在了小巷上方。留下两个笑得满脸皱纹堆砌的大汉边走边议论。

“这些钱何止是够咱过活下半辈子,恐怕咱们的子孙后代也是福缘不浅啊……”

“你说咱要不要最后讹上一笔再离开?”

“你不要命啦!那样的人岂是我们惹得起的?难不成你还真打算拿命去赌?”

“哎,我也就说说……”

“这种事你最好连想都别想!古往今来,多少人因为贪得无厌而被灭口,不用我提醒你也知道吧!何况连公子给的也不少了……”

“知道了知道了……”

“不过有一点我真的很好奇,你说连公子这么英俊不凡又大手笔的人,为何非要接近苏琉年那个蠢货?难不成还真喜欢上了她?”

“连公子的眼光得有多差,才能喜欢上那个蠢货啊?……竟然会相信如此繁华的京城有乞丐出没……”

“哈哈哈,也幸亏她够蠢,咱哥俩才能捞到这么多钱……”

宰相府,环柔院。

苏琉年板着一张脸走了进来,齐环渊抬头看到她,顿感欣喜。本以为这丫头要过许久才能想通,她甚至都已经做好派下人去找的准备,没想到这丫头竟这么快就回来了。

“年儿……”

“娘亲,你不是要为年儿找授琴师傅吗?如今年儿自己已经找了一个,就不劳娘亲费心了。”

“年儿,别胡闹。”齐环渊轻斥一声,随即想到自己刚刚才与这丫头吵过,语气不由缓和了几分,“你才出府这么一会儿,去哪儿找什么琴师?听话,娘亲为你找的,是这京城最负盛名的师傅。”

“我不!”苏琉年蹙着眉恨恨地跺了跺脚,她好不容易才说服连玉来相府授琴,哪儿能因为娘亲不同意就作罢?“京城最好的琴师就是三妹,既然三妹不教,那女儿找谁又有什么区别?何况娘亲见都没见过女儿自己找的琴师,怎么就知道他不行?娘亲还不是看不起我?”

见话题又绕回出府前争吵的那个矛盾,齐环渊无奈抚额:“年儿,娘亲都是为了你好……适才娘亲说的都是气话,你别放在心里。至于琴师的事儿……”

“找琴师的事儿娘亲就听我一回吧!”她急声打断,语气也不似方才的强硬,甚至带了一丝祈求的意味,“娘亲……”

苏琉月这时也出来帮衬:“娘亲,既然姐姐主意已定,不如娘亲就答应了她吧?相信姐姐也不会拿这种事儿来开玩笑。”

面对两个女儿祈求的目光,齐环渊思索了许久,终是妥协:“好吧,那他此刻身在何处?”

苏琉年眼睛一亮,娘亲这是同意了?

“女儿已经跟他说好,以后每日未时他都会来相府教女儿琴艺。”

齐环渊凉飕飕地瞟了她一眼:“待明日娘亲与你三妹试过他的琴艺再说吧!”

苏琉年沉吟片刻,原本还有些犹豫,生怕明日娘亲见过连玉的琴艺后觉得不满又不肯留他。可再一思索,连玉那般气度不凡的人,定是无所不能的,既然他本就是琴师,琴艺又能差到哪儿去?

遂点了点头:“好,都听娘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