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5章 那奴婢……岂不是他的帮凶?

第十五章 那奴婢……岂不是他的帮凶?

夕暄和蓝烟两个丫头百无聊赖地坐在墨染院中,盯着那满院飘香的花儿发呆。

苏紫染提着个藏青色的包袱走了进来,见到她们这般少女的模样,不由打趣儿道:“原本只有夕暄一人思春,如今竟连蓝衣也加入她的行列了?”

闻声,两个丫头皆是欣喜,可当她们听完那话中的内容,面色又都一窘。

蓝烟是个惜字如金的主儿,此刻即便郝然也不好反驳,可夕暄那急脾气哪里忍得住,嘟着小嘴愤愤道:“小姐,奴婢什么时候思春了?”

“什么时候不了?”苏紫染一脸的茫然。

夕暄从来是辩不过她的,此刻小脸憋得通红:“明明什么时候都不啊……”

小姐就知道欺负自己!

苏紫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乖丫头,把这包袱给我藏好了去。记得藏仔细些,莫叫人找到了。”

夕暄闷闷地“哦”了一声,留给她们一个可怜兮兮的背影。

蓝烟也好笑:“小姐做什么总欺负她?”

“喜欢她才欺负她呀。”苏紫染理所当然地挑了挑眉。

“看小姐心情似乎不错,事情定是进展得很顺利吧?”

“恩……”她点了点头,也没多说,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蓝烟,你当初是从何得知紫穗的消息?”

这件事她早就想问了,只是那日被赵姨娘的突然到访打断,后来又实在太忙,便一拖再拖。现在齐环渊总算是没那么嚣张,而她也收回了商铺的产权与各处的房契,是时候该着手查查那件事背后的主谋了!

“小姐是怀疑奴婢?”蓝烟大惊。

“傻丫头,我若是怀疑你,又怎会问你?”苏紫染知道她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嗔怒地扫了她一眼,“我是想知道,到底谁才是那件事背后的元凶。老太君死得蹊跷,齐环渊母女又行事诡异,加上当初紫穗的消息来得那般巧合……”

“是奴婢从那位经常替老太君治病的大夫处听来的。”蓝衣连忙抢白,她蹙着眉回想那日的情景,“当时奴婢见大夫苦无对策,不由为老太君难过。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大夫有意无意地向奴婢透露了紫穗的消息,说紫穗可以将老太君的病症再拖上一阵子。奴婢便问他那为何不将紫穗拿出来,他却让奴婢千万不能告诉别人是他将紫穗的消息告诉奴婢的,因为他根本不敢去那种荒郊野外找紫穗。”

苏紫染直觉不对,可一时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眉头紧紧地拧起。

主仆二人皆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淡淡的斜阳映下,将她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过了许久,苏紫染突然抬头:“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他既然知道紫穗能治病,为何不直接告诉爹,非要透露给你一个似是而非的消息说那偏僻的树林中可能会有紫穗?就算他不敢去,难道相府的下人都是吃白饭的吗?就算最后找不到紫穗这种珍贵的药材,那也是天命,哪里会怪到他这个提供了消息的大夫身上?”

蓝烟愕然地瞪大了眼:“所以他根本是早有预谋?那……那奴婢……岂不是他的帮凶?”

帮着他隐瞒消息,帮着他将这件事告诉小姐,让小姐毫无怀疑地亲自出府去寻紫穗,甚至帮着他间接害死了老太君!

刹那间,她面如金纸,嘴唇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

苏紫染从未见过她这副模样,不由暗悔自己方才不该说出来,可这么查下去,蓝烟早晚会猜到,恐怕到时候会更加自责。

“蓝烟,这件事不能怪你。既然他们如此处心积虑,那必定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就算我不出去,他们也一定会另想办法将我骗出去,所以你不必内疚。眼下当务之急,是要找到那个大夫。若是我所料不差,他定是不会再住在原来那个地方了,这几****且去寻寻他的踪迹,一有消息,立刻回禀。”

“是!奴婢立刻就去!”蓝烟抿了抿唇,逃也似的奔了出去。

苏紫染叹了口气,看来要让这丫头放下心结,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的了。

蓝色的发带被她紧紧握在手中,随着拂面的微风轻轻扬起,好像连她的心,也随着这阵风飘到了远方,到达了发带主人的身旁。

明明只是一面之缘,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记了他这么多年。

或许是那日苦得太过刻骨铭心,而他又出现得那般巧合,在她差点将自己的心冰封起来的时候,他如同温暖的初日带给了她生的希望。

所以注定了,终其一生,她也忘不了。

翌日未时。

苏琉年从午时三刻起就一直站在宰相府的门前,怀着一颗期待的心,等着那个谪仙般的人物出现。可眼看着未时将至,却依旧不见连玉的身影,她不由急了。

连玉会迟到吗?

会不会是路上有什么事儿耽搁了?

该不是他突然不愿来做自己的琴师了吧?

脑子里的猜想杂七杂八,苏琉年通通将它们踢了出去。不会那样的,连玉绝对是个守信的人,他不会骗自己的,这不是未时还没到吗!就算到了时间,自己也得等等他,说不定他是有事给耽搁了!

恰是未时,一分不差,当那一袭翩翩而来的白衣映入眼帘,苏琉年瞳孔大睁,眼中闪着熠熠的星光。

原以为她昨日就见识到了连玉究竟有多好看,可今日一看,才发现自己不过是井底之蛙。连玉的每一个笑容,每一个装扮,每一件衣袍,都可将他衬托得如梦似幻,总能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亮丽感。跟他比起来,三妹根本算不得什么绝色。若连玉是女子,绝对是所有男人梦寐以求的对象!

可当她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苏琉年差点没给自己一巴掌。

连玉怎么可能是女子!

虽说他确是清秀,却没有半点阴柔之感,自己怎能将他比作女子!

“连公子,你终于来了,我都等了你许久了。”苏琉年似娇似嗔地迎了上去。

连玉歉意地笑了笑:“大小姐,甚是抱歉。在下原本提前出了门,却不想路上碰到了点事儿,这才耽搁了。以后大小姐不必亲自来迎,若是在下来了,会让人通报大小姐的。”

“无事无事,反正我本来就闲的慌。”

“小小一个琴师,架子竟然这么大。非但要我相府的大小姐亲自来迎,竟然还敢叫她等了这么许久!”一道冷嘲的声音突然从相府大门的里面传来。

苏琉年一惊,娘亲怎么来了?

连玉显然也没想到门内还会有别人,只闻其声不见其人更让他不知该如何作答,只好沉默地看着大门的方向,等着里面的人自己走出来。

当齐环渊与苏琉月双双出现的时候,他并无惊讶,神色依旧淡漠如水,反倒是那两人大为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