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7章 苏琉月,你要不要脸!

第十七章 苏琉月,你要不要脸!

距离连玉入府授琴已十日有余,因着他喜欢相府的花园,苏琉年大多数时候都与他待在花园中习琴。这样一来,相府来了个绝美琴师的事儿便上上下下都传遍了,引得一众下人前来围观,同时还不忘暗叹大小姐真是好眼光!

这一日,天朗气清,金日高照。

连玉照例是未时来到相府的花园,可奇怪的是,苏琉年不在,反而是苏琉月坐在凉亭中的石凳上等他。

他微微诧异:“三小姐,大小姐呢?”

苏琉月亲自为他泡了一盏茶,递到他手中的时候还假装不经意地碰到了他的手指,惹得对方轻颤一下,她却像个没事儿人似的笑了笑:“连公子急什么,姐姐现在有些事儿,一会儿就来。”

连玉“恩”了一声,撩着袍角坐下:“那在下便在此等候吧。”

两人皆是半响未语,不知在想些什么,太过安静的空气显得有些尴尬。

最终还是苏琉月先打破了这份沉默:“琉月唐突,敢问连公子,不知姐姐最近学琴学得如何了?”

“略有进展。”

她“哦”了一声,淡淡地挑了挑眉:“琉月有些不解,连公子如此才华之人,为何愿意委身在这宰相府当一个小小的琴师?”

总算是问到关键之处了!

连玉勾了勾唇,浅浅一笑:“在哪儿弹琴不是弹?人生难觅一知己。”

“这么说,姐姐是连公子的知己咯?”

说实在的,就算不是娘亲让自己来试探他,她也早有此意。因为她实在不解,为何这个男人会对苏琉年那个蠢货如此不同,却对自己这个真正才貌双全的美人无动于衷。从小到大,她都没有受过这等“不公平”的待遇!向来只有她把不要的东西施舍给那蠢大姐,哪里轮得到大姐得了个如此好的男人在她面前炫耀?

连玉突然站起身来,周身的气势陡然上涨,苏琉月一惊,竟也不自觉地站了起来。

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大为诧异。这个男人,气场竟是如此强大!

他到底是谁?真的只是一个小小的琴师吗?

在他高大的身形之下,苏琉月显得格外娇小,见他只盯着自己却不说话,她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谁知他却忽的一笑,收了那股低气压,仿佛刚才那会儿的紧张不过是她在庸人自扰。

“三小姐问在下这个问题,有何居心?”

苏琉月心里一个咯噔。

什么叫有何居心?

几日前才在这个男人面前与大姐吵过架,此番若是说什么姐妹情深的话来他定是不会相信,可除此之外,她还能找什么理由?难道要她实话实说不成?

她眼波一转,淡淡地垂下眼帘:“实不相瞒,像连公子这般的人物,琉月着实钦佩不已。所以心中有些羡慕大姐,希望能同大姐那般,被连公子引为知己。”

“苏琉月,你要不要脸!”

一声突如其来的怒吼将她吓得花容失色,顿时有种被人捉奸的感觉。最重要的,这“奸”还不是双向的,而是她单方面的勾引!

好一个连玉!

她背对着身后的方向看不到有人过来,难道他连玉还看不到嘛!

他却非但不提醒,还故意诱使自己在大姐面前说出这种不知廉耻的话来!

苏琉月粗喘了几口,正待转身,却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趔趄几步歪倒在石桌上。

连玉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味,转瞬即逝,他似是有些为难地看了她一眼,挡在苏琉年身前:“琉年,不要这样。”

“连玉,你还要帮她?”苏琉年连他也一并记恨上了,两只眼睛红红的,甚至被一丝水汽朦胧,“我就知道男人没一个好东西!你明明喜欢的是我,现在竟也被她的美色所迷!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想到娘亲与三妹的所作所为,她顿时有种大受愚弄的感觉。适才她在这凉亭中等连玉到来,娘亲却忽然要她去环柔院说是有事相商。原本她还以为娘亲是真心实意地原谅了她,十几日没有和娘亲说过话了,她自然也后悔那日对娘亲的顶撞,却没想到她一心祈求娘亲的原谅,娘亲却只是要设计拆散她和连玉!

三妹那么巧出现在这个地方与连玉暧昧,这一切分明就是早有预谋!

亏得自己方才还差点被娘亲语重心长的劝说给打动,说什么锦衣玉食好过粗布麻衫,说什么要嫁就一定要嫁个王侯将相,可说到底娘亲还不是为了相府的利益要把自己送去联姻?

那些王公贵族眼里只有三妹一个人,就算娶了自己,恐怕也不会安分吧?

自己才不要嫁过去活受罪呢!

锦衣玉食固然是好,可谁说跟着连玉就一定是粗布麻衫了?虽然连玉现在只是个小小的琴师,可是按照他的才华,想做什么不成?最重要的是,他是自己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看的人!恐怕世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般容貌的人了!

“琉年,说话是要凭证据的。”连玉不但没因她的委屈而妥协,反而板起了脸,深邃的墨瞳微微一眯:“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被她的美色所迷了?”

苏琉月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心里顿时一凛,在那个疯女人发作之前连忙甩下一句:“大姐,这都是误会,改日我再与你解释!”

说罢,她有生以来第一次不顾形象地落荒而逃。

连玉险些就笑了,不过面前还站着个苏琉年,他只好面无表情地继续与她僵着。

倒是受委屈的这位,被他这么理直气壮地一问,反倒觉得是自己无理取闹了。毕竟她来的时候只听到苏琉月说了那么不要脸的话,可连玉却是一声不吭,非但如此,他甚至连半点欣喜的表情都没有。哪里像面对自己的时候,他总是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

“连玉……”

她本想道歉,连玉却率先开了口:“既然大小姐不信任连玉,连玉也无话可说。至于授琴的事,大小姐还是另请高明吧。”

苏琉年呼吸一滞。

他又叫她大小姐!他还说他要走!

他真的生气了……

“连玉,我错了……”她急得要哭出来,比方才更加委屈,这回却是被自己给气的,“我不该这么不分青红皂白骂你,都是我的错,你不要生气,不要走好不好?”

“怎么,你现在相信我了?”

“恩,我信,我信!刚才都是我不好,我知道是三妹勾引你,我知道不关你的事儿。我是气糊涂了才会那么说你……”

连玉叹了口气:“罢了,以后切不可如此了,知道吗?”

“我知道,连玉,我只是太喜欢你了……”

连玉的身形微微顿了顿。

这一瞬间,他的心里竟生出了那么一丝不忍。

他想,若苏琉年只是嘴欠人贱,若是她不曾对自己动过半点绮念,那自己也不必如此大动干戈地要她还债!只可惜,这女人行事实在阴毒,完全不似此刻这般无害。

他叹了口气:“琉年,你且抚首曲子来听听。”

苏琉年一怔。

“现在?”

虽说她为了不给连玉丢脸,更为了不让娘亲看轻,这十几日都是勤学苦练,一改往昔那种吊儿郎当的态度,可这些日子以来她还从未完整连贯地抚出一首曲来,此刻连玉突然有此要求,她免不了有些手抖畏缩。

但见连玉点了点头,她更是心慌:“连玉,今日我有些不适,要不改日再……”

话未说完,就被远处一道尖锐的嗓音打断:“连公子说得没错,年儿,学了这些日子,你也该让娘亲验收一下成果了。”

苏琉年大惊失色。

跟连玉还好说,可娘亲一来,却让她如何拒绝!

她猛地转身,待看到站在娘亲身旁的苏琉月时,所有的火气一下子腾腾腾地往上冒。

是她!

一定是这个该死的小贱人挑拨离间!

“苏琉月,你自己勾引不成,就攒动娘亲来找我麻烦,你怎么能这么不要脸!”

苏琉月抿了抿唇,羽睫忽闪了几下,模样又是无辜又是可怜。

“年儿,你胡说什么!”齐环渊强压着怒意,皱了皱眉,“距离宫宴只剩下几日的时间,娘亲只是想看看你这琴究竟学得如何了!”

苏琉年根本不信她的话,冷哼一声,恨恨地别开了眼。

就在双方剑拔弩张都不肯退步的时候,连玉突然走到苏琉年面前,温和地朝她扬了扬唇:“琉年,你要相信自己。虽说你平日奏的都是些片段,可一首完整的曲子不就是由片段组合而成的吗?”

“连玉……”苏琉年委屈地扁了扁嘴,眼神闪烁,声音细弱蚊蝇,“我怕……”

“我在这里,你怕什么?”连玉的笑容总是这般令人安心,“琴之一艺本就高深莫测,有些人终其一生也不过钻研出些许皮毛,你只学了短短十几日的时间,就算技艺不佳,又有谁会说你什么?”

“我……”苏琉年受了他的鼓舞,总算勉强点了点头,“那好吧……”

齐环渊见状,没有半点欣喜,反而更为忧心。

她原本是想借着年儿学了这么久却仍是琴艺不佳一事将连玉赶走,却不想他这么会收买人心,说什么十几日的时间即便技艺不佳也属正常!

年儿这般急躁刁蛮的脾气竟被他治得如此服帖,长此以往可如何是好!

苏琉年抖了抖袖,食指随便勾了根弦算作试音。虽得连玉真传,奈何资质平庸,且时日尚短,奏出的曲子没有半点连玉那种调动人心感觉,曲风钝钝,章法零散,不过总算是能够完整地一曲下来,甚至中间没有一个音节错误。

如此,齐环渊已是大为满意。

原来年儿并不是不开窍,只是她不肯学,而从前的琴师又不够好!若是她自小就得连玉这等师傅教授,这十几年的时间便绝不会就此浪费,说不定也早成了月儿那般响彻京城的人物!

苏琉年紧张兮兮地看了她一眼,又不安地看向连玉,直到他说了一句:“琉年,已经很好了。”她才舒了口气,绷直的肩膀渐渐放松。

可她还未来得及得到齐环渊半句表扬的话,府中的下人便急急忙忙地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