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18章 真正目的!

第十八章 真正目的!

“何事如此慌乱?”齐环渊喝道。

“回夫人,太子驾到!老爷让奴才前来通传夫人小姐去前院接驾。”

众人皆是一诧。

虽说太子与宰相关系确实不错,可皇上最讨厌他的儿子与朝中大臣结党营私,所以太子平日里极少在相府走动,这么多年也就来过几次:一次是他刚受封太子之后代皇帝前来给宰相贺寿,一次是苏琉月及竿礼那天他不请自来,最后一次便是老太君盖棺入葬那一天。

今日,他又是为何而来?

“年儿,月儿,快与娘亲去接驾!”齐环渊急道。

母女三人匆匆忙忙地走了,留下连玉一个人站在原地,勾唇一笑。

相比那三人的急躁,他优雅的动作显得那么从容不迫,似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动摇他此刻的静淡如水。如玉的手指拨动了几下琴弦,发出有些刺耳的声音,连玉捋了捋袖袍,步履翩跹地朝着墨染院的方向走去。

前厅。

主位上,坐着一个身着黑色蟒袍的男子,身姿傲然,面若冠玉,鹰鼻高挺,形容俊美,只是那双狭长的凤眸不够澄澈,甚至带着一丝阴鸷的凌厉。

此人便是天阙太子,君洛羽。

母女三人款款走入,线条柔美的裙裾随着她们轻移的莲步在空气中荡出层层涟漪,如同她们脸上的笑靥,似玉如花。

“参见太子殿下……”三人齐声道。

“不必多礼。”君洛羽淡淡地抬了抬手,视线一一扫过三人,最终停驻在苏琉月的脸上。这个美丽得人人艳羡的女人,这个十二岁以后便倾心于他的女人,在此次宫宴之后,便要成为他的人了!如此,他向来争强好胜的心中有了一丝微微的满足。

苏琉月被他盯得不好意思,似恼似羞地垂下了头。

齐环渊却是心中大喜,月儿能得太子青睐,这可是无上的荣耀!他日太子登基,月儿便是一国之母,而她,便是皇后的母亲啊!

苏陵川也甚感欣慰,却没有忘记正事:“不知太子今日驾临,有何要事?”

君洛羽摇了摇头:“本宫感念宰相大人为朝廷兢兢业业,熟料未及中年却经丧母之痛,一直想来探望。只是近来朝事繁忙又无闲暇,今日好不容易得空,便前来一探。”

苏陵川一怔,待反应过来,便连连拜谢:“老臣惶恐……”

“相爷不必如此,再过不久你便是本宫的岳丈大人,无需拘泥于这些虚礼。”

啊!

众人深感讶然。

婚事还未定下,太子却已口头承诺了“岳丈”之说,这可又给他们吃了颗定心丸啊!

苏陵川面上难掩激动之色:“承蒙太子厚爱……”

“哎……”君洛羽幽幽一叹,脸上浮出一丝哀恸,“若是老太君还在,离四世同堂的日子也不远了。只可惜,老太君她……”

苏陵川闻言,喉中微微一苦,那股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感伤之情再次涌起,浑浊的眼中泛起了一丝晶莹:“是家母福薄……”

“如今老太君仙去,府中所有的重担都落在相爷一人身上,而朝廷又得倚仗相爷大才,如此,相爷定是忙得不可开交。相爷本是文臣,对老太君生前所掌的苏家军想必也不知如何管教。既然马上就是一家人了,不若相爷将苏家军的兵符交与本宫,由本宫代为管理。”

众人皆是一愣。

此刻他们才算知道,什么一家人、什么探望,都不过是为这段话做个铺垫罢了!

苏家军的兵符才是太子今日前来的真正目的!

其实苏家军的人数并不多,老太君最初建立苏家军只是用作苏家的护院之用。后来因为一次巧合,在先帝出证之时,老太君曾用这支只有数百人的队伍助先帝突出重围,大受先帝嘉奖,这才有了今日这支上千人的苏家军。可因着先帝当年曾下过命令,苏家军可以永远独立,不必纳入军营,所以直至今日,这块兵符也未并入皇家军权。

如今老太君仙逝,朝中心怀不轨之人便蠢蠢欲动。因为他们都知道,宰相根本没有能力管辖苏家军,所以都急着要把这支强大的队伍占为己有。

齐环渊脸色苍白,眼神闪烁不止,紧紧地咬着下唇。

苏陵川强压下心口的起伏,就他个人而言,其实并不在乎什么苏家军,因为他从来没有谋逆之心,那兵符若是在他手中,根本是可有可无,最多便是用来为宰相府虚张声势的一块金字招牌罢了。更何况他本就是太子的人,太子强大了,他也能受得福泽,又何妨交出区区一块兵符?

可是……

“太子,实不相瞒,老太君临终前并没有把兵符交给老臣。”他重重地叹了口气。

君洛羽一怔,显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苏陵川不可能骗他,那……“相爷可知道老太君将兵符托付给了谁?”

哪怕是埋入黄土,也好过给了其他人。如若兵符落入其他存有异心之人的手中,必将成为自己的心腹大患!

苏陵川紧锁着双眉,沉思片刻,突然开口道:“或许,兵符在老臣的二女儿那里。”

老太君与世无争,一生都为朝廷鞠躬尽瘁,绝不可能将兵符这种东西交给哪位皇子去挑起天阙内战。那么剩下的能够得到她信任的,便只有紫染那丫头了。自从紫染出生以来,老太君无论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留给那丫头,想来这次的兵符,也不会例外。

“苏二小姐?”君洛羽一怔。

无论是苏琉年还是苏琉月都好说,可偏偏他与那苏紫染毫无交集,也不知她肯不肯将兵符交出来。不过若是真在她那里,也总好过在落在他哪个兄弟的手里。

苏琉年咕溜溜地眨了眨眼,不怀好意地道:“这么猜来猜去的多麻烦,直接把苏紫染叫来不就好了?”

“年儿,太子面前,容不得你放肆!”苏陵川呵斥一声,若是平日也就罢了,偏偏在太子面前她也如此莽撞,“紫染是你妹妹,就这么直呼其名,你还懂不懂规矩!”

君洛羽淡笑一声:“无事,大小姐说的也有理。不如相爷派人去请二小姐前来,届时一问便知。”

“老臣遵旨。”苏陵川依言唤来一名下人,让他去墨染院请二小姐。

苏紫染在赶去前厅的路上还隐隐有些后怕,幸亏她没有老老实实地待在花园等苏琉年回来,幸亏她回到墨染院之后为了不被夕暄看到她的真实样貌而换回了女子妆容,如若不然,继室三人又不知要如何念叨她了!

可是很奇怪,明明她与那太子素无交集,太子驾临,苏陵川为何要召她前去?

思来想去,都没理出什么头绪来,可随着离前院越来越近,她的心中总有些古怪的不安。

突然,苏紫染眸色一闪,顿住了脚步。难道,是因为……

她抿了抿唇,对着前面带路的下人淡淡道:“你先去回话,告诉爹和太子,我立刻就到。”

说罢,她也不等那人反应,一阵风似的跑回了墨染院。

“蓝烟……夕暄……”

她冲进院中,两个丫头从未见过她这般慌乱的模样,一时也被她吓得六神无主:“小姐……这是怎么了?”

苏紫染朝门口瞟了一眼,确定四下无人,才凑到她们耳边,压低了声音:“你们现在分别……”

吩咐完,她才松了口气似的嘱咐二人:“立刻就去,千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是。”二人齐声应下,神色皆是凝重。

苏紫染这才再度转身,稳稳的步伐朝着前厅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