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2章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

第三十二章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

她偷偷地打量着面如冠玉的他,眼神有些闪烁,嘴角抿出一抹微苦的滋味。

这样的他——这个她忆了这么多年的男人,马上就要成为别的女人的夫君了。

君洛寒低垂着眼帘,双眉微蹙,似乎还在斟酌语句,不知该如何开口。

这一刻,她禁不住想,他究竟是在犹豫该从这些佳人中选哪一个做自己的王妃,还是在纠结怎么拒绝景帝赐婚的打算。

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在景帝和他都还未开口之前,坐在景帝左手边始终一言不发的莲妃却忽然侧了首,清润寡淡的声音就如同她这个人一般:“皇上,可否允臣妾为皇儿择一睿王妃?”

她之所以会称君洛寒为皇儿,是因为君洛寒的生母曾是她宫里的宫女,只是某天上了龙床、怀了龙种,却不想刚生了个儿子就死了,莲妃良善,怜她命苦,便将她的儿子自小养大,犹如亲生。

景帝久久地看着她,眼中透着一丝恍若隔世的怔然,他几乎都已经不记得这个女人上一次主动与他说话是在什么时候,更别说是这般语气恳求他……

“皇上……”莲妃奇怪地看着他,又唤了一声。

他这才缓过神来,深邃的眼中透出一丝不可捉摸的微光,沉吟片刻,方才点头:“好,就依莲妃所言。”

苏紫染更加紧张起来,方才起码是让那个男人自己选一个他中意的,可如今他却也要经受一次良王那般的“硬塞”,他会接受吗?她看着他,他却依旧垂着眼帘,凤眸深深,除了那一闪而过的怔忪,竟是默然不语,也不知是不是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臣妾觉得她与寒儿甚为合适……”

莲妃淡淡地伸手一指,众人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缓缓望去,苏紫染也毫不例外地想去看看那个女子到底是谁,然而下一刻,所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苏紫染更是大惊,她甚至觉得自己突然出现了幻觉,否则怎么会发生这么古怪的事?

她生生在自己手上拧了一把,而众人的视线也在她周围徘徊了一圈,想那莲妃是不是眼神儿不太好,一不小心给指偏了?

就连景帝也微微诧异:“莲妃指的可是……苏相的三女苏琉月?”

一定是这样。

但凡有选择的机会,谁都会选苏家三小姐的不是吗?

丽妃的脸色有些难看,莲妃这贱人一开口景帝就许了她随意挑选一个儿媳,而自己身为太子之母,却连这么点优先之权都没有!若是让那女人联合相府的势力,那对自己和太子可是大大的不利!

苏陵川和齐环渊的心中又是紧张又是害怕,若是莲妃选了月儿怎么办?

虽说太子想拉拢相府,可他们更想攀附太子这根高枝儿啊!

“不,皇上……”莲妃摇了摇头,心里也知道景帝会误会的原因,虽然她身处深宫,可对外面的传闻也并非一无所知,只是在她看来,那个女子却并非如传闻中那般不堪,“臣妾指的是相府二小姐,苏紫染。”

啊!

众人皆是大惊。

这可比方才景帝让别的皇子先于太子选妃的消息更为劲爆啊!

莲妃她竟然选了那个“三无”女子做儿媳?虽说从今日的表演看来,这苏紫染也确实没那么一无是处,可那张脸却是实实在在摆在那儿的呀!更何况,前不久还满城风雨地在传那女子失贞的消息,莲妃她怎么会想要把这样一个女子许配给睿王?就算睿王再不受宠,也没理由娶这么个不清不白的女子啊!

难道说……莲妃心里其实也记恨着睿王的生母,而这些年来的疼爱只是表象?

苏陵川和齐环渊像是吓傻了一样,任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事情会有这么突如其来的转折!

不选他们的月儿,反而要那个不清不白又一无是处的苏紫染?

君洛羽的反应却和众人大相庭径,那双阴鸷的眸子不断在莲妃和君洛寒之间徘徊。

别人不知道,他还不知道吗?

这母子俩一定是知道苏家军的兵符在苏紫染手上,所以想趁此机会拉拢她来丰满羽翼!

苏紫染恍若遭了雷击了一般,傻愣愣地站在那儿,一动不动,脑中早在莲妃叫出她名字的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她做梦都想不到,那个被“硬塞”给君洛寒的女子,竟是她自己!

她惴惴不安地去看他的的反应,只见他握紧拳头又松开,再握紧、再松开,如此反复几次,那双深不见底的凤眸就像一个无底的幽潭,表面平静、内里却是暗流涌动不息,可最终,他也只是抿了抿唇,一言未发。

他定是不愿的吧?

那日在陈大夫家救她的时候,她的奇怪表现就已经够让他不满了,加上今日莲妃指婚,他心里定是更加厌恶她了——像她这样的人,凭什么指望嫁给他?

景帝沉默了。

虽说他今日确实对苏紫染有些改观,可这也不代表他会接受这么一个儿媳。

他眯了眯眼,沉缓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莲妃,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皇上,臣妾很清楚。只是君无戏言,皇上既已允了臣妾自己挑一个儿媳,难道现在是想反悔吗?”

嘶……

众人皆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叫什么话!

身为后妃,怎能这般与帝王说话!

虽说莲妃刚入宫的时候确实深得帝宠,可现在却几乎是一个被宫斗埋没的透明人,像这般没轻没重地跟景帝说话,她是不要命了吗?

可出乎众人意料的,景帝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微微蹙了蹙眉:“朕,没有反悔。”

没有反悔?

众人又疑惑了。

难不成还真的让睿王娶了那个女人?

“只是朕很想知道,莲妃为何要选她?”

“臣妾喜欢她、欣赏她,仅此而已。”

“父皇,儿臣有话要说!”

大殿中突然响起一道令人意想不到的声音,众人循声望去,竟是适才一直默默无言的太子。

莲妃颇感奇怪地皱了皱眉,景帝也甚是不解:“太子,你有何话要说?”

“请父皇恕罪,儿臣分明答应了父皇待诸位皇弟选完他们的王妃之后才选太子妃,但是此刻却忍不住出言阻挠。因为儿臣适才以为,众位皇弟都不会选走儿臣心头的那位女子,却不想莲妃娘娘如此好眼光,若是儿臣再不开口,恐怕就要与自己心爱之人失之交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