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3章 龙颜沉沉,一锤定音!

第三十三章 龙颜沉沉,一锤定音!

“轰”的一声,平地惊雷。

众人的脑子里都像是炸开了锅一样。

什么叫心爱之人?

难道太子的心爱之人不是相府三小姐苏琉月吗?

那现在这话又是什么意思?

莲妃娘娘如此好眼光?那是不是说,太子心里的那位,其实是……相府二小姐——苏紫染?

苏陵川和齐环渊抑制不住地身形微颤,担忧地看了一眼苏琉月的反应。而此刻的苏琉月早已没了镇定的可能,娟秀的面庞一片惨白,她死死咬着下唇,指甲深深嵌入掌心的肉里,几乎折断,她却浑然未觉,只一瞬不瞬地盯着大殿中央的那个男人——那个在她十五岁之前就说会娶她的男人!

苏紫染则是狠狠一怔。

适才被苏琉月打翻的酒盏早被她添满,此刻却再度打翻。

景帝状似无疑地看了一眼身旁的莲妃,但见她愕然不已地动了动唇,心中不知为何竟有几分不快:“太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回父皇的话,儿臣之所以一直对娶妃一事不甚热衷,就是因为儿臣的心中早就有了人。而那个人,就是相府二小姐,苏紫染。”

“那先前为何从未听你提起过?”

“儿臣一来是怕坏了苏二小姐的名声,二来又不想勉强于她,因而想选个合适的时机去问问她的意思,再与父皇提出。只是此刻儿臣却管不了那么许多,若是再不提出,儿臣一定会抱憾终身。”

这一刻,所有人都沉默了。

正和殿中一片死寂,没有人敢发出丁点的声音,就连呼吸也都是微微敛着。

莲妃颇感遗憾地叹了口气:“若是皇上想收回方才的话,臣妾也不敢多言,自当无条件遵从皇命。”

这算是让步吗?

景帝深沉的眸中透出一丝危险的光芒。

或许别人会以为这是她在让步,只有他知道,她就是喜欢这么口是心非,嘴上越是不介意,心里就越是计较,根本是个倔得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女人。

而他,身为帝王,怎可言而无信?

“太子,看在你是为情所困的份上,朕就不与你为难,也赦免了你出尔反尔之过。只是你既然已经答应过朕在各位皇弟选完王妃之后再选太子妃,而朕又答应了莲妃让她替睿王择一王妃,那苏相的二女苏紫染自当是你四皇弟的人。”

“父皇……”君洛羽皱了皱眉,仍是不甘。

“朕意已决,休得再说。至于你,既然你说自己心系有人,那再让你选什么太子妃也是徒劳,不如就由朕替你决定,赐婚你与苏相三女苏琉月!”

龙颜沉沉,一锤定音!

君洛羽只得狠狠地捏了捏拳,躬身一鞠:“儿臣遵旨!”

莲妃绷直的肩膀几不可见地松了松,虽无笑意,眼底深处却透着一丝欣慰:“臣妾多谢皇上隆恩。”

景帝点了点头,寒森森的目光掠过两个当事人,出口的话,却是对着君洛寒。

“睿王,你有意见吗?”

苏紫染也顺着景帝的视线看了过去,其实她很怕这个男人会说“有意见”,这份害怕倒不是源自于怕被他拒绝,而是这样一番唇枪舌战之后,若是他再不答应娶她,那他将景帝的面子置于何处?而他自己又该如何自处?

虽然她不知道太子为什么会突然争抢自己,或许是为了兵符也说不定,可是她知道,君洛寒是不屑的,没有为什么,她只是这么觉得。

“儿臣……没有意见。”君洛寒抿了抿唇,摇头,“多谢父皇隆恩。”

苏紫染顿时松了口气,只是下一秒,却蓦地撞进那双深邃潋滟的凤眸中。

不辨息怒,不明所以。

她想,或许他是不高兴了吧。

看到她这种反应,他一定以为她是想嫁他想疯了吧?

“如今七皇儿和九皇儿俱不在京中,有关他们选妃一事便就此搁置,待他们回京之后再做考量吧!”景帝大手一挥,目光缓缓转向边塞四国的使臣,“朕今日处理家事,若有怠慢诸位使者之处,还望诸位不要放在心上。”

“能够欣赏天阙大朝之萧乐,吾等甚感荣幸,皇上不必客气。”西域使臣率先开口,其余几国连声附和。

大殿中央再次响起阵阵抚琴的声音,清落优雅的曲调没有融注任何抚琴之人的感情,虽然听着寡淡,却也适合此情此景之用。这种时候,众人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去听曲儿,个个都被方才的大起大落吓得不敢出声,埋头喝酒。

西域使臣之首突然从座上起身,高声道:“皇上,我等此次前来,还有一事希望天阙相助。”

景帝点了点头:“不知使者是有何事?”

“回皇上,西域王月前得了一件宝物,只是此宝物同时还含着一个难题,我王思索许久却不得其法,思及天阙泱泱大朝人才济济,因而此次特命我等将宝物带来天阙,希望天阙能有能人助我等破解此间精髓。”

“哦?竟有此事?”景帝显然是被他夸得很高兴,一身龙袍的映衬下显得更为傲然,“那还请使者将那宝物呈上来与众人看看。”

西域使臣点头称是,命另一人将适才带来的托盘呈上,当那一匹遮盖的丝云锦缎被掀开,露出的赫然是一颗蹴鞠大小的莹白色珍珠,仔细看,珍珠表面还有两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孔眼,在一阵幽幽的暗光下泛着透亮的光弧。

“此珠名唤九曲玲珑珠,两端各有一个出口,可珠内却是有九九八十一条岔路。久惑我王的难题便是,如何在一炷香的时间内,将一根红线从这九曲玲珑珠的一个出口穿到另一个出口。”

众皆哗然。

真不愧是困扰西域王许久的难题!

别看这珠子小孔眼大的,单用一根软绵绵的红线,却如何能在一炷香的时间内穿过这九九八十一条岔路?

苏紫染却是猛地一惊。

身为一个现代人,这难题于她根本不算什么难题,只是这九曲玲珑珠……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一直在找寻玲珑珠的下落,但实际上却从未见过玲珑珠长什么样,此刻西域呈上的这一颗究竟只是碰巧同名、还是真的是她要找的那颗?

这一刻,她竟有些着急地想要见一见雪炎,那人只看她一眼就知道她身患寒症,且当下就说出了玲珑珠可根治她的病,如此,他是不是可能知道玲珑珠的真实模样?

景帝看了一眼那颗九曲玲珑珠,沉着眉目道:“今日若是有人能解开西域使者的疑惑,朕重重有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