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4章 天阙果然是能人辈出

第三十四章 天阙果然是能人辈出

赏?

若是能解开这个难题,哪怕景帝没有任何赏赐,单是为博得一个好名声他们也自当倾尽全力啊!

可问题是这个困扰了西域王许久的难题,他们根本解不出来!

苏紫染敛了敛眸色,深吸一口气,她也知道此刻不是想玲珑珠的时候,哪怕这颗就是她所求之物,她也没有办法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其带走,所以她唯一能做的,只有伺机而动。

可有一点很奇怪,她从前见过的带着问题出使的国家,要么就是两国地位相当,为了折辱别国而带着高难度的问题前去;要么就是弱国有求于强国之时,借题设计。可这西域却既非有求、也非挑衅,这么一问却是为何?

她静静地看着西域的使臣,想从他们的神色中探出一丝端倪,却见他们名为请教能人,而那使臣之首也确实静立在九曲玲珑珠旁垂眸敛思,可席上的三位使臣目光却都有意无意地往各府女眷的身上瞟去,尽管他们遮掩得很好,可那种带着寻觅和探究的眼光却分毫不差地落进了她的眼中。

原来如此!

能解开难题的能人教出的女儿想必也不会差,是吗?

秋儿说的要和天阙和亲的国家,应该就是西域没错了。

景帝见许久没有人开口,脸色有些不太好:“众爱卿不必谦虚,若是有法解开此珠之谜的,尽管说来。”

意料之中的,席间众臣面面相觑,却仍是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回答他。

景帝面色一冷,堂堂天阙圣朝,竟是没有一人能解出这一小国使臣所谓的难题?

在这么多边塞小国面前,天阙如何丢得起这个人!

他声音沉沉,几乎是从喉间挤出了一句:“所以你们是想告诉朕,天阙白养了你们这些年吗?”

众人呼吸一滞,连眼皮都不敢再动一下,生怕自己突然被景帝迁怒。

苏紫染淡笑一声,缓缓从座上站起身来,作了一揖:“皇上息怒,想必各位大人是怕损了西域王的面子,所以就算他们知道,也不好直说。不如就由臣女去解开使者的这个难题吧?”

众人皆是大惊。

此话纯属胡说吧?

他们之中这么多的能人巧士都没有办法解开的难题,他们这些饱读圣贤的文武百官都没有办法解开的难题,这么个一无是处的小女子如何能解?

君洛寒若有似无地扫了她一眼,潋滟的凤眸中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微光。

“哦?你知道?”景帝有些不相信,紧蹙的浓眉散开了些,只是语气仍旧冷硬。

他的臣子,他还能不知道?一个个都精的跟什么似的,若是此时能有个表现的机会,怎么可能就此错过?所以他们不说,就代表他们之中根本没有人知道!

可这个一再被他小瞧的女子会知道此题何解?

苏紫染笑了笑:“臣女不巧正好知道,请皇上允臣女一试。”

景帝点了点头,看向西域使臣:“不知使者意下如何?”

“既然这位小姐能解,我等自然十分高兴,还请小姐一试。”西域使臣扬手示意。

苏紫染先在身旁那个小太监耳边说了些什么,而后才在众人犹自不敢相信的目光中缓缓走到了大殿中央。

“请各位稍等片刻,我这方法还需要一些东西辅助,适才已经让一位公公去取了。”

席间响起一阵窃窃私语。

“你说她真的行吗……”

“我看她是想表现想疯了吧……”

“她倒是不怕丢人,只是到时候,睿王的脸面可往哪里搁哟……”

句句刺耳,只是站在大殿中央的那个女子却根本不为所动。

没多久,适才出去的小太监左右手各持一个小瓶子赶了回来。

众人疑惑不解地看着苏紫染,只见她打开其中一个小瓶的盖子,倒放在桌上,又取下拴在瓶盖上的一根极细的红线,这时候,一只蚂蚁从小瓶中爬了出来,而她便小心翼翼地将红线绑在蚂蚁身上,放入九曲玲珑珠的其中一个孔洞。

就这样?

虽说这法子看起来确实有那么点苗头,可她凭什么就能确定那只蚂蚁会从那九九八十一道岔路中爬出来?

苏紫染弯了弯唇,伸手打开了另一个小瓶,这一回,仍是一只蚂蚁,只是不同于适才那只的是,这只蚂蚁的大了许多,是刚才那只的三四倍,触角短、胸足小,腹部尤其大。她又从中取了一粒煮熟的米粒出来,将这只较大的蚂蚁黏在另一个孔洞旁,继而拍了拍手,大功告成。

众人一愣,看她的眼神从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后来的疑惑揣测,又变成了此刻鄙夷嫌弃。

难不成进了岔路的那只蚂蚁还会忠心救主不成?

果然是个痴心妄想的蠢丫头!

苏紫染径直无视了他们不怀好意的打量,垂眸盯着那九曲玲珑珠的出口,唇畔始终挂着一抹淡笑。工蚁对蚁后有多忠心,这些古人自然是不能理解的。因为他们不知道,蚁后对于蚁族来说有究竟多么重要。

景帝甚感怀疑:“苏紫染,你确定你这方法能行?”

“是,臣女确定。”毋庸置疑的语气。

景帝遂点了点头,不再言语。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众人的视线一瞬不瞬地盯着那两个孔口,生怕适才走进岔路的那只蚂蚁又从它进去的孔洞爬了出来。

一炷香的时间马上就要过去,西域的使臣也渐渐显出不耐来,更别提殿中的众人,看着苏紫染的眼神中已经带上一丝幸灾乐祸的意味。

只是下一秒,众人的心口无不惊愕地高高悬起,因为那黏着一只蚂蚁的孔口分明出现了一丝动静。慢慢地,那只绑着红线的小小身影也变得清晰起来。

苏紫染嘴角的弧度扬得更高了些,伸手去将已经爬出孔洞的蚂蚁捉出来,而那根红线也终于彻底穿过了九曲玲珑珠。

顺利过关!

众人俱是叹为观止。

若说那“凤舞九天”还只是门面儿上的功夫,那么此刻的九曲玲珑珠难题却是真正考验能力的时候!

好一个苏紫染,好一个相府嫡女!

“哈哈哈……”景帝龙颜大悦,“不知使者对这小女娃的解法可否满意?”

特地强调小女娃,无非就是为了炫耀,强调天阙连这么个小女子都能解出他们西域王无法解出的难题,大大地长了方才丢掉的脸。

“天阙果然是能人辈出,我等甚感佩服!”西域使臣眼中透着淡淡的欣赏,只是还有一分遗憾,一分不解,“能否请教苏小姐,如何确保进入岔路的那只蚂蚁能够顺利走出那九九八十一道岔路?”

苏紫染当然知道他遗憾的原因是什么,晶亮的眸中闪过一丝亮色,旋即礼貌地微笑道:“使者不必客气,方才进入岔路的那只蚂蚁是一直普通的工蚁,而黏在出口的那只蚂蚁,则是蚁族的蚁后。所有蚂蚁的繁衍都要靠着这为数不多的蚁后来进行,因而身为工蚁,就有义务倾尽一切去保护那只蚁后。”

“竟是如此!”西域使臣大感不可置信,“苏小姐竟然对蚁族之事都如此了解,实在是见多识广啊!”

景帝更是高兴,含笑的视线掠过苏紫染,赞赏道:“睿王得了紫染这样的王妃,确是他的福气啊!紫染,你说说,你想要什么赏赐?”

苏紫染悄悄撇了撇嘴,不知道刚才是谁那么嫌弃她呢,现在她挽了天阙的面子,他们倒是知道她的好了?

视线不由自主地挪到那一袭月白色的锦袍上,也不知道在期待些什么,只是见他身姿依旧笔挺,似乎景帝说的话与他没有丝毫关系,琉璃般的凤眸微微一暗。

她抿了抿唇,开口道:“皇上谬赞了,臣女早就说过,各位大人并非不能解,只是谦虚地互相推诿罢了。”躬身朝着景帝盈盈一拜之后,她却突然眯起了眼:“更何况,这个办法也并非是臣女想出来的,而是有人教给臣女的,所以臣女不敢居功,更不敢要皇上的赏赐。”

原来如此!

难怪呢……

这么个深闺女子,怎么可能会想出这么巧妙的办法来解出难题?

不意她到这个时候还会将功劳推给别人,景帝看她的眼神中透出一丝淡淡的欣赏:“莫非教你之人曾见过这九曲玲珑珠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