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5章 联姻西域?

第三十五章 联姻西域?

“并非如此……”苏紫染摇了摇头,弯唇一笑,“只是那人总有一些奇思妙想,喜欢钻研一些深奥的难题,这九曲玲珑珠就曾出现在她的想象中。”

“竟有此事?”景帝眸色一亮,没想到天阙竟还有如此能人,“那你倒是说说,是谁教你的?”

“回皇上,此人正是臣女的大姐,苏琉年。”

众人大惊。

正和殿中顿时一片哗然!

今日这一遭宫宴,就快将他们十几年来的认知全毁了,一个苏紫染已经够让他们惊愕不已,如今竟又出了个苏琉年?相比之下,反而那个向来以才貌双全饱受瞩目的苏琉月倒显得平凡了许多。

可如此大转折,就连苏琉年本人也是狠狠一愣,不由暗骂,苏紫染那蠢货是哪根筋搭错了才会将她推到如此至高之地?难道是为了要她处于风口浪尖饱受众人嫉妒的眼光?

齐环渊更是愕然不已,她的女儿,她还能不知道吗?就算对这个苏紫染是她看走了眼,可她自己女儿,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有几斤几两!如今苏紫染这般,一定是有什么阴谋!

景帝同样一愣,深沉如海的目光缓缓移到相府席间:“苏琉年,你二妹此话可是当真?”

“这……”苏琉年皱着双眉,怕自己最后会落得一个欺君的下场。可转念一想,既然苏紫染有胆儿说,难道她还没胆儿点头吗?虽然她不知道苏紫染究竟想干什么,可她却再也不想过那种被众人瞧不起的日子,方才她清清楚楚地看到众人那种不可置信中掺着敬佩的眼神,如今是怎么也无法抗拒这份巨大的诱惑了!

齐环渊使劲儿朝她使眼色,可一心被这潜在名利冲昏头脑的她又哪儿会乖乖听话,昂首挺胸地从位上站了起来:“回皇上,确有其事。”

此言一出,果不其然地瞧见众人看她的眼神更不一样了,她面色一喜,扬起一抹强忍不住的笑容,她倒是要看看,此时此刻还有谁敢说她苏琉年是个蠢货!

只是还不等景帝开口,西域的使臣面上的欣喜更甚:“敢问皇上,这位小姐可有许配给皇上的哪位皇子?”

苏琉年眸色微闪,心中突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景帝愣了两秒,突然哈哈一笑:“这倒是不曾,不知使者问这个是……”

苏紫染暗暗翻了个白眼。

明知故问!

也不知那西域使臣是太过单纯还是同样心机深沉,只当景帝也不知晓,憧憬又恳切地与他解释道:“皇上也知道我等此次前来是与天阙求亲的,而今见到如此聪慧又不曾婚配的小姐,自然希望能为我王求得这门亲事。不知皇上可否允苏小姐联姻我王,结天阙与西域百年之好?”

苏琉年身形一晃,差点没趔趄跌倒。

联姻西域?

这怎么可以!

她堂堂相府大小姐,怎么可能嫁到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去?她是要嫁给王爷的人啊,她是要跟连玉共度终生的女人啊!

不要嫁给西域王……

绝对不可以!

“皇上……”声音挤在喉口却发不出的瞬间,她才惊觉自己竟然有那么一瞬间因为害怕而导致的失声。

也就是这么刹那的时间,景帝已经开了口:“爱美慕才之心,人皆有之,朕相信西域王也定不例外。只是宰相就那么三个女儿,有两个已经许了朕的皇儿,若是连这唯一的一个也要远嫁西域,朕恐怕无颜面对这位两朝元老啊!”沉缓的声音带着一丝明显的遗憾。

苏琉年刚松了半口气,西域使臣却紧接着道:“皇上,我王乃惜才爱才之人,苏小姐若是嫁给我王,必不会让她受任何委屈。况且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苏相哪怕实在舍不得女儿,也定是期盼其能有个好归宿。”顿了顿,他又突然躬身一福,“王在我等出使前吩咐过,若是能在天阙觅得一王妃归朝,我王愿进贡牛羊万匹、黄金万两,以谢天阙皇上隆恩。”

不给苏琉年任何反驳和选择的机会,景帝微蹙的眉宇突然舒散,龙心大悦:“既然西域王如此有诚意,若是朕再拒绝,倒是显得朕小气了!朕相信西域王的大度包容宰相也是看在眼里的,不知这场联姻,宰相以为如何啊?”

含笑的目光不紧不缓地落在苏陵川的身上,虽问的是他的意见,可这言语中的意思又哪儿容得他拒绝?连皇上都觉得人家西域王有诚意了,他还能说什么?难不成他还能担下这罪名让皇上成为一个“小气之人”?

“爹爹……”苏琉年的声音已经带上明显的哭腔,不顾众目睽睽,一脸祈求地看着他。

苏陵川心中虽然不忍,可在权位与女儿两者之间,他的选择绝不含糊!

“臣以为……若真如使者所说,西域王能好好待臣的女儿,那年儿嫁过去,必定是极好的一桩亲事。”

苏琉年心中的那根弦“噌”的一声崩断,她很想说那劳什子的九曲玲珑珠难题根本不是她研究出来的呀!可是她也知道,现在说出来只会让人觉得她不想嫁去西域,况且她要是突然否认,可还犯了欺君之罪啊!该死的苏紫染,她就说那女人怎会突然将这种无上的荣誉推给她,原来是早有预谋要陷害她!

哀泣的视线连忙转向齐环渊,娘亲不是说不偏不倚地爱着自己和三妹吗,那么此刻娘亲会帮自己说话的吧?

只是刚刚对上她的眼,齐环渊就一脸沉痛地别开了头,分明就是已经放弃了她!

娘亲……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果然都是骗人的!什么一样地疼爱自己和三妹,都是骗人的!三妹在天阙圣朝安安稳稳地当着太子妃,而自己却要远嫁一个鸟不拉屎的边塞小国当什么狗屁王妃!

这一刻,苏琉年所有的希望尽数毁灭,万念俱灰,甚至连怨恨谁都不知道了。

景帝对苏陵川的回答很是满意,根本忘了这场和亲的主角儿是谁,扬声道:“既然宰相也同意,那这件事就这么定下了。还请使者多留几日,届时朕会安排送亲队伍,风风光光地将宰相的女儿嫁去西域!”

“多谢皇上隆恩……”西域使臣与苏陵川齐声拜谢。

苏紫染轻轻地叹了口气,这一场场不需要当事人同意的赐婚,让她再一次深刻地领略了什么叫皇家,什么叫身不由己。酒过三巡,却无丝毫醉意,只是没想到,一抬头竟看到斜对面的那个男人也正看着自己,毫不掩饰的打量显得有几分凉薄。

她微微一怔。

这又是哪里惹到他了?

难道……他看出了苏琉年远嫁西域是她一手策划的?可明明这在场的众人都不知道西域此次会来求亲不是吗?他凭什么认为她知道呢?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从对方的眼中分辨出什么,君洛寒就不动声色地垂了眼帘,仿佛刚才盯着她看的人根本不是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