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7章 王妃竟是一个鸡鸣狗盗之辈!

第三十七章 王妃竟是一个鸡鸣狗盗之辈!

宵小之辈?

在他的眼中,她也是宵小之辈吗?

苏紫染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视线不敢停驻太久,下一秒就垂了眼帘。

这一刻,她竟只想着快点逃离,什么也不要了,包括玲珑珠,她只想逃离他的视线范围之内。

“睿王?”为首的使臣惊疑地唤了一声,显然没想到他也会出现在这里,立刻从马车上下来,车里的另外几人也纷纷紧随其后。

“我等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此事毕竟发生在天阙京城之内,我等方才是被气糊涂了才会口不择言,还望睿王不要放在心上。西域绝对是真心诚意与天阙结百年之好的!”为首之人恭敬地躬身致歉,却只得来对方一个似笑非笑的神情,心下一沉,想他一个不受宠的王爷也敢摆这么大谱儿,说话的语气登时就不善起来:“只是这么晚了,睿王怎的还不曾回府?”

君洛寒微微一哂:“本王回不回府,莫非还得与使者通报不成?更何况各位使者不也还没回驿馆?”

“睿王见谅,我等方才与皇上商议和亲一事耽误了些时间,这就要回去了。只是这个人,不知睿王打算如何处理?”为首之人指了指一旁的白衣女子,心下暗暗奇怪,这么长的时间她也不知道跑,难道还是个高手?

苏紫染眸色一闪,下意识地去看男人的反应,暗夜妖娆,他凤眸逆光,让远远站立的她看不清他眸中神色,只觉得在他周围都萦绕着一股清冷到不近人情的气息。

“既然扰乱了我天阙的律法,还让使者将事态夸张到了两国邦交上面,本王自然不能坐视不理。还请使者放心,本王这就将她带去刑部大牢,给使者一个满意的交代!”

苏紫染一怔,她知道,他定是已经认出她了,在这样的前提下,他还要将她送交刑部?

是了。

这可是在西域使臣面前,他不维护天阙的面子,难道还会维护她这个名义上的妻子不成?

可是,她却不能束手就擒。

不为自己,而是为“睿王妃”这个称号。

清亮的双眸微微眯起,她提了口气,脚尖一点,飞身而起。

使臣中有一个注意到了她的动作,立刻急声大呼:“睿王,她要跑了!”

君洛寒的视线不急不缓地落在她身上,在使臣们一脸惊惶的眼神中,提起内力,飞身去追。

屋檐上,银月下,一袭白衣的男子追着同样身着白衣的女子,翩若惊鸿,仿佛一幅移动的银河壁画,璀璨生辉。

苏紫染用尽全力想要摆脱身后的影子,她从未想过,学武以来将轻功用得最彻底的一次竟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早知道就好好练了,也不会弄成现在这般狼狈的模样!

反观身后的男人,身姿优雅,显得那般淡定从容,无论她有多快,他都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与她保持着不变的距离,似乎没有一下将她抓住只是为了逗逗她。

终于,在她即将忍不住停下的瞬间,男人身形一闪,猛地伸手扣住了她的肩胛。

她吃痛反手挥掌去打,谁知他闪避得如此之快,微微一个侧身就躲了过去,还未及她再次出手,他另一只手就已经抓了上来,将她的左手反扣在她背后。她早就知道依自己的武功是打不过他的,否则那日在陈大夫家就不会靠他来救,只是没想到现在连从他手底下逃走都不可能。

看来不只是她,外界对于这位睿王的传闻,似乎也不是那么准确!

可将她擒住以后,身后的男人却没了动静。她等了半响,心里开始发毛,他到底想干什么?不是要把她送去刑部大牢吗?

“你想要九曲玲珑珠,恩?”男人突然开口。

苏紫染抿了抿唇,不知道该说什么。她知道,无论她是因为什么原因去抢九曲玲珑珠,都改变不了“抢”这个事实。更何况,她并不打算告诉他寒症一事,所以说什么都是徒劳。可即便她没有转身,也从男人微微加大的力道中感受到了几分寒意。

下一秒,不知道他是使了什么坏,在她先前没有任何察觉的情况下,被他扣住的那条胳膊竟突然之间全麻了,若是痛也就罢了,这种酸麻简直让人恨不得剁了自己的手,苏紫染整张脸都皱了起来,却连动一动手指都困难。

“倒是有骨气……”男人幽幽一叹,伴随着耳边渐渐温热的气息,她颊上一热,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然,他的下一句话,却让她刹那间置身冰窖。

“只是没想到,本王的未来王妃竟是一个鸡鸣狗盗之辈!”

苏紫染心口一抽,仓惶地用右手手肘撞了他一下,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竟就这么从他的禁锢中解脱出来。

顾不上全麻的左臂,她愤愤转身,刷得一下扯了自己的面纱。

“既然知道我是这样的人,王爷大可直接抓我去刑部大牢,或是明日就去禀报皇上,取消你我的婚约,又何必在这里与我纠缠许久!”

男人眯了眯眼,冷冷地勾起唇角:“你以为本王不敢吗?”

“王爷当然敢!”她毫不畏惧地扬了声调,“只是王爷不会这么做,对吗?”

“呵……”男人不怒反笑,只是笑意不达眼底,“苏紫染……”他轻声念了一遍她的名字,漆黑的凤眸深邃得如同一团抹不开的墨迹,让人难辨其中神色,“你真的是苏紫染吗?”

苏紫染心里一个咯噔,可旋即一想又觉不对,她是在这具身体刚刚出生的时候就穿越而来,怎么可能被人发现端倪?她垂下眼睑,不动声色地问道:“王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潋滟的凤眸久久地凝着她,一瞬不瞬,薄唇轻启:“相府嫡女苏紫染,你跟传闻中可没有半点相似之处。若不是容颜依旧,本王真要怀疑你是假扮的了。”她动了动唇,还没来得及接话,他又半真半假地道了一句:“不过人皮面具这种东西,市面上倒也不少。”

苏紫染心里一惊,抿着唇角瞪他:“王爷莫开这种玩笑,难道旁人分辨不出,父亲还不知道臣女究竟是不是他的女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