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38章 阿紫,你可真是没情调

第三十八章 阿紫,你可真是没情调

他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你紧张什么,本王不过是与你开个玩笑罢了。传闻不可信的道理,本王岂会不知?”

她蓦地松了一口气,蹙起眉头却没有完全舒散:“王爷以后还是不要拿这种事开玩笑的好,臣女没见过世面,不经王爷这般吓。”

“若是吓坏了……”男人突然变了语气,潋滟的凤眸中带着一丝暧昧的神采,菲薄的唇角挑着玩味的笑意,“本王养你就是。”

苏紫染咬了咬牙,没有半点欣喜的感觉,她知道这个男人此刻如此好脾气的表象下并没有半分对她的好感,或许今夜之前她还看不清,可现在、乃至以后,她都会深刻地记着,他不可能喜欢她。在他眼中,她不过就是一个被他父皇强指给他的王妃罢了,换了旁的任何女人都可以。

他,已经不记得她了。

而她,也没了再让他忆起的必要。

不过是儿时一梦罢了。

“多谢王爷好意,若是王爷没有其他事的话,臣女就先行告辞了。”

“你这么走了,让本王如何与西域的使臣交代?”

“王爷何须与小小的西域使臣交代?”苏紫染挑了挑眉,转身背对着他,轻移着莲步缓缓离开,“事发时的目击者只有他们几人,难道王爷不认,他们还敢死扣下这顶帽子不成?”窈窕的身影渐行渐远,最后风中曳曳飘散的只有一句,“九曲玲珑珠并没有丢,所以于他们而言,这件事恐怕也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吞了。”

身后再没有传来任何动静,她知道,自己这回算是躲过一劫了。也就是从这一刻开始,她觉得,其实用一颗平常心来对待他似乎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么困难。

回到相府,已是深夜。

墨染院中,皎洁的银月之下,高大的银杏树上,一个身着红衣的男人慵懒地斜躺在枝头,侧颜俊美无俦,身影飘然出尘。

苏紫染无奈地扶了扶额角,一面之缘,这厮倒是把她的身家背景都打听清楚了,还这么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她面前。可不知为何,一向警惕心很重的她,竟然对此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又是好笑又是无奈。

“你怎么进来的?”

树上的男人从她进门开始就知道她已经回来了,嘴角含笑:“相府守卫并不森严,尤其还是你这空荡荡的墨染院,我如何进不来?”

从她站在树下的那个角度望去,只能看到男人半边嘴角勾着一抹邪肆的笑容,带着说不尽的蛊惑与悠然。

苏紫染“哦”了一声,算是知道,“你不会打算就这么躺在树上跟我说话吧?”她撇了撇嘴,嗔怒道:“你不嫌累我还嫌累呢。”

薄怒却又非真怒的语气似乎愉悦到了树梢上的男人,红色的广袖一扬,他一个旋身落在了她的面前,伴随着他接下来的动作,一束红色的妖艳花朵出现在她的眼前,似火盛开。

苏紫染猛地一怔,眼中闪过瞬间的错愕。

活了两世,这还是她第一次被人送花。

抬眸,他笑容艳艳,晶亮的双眼中倒映着熠熠的璀璨,恍若天际的银河星畔,深邃得难以窥测却又吸人眼球。

“红莲雪?”她微微挑眉。

雪炎高高扬起的唇角垮了几分,落寞与苦涩一闪而过:“阿紫,你可真是没情调,就不能当它是朵普通的花儿吗?”他半真半假地叹了口气,语气带上了几分哀怨,“看来喜欢的女人太过聪明,也并不是件好事啊……”

苏紫染无奈,白了他一眼,接过那朵红莲雪,打量了一会儿,又放在鼻尖闻了闻,娇俏一笑:“谢谢你啦,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也真是舍得!”像是想到些什么,她忽然抬头,神色比方才凝重了几分:“雪炎,刚才我在宫里,似乎看到了玲珑珠。”

对面的男人眼眸一深:“玲珑珠在天阙的皇宫?”

她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那究竟是不是我要找的玲珑珠,而且它并非天阙之物,是西域使臣带来的,名唤九曲玲珑珠。”

雪炎神色一顿,蓦地笑出声来,宠溺又柔和:“傻瓜,既然你都说人家叫九曲玲珑珠了,怎么还不知道它究竟是不是你要找的那颗呢?”

苏紫染“啊”了一声,片刻之后,面上涌现出一丝失望:“不都是叫玲珑珠吗,我还以为……”

看出她的失落,雪炎不再逗她,敛了唇畔的笑意,眉头微微皱起:“阿紫,不要担心,玲珑珠我会帮你一起找的,相信我。”

这句话,是他第二次跟她说。

苏紫染的眸中闪过一丝怔忪:“雪炎……”

“恩?”

“我们以前认识吗?”出了君洛寒的事,她现在甚至都有些怀疑自己幼时还跟雪炎结下了什么不解之缘,只是她像君洛寒那般忘了而已,否则一个刚认识不久的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对她那么好?或者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对她这么好!

男人微微一怔,旋即,他眯着双眼笑了笑:“还真是这样。”

“什么时候?”苏紫染一惊,她还真的忘记了?

“我从小到大都在做一个梦,梦到一个叫苏紫染的女子……”说到这里,他没有再说下去,含笑的目光暧昧地凝着对面的女子。

苏紫染被他看得毛骨悚然,狠狠剜了他一眼,她也真是够蠢的才会将他的话当真!什么以前认识,她和君洛寒的事儿那叫巧合,哪儿可能原样发生在另一个人身上!

“你可以走了。”

“阿紫,不带你这样的,收了我的花儿,还想赶我走?”

“不走也行,你继续睡那树上吧。若是你愿意的话,我也不介意多个护院。”苏紫染勾了勾唇,说完这话便不再理他,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当那扇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又“吱呀”一声合上,不过短短数秒的时间,停在原地的男人便缓缓收了笑容,邪肆不再,周身的气质莫名的清冷了几分,竟是要比那高悬的银月更显孤高冷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