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40章 本宫今日是来找紫染的!

第四十章 本宫今日是来找紫染的!

她浅浅一笑,对面两人却俱是一震。

齐环渊大怒:“你这该死的小贱*人,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吗?我一定要去禀告老爷,让他……”

苏紫染挑了挑眉,蓦地抬脚朝她走了两步,不怒自威的气势竟逼得对方生生把话咽了下去,她微眯着双眼,薄唇轻启,语气依旧悠然平淡如初:“我一个小小的深闺女子能有红莲雪?夫人以为说出去会有谁信?到时毁了紫染的声誉是小,夫人若是落得个没有气度、迫害嫡女的名声可就得不偿失了。”

齐环渊气得面色铁青、眉心抽搐,指甲深深地嵌进肉里,却硬是挤不出一句话来。

苏紫染再也忍不住大笑出声,心里对雪炎的好感又甚了几分。

“夫人,你放心,我可没想害你。你瞧,我这不是把红莲雪的花瓣熬好给你送来了吗?”怕她不信,苏紫染晃了晃手中的碗,取出银针试了试,完好如初,还特意加了一句:“需要要我试药吗?不过我可提醒夫人,我手上的红莲雪也只此一棵,若是分量不够,夫人就只能慢慢等死咯。”

齐环渊怒喝:“拿来!”

“娘亲……”苏琉月惊呼一声,可还没等她开口阻止,齐环渊已经从苏紫染的手中接过了药碗,猛地仰脖喝了下去,喝完还冲她摇了摇头:“没事,谅她也不敢这么光明正大地加害本夫人!”

“夫人说得没错。”苏紫染点了点头,对她的话表示赞许,红唇微微一抿,状似不经意地从袖中取出一个檀木小盒子。另外两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地被她吸引过去,待盒子缓缓被打开的瞬间,“砰”的一声,已经见底的药碗碎在了地上,而那两人的身形俱是一震,眼中充满了诧异、可怖、惊惶、愕然……种种复杂的情绪集聚在一起,可谓精彩纷呈。

苏紫染炸了眨眼,脸上闪过一丝了然,旋即又“啧”了一声:“不如,我再替夫人在承灵穴扎一针吧?疗效更好呢……”说话间,她踱了两步,没有放过齐环渊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终于在对方“啊”的一声大叫又扬手拍掉了她手中银针的那个瞬间,确定了她想知道的真相。

“你这贱*人,果然是想害我娘亲!”

“哦?”苏紫染冷幽幽地笑了一声,意味不明,“我想害你娘亲?你怎么知道?虽然我知道三妹饱读诗书,却不曾想,三妹对医术似乎也颇有研究呵。”

她每多说一句,齐环渊的脸色就更白一分。

这小贱*人是不是已经知道老太婆的死因真相?甚至……连杀人的方法都这么了解?

她狠狠吸了两口气,平复许久,才终于镇定下来。

就算这小贱*人知道是自己杀了那老太婆又怎样,这么久的时间她都没能对自己做什么不是吗?有太子这个未来女婿,自己还有什么好怕的!

苏紫染当然知道她这急速转变的表情是什么意思,嗤了一声,不屑地道:“齐环渊,夜路走多了,难免会撞鬼的。哪怕再强硬的后台,也终有倒的那一天。你最好期待那一天晚些到来,免得你早早的就死无葬身之地了!”

“在那之前,本夫人一定让你……”

恶狠狠的的话语还未来得及说完,院外蓦地传进一阵匆匆的脚步声,伴随而来的还有府中丫鬟惊呼声:“你是何人,竟敢乱闯我家夫人的院子!还不快站住……”

院中三人皆是讶然地望向门口,脚步声越来越近,下一刻,院门被人大力地推开。

映入眼帘的,赫然是被丫鬟烦扰的一身戾气的太子君洛羽!

三人皆是惊讶,纷纷行礼:“参见太子殿下……”

小丫鬟瞬间惊愣不已,脸色倏地惨白一片,“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却不是行礼,而是给吓得腿软。

君洛羽抬了抬手,双眉依旧紧紧锁着,沉吟了片刻,才道:“本宫是来找苏二小姐的。”

众人皆是一愕。

苏琉月一个趔趄,又是愤然又是苦涩地看着他,似有千言万语在嘴边,却连他一个回眸也换不来,气得急喘连连,胸腔起伏不断。齐环渊连忙扶住她摇摇欲坠的身子,嘴角也是恨恨地抽了抽,语气竟不似以往的尊崇有礼,反而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太子是来找月儿的吧?”

君洛羽冷冷地瞥了她一眼:“难道本宫方才说的还不够清楚吗?本宫今日是来找紫染的!”

好一个“紫染!”

齐环渊瞳孔骤然紧缩,带着一种旁人看不懂的神色凝着他,似乎是不可置信、又有些埋怨的恨意,却是慑于他的威严,最终一句话都没能再挤出来。

苏紫染心里也是百转千回,她还以为宫宴上这个男人已经遵了景帝的旨意,却没想到才隔了一****就敢冒着天下之大不为前来找她,还如此光明正大、无所畏惧!

她当然不相信这个男人会对她有什么好感,就算宫宴上有那么一瞬间的惊艳也绝无可能维持至今,除非是为了她身上的那块苏家军兵符!可一块小小的千人兵符,真的值得他一朝太子三番两次纠缠于她吗?

“不知,太子找臣女有何要事?”

“在本宫面前,紫染不必自称臣女。”君洛羽收了先前的戾气,面对她的时候,竟还带上了一丝和气与平易近人:“相府景色别致,本宫来了多次却还不曾有幸一饱眼福。若是紫染愿意的话,可否带着本宫逛一逛这相府?”

“太子若是想逛相府的话,不如就由琉月……”

“恩?”君洛羽眯了眯眼,微扬的声调中带着一丝狠厉的威胁,生生把苏琉月说了一半的话吓得咽了回去。

苏紫染这时候接受也不是、拒绝也不是,倒不是害怕齐环渊和苏琉月这两人,只是无端的不想跟这位太子殿下单独相处,从一开始她就对他没有任何好感,更何况是如今——在他的不轨意图如此明显的情况下。

可她不说话,君洛羽那双阴鸷的眸子就一直盯着她,似乎不等她说出个“是”来,他就不会放过她一样,只好无奈地点了点头:“太子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