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41章 对本王的未婚妻施暴

第四十一章 对本王的未婚妻施暴

艳阳高照,蔚蓝无垠的晴空中染着璀璨的金色,泛着暖意的风儿拂过面颊与耳际,带着一股融心的舒适感。

相府的花园中百花繁盛,却不似环柔院那般带着各色的姹紫嫣红,让人产生审美疲劳。那簇簇色调相近的花儿汇聚一片,清新自然,雕琢精细。

苏紫染平日里自己也很少逛这相府的园子,今日托了太子的“福”才算是好好地走了一遭,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干什么,已经约莫一炷香的时间了还在跟她扯些花儿啊草啊,心中早已不耐,他就不能快点绕到正题上去?

终于,君洛羽在一株海棠花前停下了脚步,侧头深深地凝着她:“紫染,你可知道本宫今日为何而来?”

苏紫染瞬间感觉到了欣慰,终于能说重点了!只是这阴鸷的眸中掺杂的脉脉情愫,真的是叫人瘆的慌啊!

“太子不是为赏花而来的吗?”她干巴巴地笑了两声,选择装傻。

“本宫可不认为,你会真的傻到觉得本宫是闲来无事特地来相府赏景的。”

苏紫染被他这么一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虽说她隐隐有些知道君洛羽的意思,可又不完全明白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只好默默地垂着头继续“聆听教诲”。

“紫染,本宫是想告诉你,昨夜宫宴之时,本宫说的话都是认真的。哪怕父皇最终还是将你指给了睿王,本宫的这份心意也不会改变。”

口气咄咄,情真意切!

苏紫染差点儿就没忍住笑了,这话说的,也就骗骗苏琉月那种古代的深闺小姐吧?

“不知道太子说这话还有什么意义?既然当时没有拒绝皇上的安排,现在说这些未免为时过晚吧?”

她的语气带着几分刻薄的嘲弄,可偏偏她此刻的模样看在君洛羽的眼中就是在埋怨自己当时没能坚持娶了她,他的眉宇间不禁涌上一股喜色,立刻道:“紫染,父皇的命令本宫不能不从,可是以后的事,谁也不知道。只要你的心里也有本宫,只要你对本宫做到忠诚,本宫承诺,日后一旦登基,你苏紫染,必是我天阙皇后。”

皇后?

当真是个巨大的诱惑。

苏紫染故作茫然地眨了眨眼,心里却已是冷笑不断:“那么太子所谓的忠诚,是指哪方面呢?”

君洛羽以为她是答应了,唇角一勾,本就阴鸷的双眼隐隐显现出几分毒辣的狠芒:“在你成为他睿王妃的时间里,本宫希望你能将你所知道的关于睿王的情况全都告诉本宫。”似乎是怕她心里抵触,他顿了顿,又特地补充了一句:“当然,本宫并无残害手足之心,只是为了天阙皇室的和平,以防万一。”

说的可真是比唱的还好听!

苏紫染似笑非笑,眼神淡淡地看着他:“太子是想要臣女手中的兵符吗?”

“不,本宫不要。”他这回摇头摇得毫无迟疑,坚定无比,“本宫承认,最初确实想要苏家军的兵符,可现在本宫却可以明确地告诉你,这兵符,本宫不要了。紫染,你想想,若非真心,本宫何故在父皇将你赐给睿王之后还来纠缠于你?”

苏紫染暗暗撇了撇嘴,她倒是也想知道这人到底要干什么啊!

单纯地要她窃取睿王府的机密吗?

她可不相信他一朝太子还需要用这种自我牺牲的美男计才能找到一个奸细!

“既然连兵符都不要,那臣女真的想不通,臣女身上究竟有什么可取之处,值得太子抛却三妹那个京城第一美人。”

君洛羽隐隐显出几分不耐来,见对面的女子刚开始还好好的,可不知道是他哪句话说得让她不满意了,现在又变得冷冷淡淡、口气疏离,他心里也够憋屈的,想他堂堂太子,竟然需要这么哄一个女人?就连苏琉月都没得过这种待遇!可偏偏这女人还不识好歹,非但不对他感恩戴德,还敢问东问西地质疑他!

“本宫现在就让你知道,本宫对你是不是真心!”

话音未落,苏紫染只觉得一股强烈的龙涎香钻入鼻息,不同于君洛寒身上淡淡的带着冷幽的味道,这种气味实在太过浓郁、甚至让她觉得刺鼻难受,本能地往后退了一步。可君洛羽的大掌却猛地扣上了她的肩胛,在她愕然的还未来得及反应的时候,强行将她往怀中一拉。

苏紫染掌中内力凝聚,险些就这么劈了过去,只是最后,她却只能紧紧地握了双拳去推他,死死咬着牙关,几乎是从喉咙深处挤出了一句:“太子,请您自重!”

然,君洛羽非但对此置之不理,还变本加厉地一手移到她的后脑扣着:“自重?本宫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自重!但凡本宫想要的东西,从来就没有得不到的!”

说罢,他将两人之间的距离拉得更近了些,眼看着垂下头就要吻她,苏紫染大惊失色:“不是……太子,您误会了……臣女不是不答应太子的要求,只是鬼迷心窍地认为太子心里的人是三妹,可现在臣女信了!真的,臣女其实……”

话未说完,就被一道低沉的男音打断:“太子这么正大光明地企图对本王的未婚妻施暴,未免也太不把父皇放在眼里了吧?”

拉扯的两人俱是一惊,君洛羽连忙放开对怀中人儿的钳制,苏紫染脚下踉跄,连连倒退了好几步才稳住身形。

她抬头看着来人,想要解释,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连她自己也只道“眼见为实”,又怎么可能要求君洛寒相信她这个“鸡鸣狗盗之辈”?

君洛羽脸色铁青,不知道君洛寒怎么会突然出现搅了他的好事,可本来就是他理亏在先,又不好说什么,只好强笑着解释道:“施暴?四弟这话未免也太严重了,不过就是紫染不小心滑到,而本宫扶了她一把罢了。”

“那倒是本王误会了。”

“既如此,本宫就先回去了。你二人此前不甚了解,今日也可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苏紫染看他就这么走了,那一句“滑到”真可谓是世上最烂的借口,君洛寒要是会信才见鬼了!她甚至想把那人渣留下来当面对质,可最后,她却只能怔怔地地看着他离开。

“怎么,恋恋不舍?”男人开口将她的思绪拉回现实,她当下就摇头想说“不是”,可还来得及开口,他的下一句话就生生地将她噎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