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46章 请王爷高抬贵手

第四十六章 请王爷高抬贵手

睿王府,书房。

男人穿着绛紫色的袍子,嘴角敛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此刻,他正慵懒地斜倚在软榻上,半阖着凤眸,从容优雅。

“凌飒,你去王府门口等着,若是相府有人来,你就带她进来。其他的事,一概延后处理。”

凌飒神色古怪地应下,临出门前却又顿住脚步:“他与我说的时候我还不信,可现在看来,王爷对苏二小姐确实有些不同。”

男人的眼皮轻轻一掀,神色却陡然转冷。

“凌飒。”他磁性低沉的嗓音含着一丝明显的威胁意味,“你是不是最近太闲了?”

一阵短促有力的敲门声打破了房里诡异的氛围,君洛寒收回视线,淡淡的道:“进来。”

来人躬身一鞠:“王爷,相府二小姐来了。”

“哦?”男人挑了挑眉,似是没想到她会来得这么快,“让她进来吧。”可等了半响也不见他出去,不由蹙了蹙眉,却见他一幅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有什么事?”

“王爷……苏二小姐在门口碰上了霓裳夫人,然后……然后两人就吵起来了!”

难怪他那么吞吞吐吐的,一个是王府宠姬,一个是未来王妃,得罪了哪一方都不好。君洛寒有些无奈地抚了抚额,王府这么大,怎么偏偏就那么巧,她们俩撞一块儿去了?

他起身下榻,越过房中的两人,直直地朝外走去。

王府门口,苏紫染已经快被眼前这个女人逼得崩溃,她真是有够佩服君洛寒的眼光,竟然能忍受这么个胡搅蛮缠的女人。虽然这个叫霓裳的长得是有够漂亮,唇红齿白、五官精致,眉宇之间还透着一股子惑人的媚态,可这种刁蛮不知所谓的性子,却真真是要不得啊!

“我是来找睿王的,烦请这位夫人挪个地儿。”她再次重复。

霓裳轻哼了一声,显然没把她的话放在眼里,依旧用着高人一等的语气道:“本夫人已经说过了,王爷岂是一般人想见就能见的?虽说苏二小姐是未来王妃,可这不是还没过门儿吗,以后的事儿谁说得准?更何况,哪儿有清清白白的姑娘没过门儿就独自一人来找夫家的?”

苏紫染不胜其烦地皱了皱眉,早知道她就直接潜进去了,也不用在这儿听这女人唠叨半天!

“皇上亲自赐婚,还能不准?”她冷冷一笑,虽然不想还没嫁人就把关系搞得一团僵,可既然对方这么有兴趣挑衅,她又岂有退缩不奉陪之理?“莫非你是在质疑皇上的威严不成?”

“你……”霓裳脸色一变,正要开口骂人,眼角的余光却正好瞟到大步走来的男人,神色立刻转怒为哀,“霓裳这也是为了苏二小姐好啊,就算二小姐不领情,也不用这么凶霓裳吧。”

苏紫染见她突然之间态度转了三百六十度,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个男人来了,默默翻了个白眼,冷嗤一声:“我就是不领情、就是凶你了,你打算怎么着吧?”

霓裳没想到她会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登时火冒三丈。她好歹也是睿王最宠的夫人,怎么着也算是这王府的半个女主人吧,可这苏紫染却不给她留半点面子,还没过门就敢这么跟她说话,那以后还了得!

“苏二小姐,你可别仗着皇上赐婚就……”

“霓裳,够了。”不咸不淡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隐含的威严。

霓裳委屈地看向了声音的源头,指着苏紫染愤愤道:“王爷,苏二小姐她……”

男人点了点头,眼梢微微上挑,落在苏紫染身上的视线带着一丝说不清是讽刺还是兴味的东西:“本王知道。苏二小姐狂傲不羁,超脱世俗之外,你自然是吵不过她的。”

这算是褒奖还是贬义?

苏紫染冷冷地睇了他一眼,她一直就知道这个男人不简单,从陈大夫家他救了她开始,到宫宴上他看出了她设计苏琉年的事,她一直知道他藏得很深。所以这一回即便是又被他看穿,她也不觉得稀奇。可是,他怎么能对蓝烟下毒?别的事情她都可以不计较,可这件事,她却绝无可能坐视不理!

“臣女有要事与王爷相商,可否请王爷借一步说话?”

男人沉吟片刻,突然长臂一捞,将霓裳揽入怀中,菲薄的唇瓣抿出一丝意味不明的笑意:“本王与霓裳之间素来没有什么秘密。”

没有秘密?

说得比唱得还好听!

苏紫染斜了他一眼,若不是现在有求于他,她非得狠狠一拳挥过去不可!

霓裳却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小鸟依人地靠在男人怀中,掩着嘴“咯咯”地笑出声来,还不忘挑衅地朝她扬了扬眉。

“王爷,臣女有事相求!”苏紫染强忍着怒意吸了口气,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么一句。

男人的口气依旧平静无澜:“什么事?”

霓裳见二人之间颇有股剑拔弩张的气势,而那个女人正用一种足以杀死人的眼神盯着她,心下计较片刻,笑道:“王爷,不如妾身还是先行告退吧?”她还不想这么早就和这未来王妃闹翻,今日的下马威已经足够,此刻她离开反而能让王爷觉得她乖巧懂事。

君洛寒“恩”了一声,视线落在苏紫染的身上:“你跟本王去书房。”

苏紫染随着他一路走去,虽无暇欣赏景色,却毕竟是从王府的前门路过花园又走到了后院的书房,假山嶙峋,溪流清澈,幽兰绽放,荷花池中的白莲散着阵阵清香。给她留下印象最深刻的便是那一片竹林,竹子虽有“富贵君子”之称,可颜色太过单调,寻常的达官贵人总喜欢养那么一两盆摆在院中,却不会在花园里种上那么一整片,偏偏这个男人这么做了。

她竟有那么一瞬间冒出了一种名为“欣赏”的可怕念头!

停在一座名为“墨轩阁”的院子前,男人突然顿住脚步,低声道:“进来吧。”

裙裾翻飞,书房的门甫一阖上,苏紫染立刻急切地道:“请王爷高抬贵手,放臣女一马。”

“苏二小姐这是何意?”

又是“苏二小姐”了?苏紫染面带嘲讽地勾了勾唇,看来今日在人前的虚假亲昵果然是这男人别有所图,现在只有他们两人,他索性连装都懒得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