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47章 果然是个恶趣味到极致的男人!

第四十七章 果然是个恶趣味到极致的男人!

“王爷又何必揣着明白装糊涂呢?”他有这闲情逸致佯装不懂,她却没有时间和他耗下去,蓝烟还在府中等着她的解药,她必须快点解决这里的事。事到如今,她也不怕和他撕破脸皮!“既然王爷临走前特意让我知道那毒是王爷下的,现在又何必拐弯抹角?我已经如王爷所愿来了这里,王爷不妨直接提要求吧!”

男人唇边的笑意渐渐敛去,漆黑深邃的凤眸中含着一丝冷凝的光芒:“本王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和太子,究竟是什么关系?”

苏紫染一怔。

她跟太子能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这男人还在为昨日看到的事情纠结?

“既然王爷不信我昨日所言,难道我再解释一次,王爷就信了吗?”她冷嘲着看了他一眼,视线驻足在他森冷的凤眸上,四目相对,她眯了眯眼,扬高了声调:“不过既然王爷如此执着,那我也不介意再重复一次,事实不是王爷听到的那样,更不是王爷想的那样!”

君洛寒早就知道她会否认,却没有料到她会这么坚定地控诉她的不满,略一思衬,他褪去满身的寒气,坐在了面前的一张椅子上:“好,那本王就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

苏紫染回想昨日情景,蹙眉道:“我并不知道太子为何会来找我,更不知道他为何会要我带他去参观相府,可他是太子,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拒绝他。与他走了没多久,他就跟我说,他喜欢的人是我,要我成为他在睿王府的奸细,我不同意,他就突然抱住了我。我只好假意逢迎想要借机挣开他,谁知道那时候,王爷就突然来了,也正巧看到了那一幕,听到了那些话。”

男人的手指不知从何时开始叩击着面前的桌面,一下下富有节奏感的声音像是敲在苏紫染的心上一样,她也不知道他听了这番话究竟是选择相信她还是依旧有所怀疑,可她已经没有耐心再等下去,正要开口,男人却忽的扬起一抹笑容。

“这么说,倒是本王的错了?”他的声音很轻,却像一团柔软的棉花落在她的心头。

苏紫染直觉他笑得很是诡异,“王爷……”她才开了个头,男人就起身朝她走了过来,一步一步,他走得很慢,却让她把要说的话全都噎在了嘴边。

“苏紫染,太子妃的位子你都不动心,莫不是本王比那位子更有吸引力?”

他伸出右手,用食指的指尖轻轻挑起她的下巴,说着暧昧的情话,脸上的表情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自己瞄准的猎物一样。

她眸色一闪,若非心里已经筑起了高高的城墙,此刻定是要被他看出端倪。她硬逼着自己看着他的眼睛,挤出一抹璀璨无比的笑靥:“我只是忠臣于皇上。”言下之意很明确,只是因为皇上指婚,所以她才会那么抗拒太子示好,若非如此,你君洛寒在她眼中就跟被她拒绝的太子没有两样!

“如此甚好。”男人冷冷地丢下四个字。

苏紫染不知道他为何突然之间又成了一座冰山,可是对这个男人的喜怒无常她已经渐渐学会无视,略带屈辱的姿势也让她有些恼了,恨恨地往后退了一步,硬声道:“请王爷高抬贵手,把解药拿出来。”

“若是本王不呢?”

若是他不呢?说真的,苏紫染发现自己来之前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对蓝烟下手,不就是为了让她来睿王府吗?目的达成了,他为何还要藏着解药不肯交出来?

“无论如何,我都要得到解药。”她的语气甚至带上了一丝威胁,可又实在想不出他有什么可以被她威胁的事来,只得恨恨地补充了一句,“哪怕是用抢的!”

“抢?你是哪里来的自信?”男人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容又是不屑又是嘲讽,“你是觉得本王会把解药放在你面前让你抢呢,还是觉得你自己有那本事从本王的手中抢东西?”

都不是!

她没有半点自信!

“所以,王爷是想把我推给太子吗?”她冷冷地瞥了他一眼,什么欣赏、什么爱慕、什么回忆,统统见鬼去吧!她真是疯了才会把这恶劣的男人和小时候的君洛寒联系在一起,斯人已不再,尘封的记忆就该让它过去才是!“哪怕王爷行得正坐得端,可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的滋味也不好受吧?更何况,王爷也不想在睿王府中养一个太子府的奸细吧?”

男人狭长的凤眸微微眯起,菲薄的唇瓣一翕一合:“你敢威胁本王?”

“臣女不敢!”苏紫染冷笑一声,哪里有半分不敢的意思,他看她分明就是胆大包天!“你以为本王会怕你吗?”

“王爷当然不会怕。”她摇了摇头,浓密的睫毛缓缓垂下,沉敛的眼睑让人看不清其中意味,“可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得多,王爷又何必非要置臣女于死地呢?”

君洛寒发现自己有些看不懂这个女人,明明有时候表现得好像很喜欢他,可有时候却又像是竖起了全身的刺,根本不顾和他吵架的后果是什么。

“不过是一个下人,值得你为此和本王翻脸?”

“王爷不会懂……”苏紫染轻笑一声,若是以前的他可能会懂,可现在的他却让她没了这份自信,“臣女只是想要捍卫一些东西,守护一些人罢了!”

君洛寒一怔。

良久,两人都没有说话,屋内的气氛显得有些沉闷与诡异。

“无需解药。”男人突然开口道。

“王爷这是什么意思?”苏紫染皱了皱眉,隐隐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答案,可还是不死心地问了出来,因为那个答案,她真的是……难以接受!

可事实终归是无法让她如愿,男人勾了勾唇:“那不是毒,最多只会让她有些困倦,待到明日就好了。”

苏紫染狠狠地咬了咬牙,面目狰狞:“王爷不是说,没有解药,中毒者必死无疑吗?”

男人嗤笑一声,脸上分明写着“这你也信?”的表情,差点没把她气得呕出血来,白白浪费她那么长的时间,到头来却只是一个恶劣的玩笑?

果然是个恶趣味到极致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