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49章 女儿又怎么会要她的命?

第四十九章 女儿又怎么会要她的命?

苏陵川大惊,顿时冷汗连连:“老臣……老臣……”

“苏相,你真是太让朕失望了!朕待你不薄,你的小女儿成了太子妃、二女儿成了睿王正妃,用民间的说法,你与朕也算是儿女亲家了!可你怎能纵女做出此等令朕、令天阙颜面尽失的事情来?就算西域地处偏远,可你的大女儿嫁过去好歹也是一国王妃,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皇上,老臣知罪,老臣罪该万死啊!”苏陵川跪在地上拼命磕头,齐环渊和苏琉年更是不敢有半分懈怠,泪眼哭花了妆容,额上已是青肿一片,嘴里还不忘念叨着自己“该死”。

景帝拍着龙案怒道:“这本是你的家事,就算你教女不严,也与朕无尤。可这件事关系到天阙与西域的关系,朕必须给西域王一个交代!”

苏陵川连连点头:“是,是是,老臣但凭皇上吩咐!”

“吩咐?你想让朕来做这个恶人?”景帝斜了他一眼,缓缓背过身去,“如何收拾这个烂摊子,还是留给苏相自己去想吧!”

想?

他倒是得想得出啊!

苏陵川站在相府的书房中踱来踱去已有整整一日,自从宫里回来以后,他就再也不曾踏出过书房半步,拒见任何人,包括想要为女求情的齐环渊。

说真的,年儿毕竟是他的女儿,即便他恨得再牙痒痒、即便他甚至动过掐死她的心思,可是在冷静下来想了一天之后,他却也狠不下心来真的将她拉去浸猪笼!

皇上让他自己处理这个烂摊子,看起来是信任他想给他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可问题是,就算他想去登门谢罪,也得人家西域使臣愿意见他啊!

苏紫染已经在门外站了许久,听着房中纷乱的脚步声,她摸不透苏陵川到底是怎么想的,原本按照他的性子不是该把苏琉年这个害得他颜面尽失的女儿家法处置的吗?可是过了这么久,他还没有下定决心,那是不是说,只有她这个嫡女,是可以被他随意处置和舍弃的?

“爹,女儿能进来吗?”她敲了敲门。

房中的脚步声微微一顿,半响,听得里面传来一句:“进来吧。”

推门进去,苏陵川正垂着头背对着她,身躯有些伛偻,一头墨发中隐隐显出了几根银丝。那一瞬间,她仿佛看到了一个为女忧心的年迈父亲——只是一个父亲。

“爹是在为大姐的事情烦心吗?”

苏陵川缓缓转身,声音带着一丝疲惫与无力:“皇上要本相处理好这件事,可如今西域使臣根本不肯见本相,这让本相如何处理?”

苏紫染略一思衬,道:“女儿只想问爹一个问题。”

“你说。”

“如今究竟是大姐的未来重要,还是向西域使臣赔礼道歉重要?”

苏陵川毫不犹豫地回答:“自然是让西域使臣满意最重要!”

“既然如此,爹还不知道该怎么做吗?”苏紫染抿了抿唇,显得有几分为难,“爹与西域使臣并无过节,这件事也不是爹的错,相信他们作为关系着两国邦交的使臣,一定可以理解爹的苦衷。而唯一让他们西域颜面受损的便是大姐,只要爹能……”

“可她好歹是本相的女儿,本相如何忍心要她的命?”

苏紫染弯了弯唇,摇头:“爹误会了,她也是女儿的大姐,女儿又怎么会要她的命?”

“那你的意思是……”

第二天,苏琉年就被迫穿上了嫁衣,而花轿是停在后门的。

苏陵川特意吩咐下来,相府之中内不准张灯结彩,更遑论是张贴喜字,尤其不准招摇过市。可以说,这场婚礼没有任何的仪式可言,甚至连件像样儿的嫁妆也没有,最令人唏嘘的是,出嫁之后不准苏琉年回门。

这样一来,说得好听点是相府大小姐下嫁,说得难听点,那就是把苏琉年赶出相府随便找了个鳏夫塞过去,与她恩断义绝,任其自生自灭!

苏紫染一开始还不确定他会不会同意此举,毕竟这样一来,苏琉年的下半生就彻底毁了,可没想到她昨日刚刚一提出,苏陵川就如释重负地让人去办了,速度之快,可谓风驰电卷。看来比起苏琉年这个女儿的幸福,苏陵川还是更想用这种方式向西域使臣示好来保住他在景帝心里的地位。

苏琉年死死地抓着相府的后门不肯放手,丫鬟特意为她画上的新娘妆早就被她哭花,“爹,娘……年儿不要嫁啊……求求你们……求求你们……年儿知道错了……年儿以后一定乖乖听话……”

可最终,苏陵川不管她哭得几乎岔气,大手一挥,让人将她绑上了花轿。

齐环渊站在一旁不停地抹着眼泪,几次忍不住要去拉她,却被苏陵川又冷又狠的一声:“哭什么哭,还不都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活活吓住,到头来只能目送自己的女儿进了花轿,直至再也不见。

“小姐,你就这么放过她吗?”夕暄立在苏紫染身旁,愤愤不平地小声嘀咕。

“你这丫头也太狠了吧?”苏紫染失笑打趣,“堂堂相府大小姐嫁给一个鳏夫,没有嫁妆、从后门被绑出去,今后不准回门,这样还不够吗?”

夕暄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她欺负小姐这么多年,这样根本就是太便宜她了!”

苏紫染差点儿忍不住笑出声来,用力往她脑门儿上一弹,附在她耳边轻声道:“你这丫头,真是太合我心意了!”

眼见着苏陵川和齐环渊都走了,她也准备离开,苏琉月却突然挡在她面前,语气不善道:“我有话跟你说。”

夕暄立刻上前两步,丫的你想说我家小姐就必须听你说吗?在她眼里,这继室母女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个个都是毒蛇猛兽!

苏紫染从这丫头的表情就看出了她在想什么,立刻强忍着笑意制止:“夕暄,你先回去吧。三妹不过是与我叙叙家常,不必紧张。”

“小姐……”

“听话!”她加重了语气。

“是!”夕暄这才愤愤不平地先回了墨染院,临走前还不忘恶狠狠地瞪了苏琉月一眼。

待她走远,苏紫染的神色又成了清冷一片:“有什么话就快说吧,时间长了,我的丫头该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