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0章 因为本宫喜欢蓝烟

第五十章 因为本宫喜欢蓝烟

苏琉月似嫉妒似讽刺地酸了一句:“二姐的丫头可真是忠心。”

“忠心都是用真心换来的。”苏紫染凉飕飕地嗤了一声,斜眼睨着她,嘴角突然一勾,悠然笑道:“不过像你这种人,肯定是不会懂的。”

“我怎么不懂?”苏琉月突然变得激动起来,面目狰狞,“我对太子那般真心,可到头来我又得到了什么?”

苏紫染隐隐猜到她叫住自己是想说什么,不由无奈地翻了个白眼。这些古代女人真是有够无聊,自己抓不住男人的心,还偏偏要赖在别人头上。以为除掉了一个女人就高枕无忧了吗?明明所有的根源都在男人身上好不好!

“苏琉月,这话你该去和太子说,和我说有什么用?”

“我倒是想说啊!”好几次了,她一直想和太子说点什么,可是太子又哪里给她这个机会了?他的一颗心全都扑在了苏紫染的身上,只要是来了相府,就必然围着这个女人打转,她根本连和他说话的时间都没有!

“苏紫染,你都要嫁给睿王了,为什么还要抓着别人的男人不放手?”她左手叉着腰,右手指着苏紫染,扯着嗓子大声嘶吼。野蛮粗俗的模样哪里还有当初那个京城第一才女的影子,十足就是一泼妇!

“你这话就好笑了!”苏紫染的声音也拔高了一个度,甚至有些尖锐,她眯着眼朝苏琉月走了两步。

苏琉月伸了手本想狠狠推她一把,却被她识破,还未来得及闪过,她就猛地竖起一根手指戳向苏琉月的肩胛,直把人戳得连连倒退,她才满意地收回了手,嫌恶地拍了拍。

“是我抓着他不放吗?苏琉月,你问问自己的心,是我抓着他不放,还是他缠着我不放呢?”她满脸不屑地扬了扬眉,“自己没本事抓住男人,总是怨别人做什么?有这时间,你还不如好好地修炼修炼自己,或者干脆去问问他,到底为什么突然不喜欢你了!”

“你……”

“你什么你!”苏紫染不耐地打断,冷冷一哼,“苏琉月,我告诉你,我对你的男人没有半点兴趣。以后你最好别为这种乱七八糟的事儿烦我,否则的话……”她没有再说下去,可言下的讽刺与威胁之意却是那么明显,森冷的语调甚至让人不寒而栗。

就在这时,府里的下人突然急匆匆地跑过来:“二小姐,三小姐,太子来了。”

苏琉月面上一喜,可她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人又紧接着道了一句:“太子说,请二小姐去花园一聚。”

苏紫染烦不胜烦,那该死的君洛羽到底是想怎样?

“苏琉月,你看到了,真的不是我要缠着他。”她摊了摊手表示无奈,苏琉月瞬间铁青的脸色大概是她唯一的欣慰了,她转身快步离去,轻飘飘地扔下一句:“如果你有本事,就好好地管管你的男人。”

君洛羽坐在花园的凉亭中,姿态闲适的模样让人看了就牙痒痒,见到她来,立刻起了身,笑得有些尴尬。

“参见太子……”

“不必多礼。”他扬了扬手,示意她坐下,“紫染,本宫今日来,其实是想跟你解释一些误会。”

“误会?”苏紫染蹙了蹙眉,不解道:“臣女不知与太子之间有何误会。”

君洛羽脸上的笑意僵了僵,在她茫然的眼神中问道:“紫染,你可知道本宫为何一再地纠缠于你?”

这个问题她已经纠结很久了!

这厮终于要说了吗?

苏紫染很诚实地摇了摇头:“还请太子不吝赐教。”

“因为本宫喜欢蓝烟。”

喜欢……蓝烟……?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脸上的表情瞬息万变,就像是吞了一只苍蝇那般恶心至极。

“太子在与臣女说笑呢吧?”她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心里想的却是她宁愿自己面对这个阴险的男人,也不想让他去招惹蓝烟!

“本宫知道自己之前的做法有欠妥当,但那是因为蓝烟只是一个丫鬟,本宫若是要她,必然要经过重重波折。可若是本宫娶了你,那就另当别论了。要娶一个陪嫁丫鬟,那不是简单得多吗?”

苏紫染眉心突突地跳了两下,若不是顾忌着他的太子之位,她绝对要好好教育教育这该死的臭男人!

因为要娶她的陪嫁丫鬟,所以才百般接近讨好她?

这算是什么狗屁理由啊!

见过不要脸的,还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她嘴角抽搐,怒极反笑:“太子身份高贵,哪儿是蓝烟一个丫头高攀得起的?还请太子不要拿臣女的丫鬟开玩笑了。”

君洛羽却不以为然,只当她之前是欲擒故纵,如今自己真的说不要她了,她就不甘心了,于是心里更加鄙弃起这女人来,微扬着下巴道:“若是苏二小姐愿意的话,本宫也不介意按照之前的方法来。”

来你妹啊!

苏紫染的太阳穴欢快地跳了几下,他这界线倒是划得够快,不愧是君家出来的,一窝子都是一样变脸比变天还快的!只可惜,连他之前说的什么狗屁太子妃之位,她都压根儿没放在心上,又怎么会委曲求全要他把对蓝烟的感情施舍一点给她?

真是天大的笑话!

事到如今,她也不怕跟他撕破脸,敛了笑意,微眯的双眼中泛着冷凝的幽光:“太子想太多了,臣女自认高攀不起,从未宵想过太子妃之位!蓝烟虽是臣女的丫鬟,可她的事情,她自己可以做主。若是太子能打动她,让她自愿跟太子走,臣女绝不阻拦!”

话是这么说,可她相信,蓝烟还不至于被这男人迷惑。

“好!”君洛羽冷哼一声,完全把她当成了一个想攀高枝儿却又不识抬举的女人,“希望苏二小姐到时候别言而无信才好!”

“太子大可放心,绝对不会!”苏紫染口气咄咄。

蓝烟是个自由人,如果她要走,自己怎么可能拦得住?虽然自己讨厌这个男人,却也从来不会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蓝烟的头上。可即便如此,她也有这自信,蓝烟不可能突然跟这男人走!毕竟那丫头自幼就进了相府,跟了她这么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