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2章 不要嫁给他

第五十二章 不要嫁给他

送走赵姨娘,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蓝烟和夕暄两个丫头去准备晚膳,苏紫染独自一人坐在院中,看着缓缓坠下的日头,心里突然有些憋屈难受。

其实她的愿望很简答,就跟赵姨娘期望礼哲的那样,她也不要大富大贵、不求飞黄腾达,她只想平稳一生,与心爱的人相伴到老。

只可惜,这么简单的愿望,对她来说却是那么遥不可及。

身患寒症,若是找不到玲珑珠,不知道哪天她就命丧黄泉了。

皇帝赐婚,嫁的是她唯一念想过的男人,可他分明有了“没有任何秘密”的霓裳夫人,又怎么可能是与她携手相伴的良人?

嫁入皇室,哪怕再心无旁骛,哪怕竭尽全力明哲保身,也还是难免卷入那场皇权纷争。更何况君洛寒那个男人,虽然她看不透,却也知道他不简单。毕竟那样一个在她看来比太子高明了千百倍的男人,又怎么可能是众人眼中的没有丝毫地位的睿王?唯一的解释,他现在只是在韬光养晦。

所有的一切,都与她期望的东西背道而驰。

“阿紫,你看起似乎很不开心。”

“是啊……”

苏紫染叹了口气,突然觉得不对,神色一凛,回过头去,果然看到一个笑得风情万种的妖孽站在她背后。

心里蓦地放松了许多:“你怎么每次出现都这么……”

“阿紫,我可是特意来看你的,见到我你不高兴吗?”

苏紫染给了他一个“你懂的”表情,故意用一种不咸不淡的语气幽幽开口:“还真没有多高兴。”

雪炎顿时捂着心脏的地方,脸上的表情泫然欲泣:“阿紫,我好伤心啊……”

“喝口茶就不伤心啦。”苏紫染终于被他逗笑,翻了个茶盏,倒满之后给他递了过去,“这可是本小姐第一次为一个男人倒茶,你知足吧!”

他眯着眼点了点头,上挑的眼梢中似有万千风情流转:“阿紫,你这样只会让我变得更贪心,何来知足?”

苏紫染咂了一下小嘴:“哦?为何?”

“因为有了你第一次为我倒茶,就会想要你第一次为我倒酒,第一次与我对饮……还有许许多多的第一次,我都想要你陪我一同经历,这可如何是好?”

她只当他是玩笑之言,不由哈哈大笑:“雪炎,做人可不能这么贪心!否则到头来就什么也得不到了。”

四周暗沉,没有光亮的天际显得孤寂又令人忧伤。

“阿紫,你要嫁人了吗?”他笑得温柔而寥落,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逆光的眸色让人难辨喜怒,就像是一团抹不开的墨迹那般深邃黝黑。

“是啊。”她低着头,没有注意到他突然变化的语气。

他三两步走到她面前站定,因为她是坐在石凳上的,此刻突然临近的身躯让她不自觉地仰望,这样一来,竟让她无端地生出了一种压迫感。

“不要嫁给他,让我带你走,好不好?”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个男人,能不能不要一次比一次惊世骇俗?

他们统共才见过三次啊!

第一次他就要送她定情信物,第二次他就口口声声说着暧昧挑逗的话语,现在第三次,他竟是直接要带她私奔了?

“你再这么开玩笑,我可要生气了。”虽然对着他,她似乎总也生不起气来。

“阿紫,我知道这场婚约并非你自愿,而是皇帝强硬赐婚。既然我喜欢你,为何我不能带你走?”

苏紫染眯了眯眼,这两天她是走了什么烂桃花了,一会儿是被赐婚,一会儿又是两个男人相继说喜欢自己?她突然站起身来,直直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不是我自愿的?”

没有问他为什么喜欢她,而是问他为何知道她不是自愿的?

难道她是自愿吗?

她根本不认识睿王,又为何会自愿嫁给他?

雪炎伸出手,几乎要碰到她的脸,而她竟也不闪不躲,水眸清亮如昔,甚至没有丝毫的动容,就连唇畔的笑容也不曾减去半分。

他轻叹了一口气,把手缩了回去,却突然俯下身,这回可算是把苏紫染吓了一跳,双眼愕然地睁大,身子也不受控制地往后仰了一下。

“哈哈哈……”他顿感好笑,连忙伸手拉了她一把,“我的阿紫,你还真是可爱。不是很无所谓吗,怎么又突然害怕了?”

被捏一下和被亲一下,这能一样么!

苏紫染嘴角抽搐着瞪了他一眼:“如果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要我跟你走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你失败了!”

晶亮的凤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落寞与受伤,转瞬即逝,雪炎垂下眼帘,唇角依旧高高地扬着:“还有一件事——我查到了玲珑珠的去向。”

苏紫染的双眼蓦地一亮:“真的?消息可信吗?”她的笑容也将他感染,心底一片柔软:“若是不可信,我怎么会特地跑来告诉你?”

她吁了一口气,嫌弃地白了他一眼:“我就知道你刚才是寻我开心的!”

“若是你很失望的话,其实我也不介意……”

“……”

雪炎知道她急,遂也不再和她开玩笑,正色道:“玲珑珠,其实是天阙皇室的圣物。”

苏紫染“啊”了一声,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答案。

“所以,玲珑珠在皇宫里?”

这怎么可能!

玲珑珠若是皇室圣物,为何她之前查了那么久也从未查出过什么?

看出她的疑问,雪炎解释道:“皇室之所以没有将玲珑珠像别的圣物那般昭告天下,是因为它的来历并不光彩。先皇听说边塞一个小部落拥有天下至宝玲珑珠,不惜发动战争将其抢来,最后为了隐瞒此事,更是将那个部落所有的人都杀光,所以这件事大抵只有天阙皇室的人才知道。”

“那你是怎么知道的?”

当她满是怀疑的眼神落在他身上,他无奈苦笑,“阿紫,我还会骗你不成?”

“不是……我只是……”

“我知道的。”他给了她一个宽慰的眼神,一如既往地包容着她,“阿紫,既然你不愿跟我走,我也不强求。日后……”他顿了顿,神色有几分古怪,给人一种即将乘风而去的若离感,可还没等她开口问他日后到底怎么样,他就突然摇了摇头,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算了,不说这个。”

“雪炎,你住哪儿?”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个,只是好像很怕他离开一样。

“四海为家。”

“那你在京城住哪儿?”

“客栈。”

“……”

他们聊了很久,他甚至等她用了晚膳,陪着她直到星辰漫漫。

可是最终苏紫染发现她还是没能问出自己想问的。

就好比一个人要离开你,无论你怎么努力也抓不到他一样。

其实,若是雪炎真的要离开,她大约还是会很舍不得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