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3章 二姐姐要成亲了

第五十三章 二姐姐要成亲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得飞快,一转眼就到了七月初十,据钦天监说这是个极好的日子,适宜嫁娶。

原本这一天是太子君洛羽迎娶相府三小姐苏琉月的日子,却不想太子突然上奏景帝要求延后婚期,生生把苏琉月气得当场昏厥。而景帝为了不失信天下,特意让睿王在这一天迎娶相府嫡女苏紫染。

鲜艳的红绸彩灯挂满了整个相府,处处洋溢着奢华与喜庆,看得出来,苏陵川此次是花了心思的。虽说目前看来,睿王并不受景帝宠爱,甚至可以说是几个皇子中最遭忽视的,可奇就奇在这一点,今日的迎亲,景帝竟然派了身边的大太监宋廉前来。

众人不由暗暗心惊,虽说古来并不是没有皇帝派身边内侍去为儿子迎亲的,可通常这样的情况就算不是发生在太子身上,那也得是皇帝最受宠的儿子啊!可这一次却偏偏是睿王——众人最不看好的一位皇子。

难道是太子要求延后婚期一事触怒了景帝,此消彼长,所以睿王的地位就随之上升了?

果然帝王心,最是难测。

苏紫染坐在妆台前,瘦弱窈窕的身姿映在铜镜之中,此刻还只穿了一件白色中衣,夕暄在她头上不停地拨弄着,梳着与以往不同的发髻,而蓝烟手捧凤冠霞帔,缓缓走到她身后。

看着铜镜中的自己,苏紫染微微有些失神。

真没想到,她已经在这个时代已经生活了十几年。

更没有想到,她活了两世,最终会嫁给一个古人。

“小姐,该穿喜服了。”

“恩。”她点了点头,张开双臂,任她们摆弄。

嫁衣总共有三层,最里层的抹胸是偏暗的红色,衬得那白皙的身躯更加莹亮。完美的脖颈弧度下,是瘦削的肩胛,她的骨架本来就小,加上身材瘦弱较小,两侧的蝴蝶锁骨便更加突出,魅惑撩人。

中间那层的颜色要比抹胸亮丽得多,加上鎏金束腰将那不盈一握的腰肢紧紧包裹,玲珑有致的身形便全都凸显出现,弱柳扶风,曼妙生姿。最外面那层嫁衣的衣襟顺势蜿蜒,宽大的袖袍与腰身丝毫不显累赘,庄严的正红色上绣着两尾对称的凤凰图案,华美而雍容。

蓝烟抬手将她嫁衣里边儿压住的长发缓缓撩出,乌黑亮丽的发丝光泽阵阵,如墨如瀑。

苏紫染再度在妆台前坐下,任由夕暄为她勾勒黛眉,描画眼影,盖上一层白里透红的胭脂。原本清秀却平凡的小脸竟在这样的妆容下显出了几分魅惑撩人的姿态,尤其是那一双仿佛会说话的水眸,敛着滟滟的姿彩,璀璨如漫天星辰同时闪烁。

“小姐……”蓝烟唤了她一声,却久久地没有下文。

从镜中望去,她的唇角微微抿起,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夕暄是个直性子,见她如此,不由回头看了她一眼:“蓝烟,你不会是因为小姐要嫁人所以舍不得了吧?”

旋即又意识到自己猜得不对,蓝烟和自己一样,都是陪嫁丫鬟,哪里来得舍不得一说?要说这相府,还真没事么让她们留恋的东西呢!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小姐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苏紫染看了蓝烟一眼,心中了然,便回头拍了拍夕暄的手:“蓝烟只是有些感慨罢了,你这么叽叽喳喳的,倒是要叫她不好意思了。”

夕暄不解地嘟囔:“小姐要嫁人是好事儿,有什么好感慨的?”

蓝烟回神,嗔恼地戳了戳她的脑袋:“你这丫头怎么说得好像小姐嫁不出去了一样!”

夕暄从没见过她这般模样,在她的记忆力,蓝烟从来都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虽然她们关系很好,却也从未有过这般亲昵嬉闹的举动,心中不由有些惊讶。

难道小姐一嫁人,连蓝烟的春天也到了?

苏紫染拍了拍裙裾站起身来,却没让两个丫头给她盖上喜帕:“一会儿出去的时候再说吧,现在还在自个儿院里,且让我吹吹风。”

“小姐,这不太好吧?”夕暄咋咋呼呼地摇头。

“有什么不好的?”苏紫染直接从她手中抢过了喜帕,眼底都染进了笑意,“若是你实在觉得此举不妥,待你成亲之时别这么干不就好了?”

“什么呀!”夕暄委屈地直撇嘴,小姐还真是什么时候不忘了欺负她!

苏紫染打开门,嘴角的笑意还未褪去,有些意想不到地在院中看到了礼哲和赵姨娘,两人一大一小站在院中,颇有种尴尬的喜感。

身后两个丫头皆是一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茫然地把视线投注在赵姨娘身上。

还是礼哲最先喊了一声“二姐姐”打破了这份沉默,苏紫染笑眯了眼,快步朝他走过去:“礼哲怎么来了?”

“二姐姐要成亲了,礼哲想送送二姐姐。”孩童纯真的脸颊上带一股稚气的笑意,可是很快,他的嘴角就扁了下去,“可娘亲说,礼哲不能去前院儿观礼,所以就带礼哲来了这里。”

苏紫染看了一眼赵姨娘,对方回以尴尬的一笑,她眼波微微一转:“没事的,今日是二姐姐成亲,而礼哲是二姐姐最喜欢的弟弟,自然可以去观礼。”

赵姨娘一惊,连连摆手:“二小姐,这可万万使不得啊!”哪怕是儿子,却是妾室所出,哪儿有在大庭广众之下露脸的道理?

“没事的,我带着礼哲走。赵姨娘若是不放心,也可一同跟去。”

“二小姐……”赵姨娘愕然,喃喃地哽咽住。

这下可把礼哲高兴坏了,一个劲儿地咯咯笑:“二姐姐今日真是漂亮,以后礼哲也要娶一个像二姐姐这般漂亮的媳妇儿。”

苏紫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小小年纪不学好,怎么尽想着娶媳妇的事儿了?”

礼哲却一脸理所当然地应道:“师傅说了,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先齐家方可治国平天下!”

“恩,有理,有理……不过师傅说的可是先修身,你怎么就直接跳到了第二步?”

“二姐姐,礼哲现在可不就在修身吗?”

“哦?如此甚好……那礼哲可千万记得,要把自己修成一个有担当的好男儿,千万别跟咱们的爹爹学了去。”

“爹爹让娘亲伤心了,礼哲一定不会跟他学的!”

赵姨娘跟在这一大一小身后亦步亦趋地走着,眼中竟有泪花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