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7章 王妃如此为本王着想

第五十七章 王妃如此为本王着想

到底是玩禁忌还是冒着欺君之罪的危险选择后者?

答案似乎很明了。

苏紫染正思索着如何开口,徐徐抬眼,却蓦地撞入一双漆黑如墨的凤眸之中。

“王妃考虑得如何了?”男人含笑的声音中带着一丝沙哑。

她垂着眼帘,抿唇不答。

若是她直言选择前者,恐怕会让人感到奇怪,毕竟莲妃和景帝特意为她谋了吃胭脂这么简单的“好差事”——不过就是当众让自己的相公亲吻罢了,总比玩儿那禁忌暧昧的游戏好吧?

“其实吃胭脂这个游戏妾身也听说过……”她眼波流转,视线从身旁的男人身上缓缓掠过众人,“只是各位大人有所不知,女子的胭脂成分多样,其中不乏一些含有轻微毒素的药草。虽说服食那么一点并不碍事,可身为王爷的妻子,自当事事以王爷为重,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点危险,也不能听之任之。”

这个理由足够冠冕堂皇了吧?

反正她没有说谎,就算有人去找太医验证她也不怕,就连现代那些化妆品的成分都还不见得多干净呢,何况是这古人的胭脂?

众人皆是一怔,似乎没想到她会有此一说,而那提出游戏的人更是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额上连连冒着冷汗。

谋害皇子?

这可是满门抄斩的罪名呀!

就连景帝的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只是君洛寒却蓦地轻笑一声,四两拨千斤地将众人的思绪带过。

“王妃如此为本王着想,真是令本王甚感欣慰。”他唇角半勾,扬着一抹无比璀璨的笑意,琉璃般的凤眸中光华熠熠,只闻他意味深长地问道:“所以,王妃是打算选择前者吗?”

什么就选择前者了?

苏紫染一噎,她有这么说吗?

这厮莫不是故意整她吧?

明明这些人就已经失了继续闹洞房的乐趣,虽说就这么散了难免有些冷场,甚至还会令某些人心中不快,可如何也好过那劳什子的“冰火极致”吧!

新郎都发话了,几个会活络气氛的立刻接下话茬儿:“王爷说的是,王妃为了王爷的安危,不惜英勇献身啊!”

“王妃真不愧女中豪杰啊……”

“管家,还不快快不命人去取冰块儿来……”

这叫什么话啊!

女中豪杰,英勇献身?

苏紫染真不知道自己是该哭还是该笑了,狠狠地瞪了君洛寒一眼,他却像是有感应的一样,立刻就往她这边看了过来,让她纠结扭曲的表情瞬间僵硬。

男人微微一怔,旋即,那双晶亮的凤眸中便有光华流转,似乎是被她愉悦到了,原本已淡下的笑容似乎又深了几分,灿若夏花。

很快,管家就取了冰块回来,还周到地准备了一个铜盆,一块锦巾。

至此,苏紫染不得不咂舌惊叹,睿王府的管家可真是尽心尽责,办事效率高得出奇啊!

君洛寒轻笑一声,大掌一捞,依言取了冰块,只是走到她身旁的时候却没有立刻含住冰块,头微微一歪,凑到她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道:“没想到,王妃竟如此迫不及待……”

迫不及待你妹啊!

苏紫染心里顿时有千万头草泥马飞奔而过,狠狠吸了口气,才强忍着没一巴掌拍过去。

众人只当这是他们夫妻间的暧昧与情调,表情丰富的脸上不由自主地染上了几许暧昧,一个个笑意纷纷,窃窃私语。

“紫染,本王在这里,别紧张。”这一回,他的声音虽然仍旧不大,却足够在场所有人听见。

安抚人心的话,配上他氤氲着波光的凤眸,竟有几分迷离的醉意。

不由自主地想起老太君五七当日,他也是这般恍若神祗地站在那里,跟她说,只要本王相信你就够了。眼前景物变换,他的容颜一如往昔,只是她却分明知道,不管是哪一次,他拥有着罂粟一般的诱惑,却没有半点的真心。

他,君洛寒,只是在众人面前演了一场与她恩爱的戏码。

巴掌大的冰块被他握在手中,冒着丝丝的寒气,当他送至嘴边,菲薄的唇瓣含住那冰块时,她羽睫一颤,心跳仿佛漏了一拍。

寒意逼近,温热的气息扑洒,果然是冰火极致。

他抬手去撩她垂在两肩的发丝,动作温柔得仿佛在对待一件易碎的心爱珍宝,让她险些就迷失在这份柔情中不可自拔。

最外层的嫁衣褪至肩胛,露出雪白的脖颈与优美的蝴蝶锁骨,黑曜石般晶亮的凤眸绞在她的身上,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那份带着酒香的气息仿佛又热了几分。

人群中暗暗响起一阵倒吸冷气的声音。

是惊叹,是艳羡,是嫉妒……

下一秒,肩上一暖,竟是被褪下的嫁衣再次完好地穿了回去。

她不禁诧异抬眸,薄唇轻启:“王爷?”

“本王的王妃,可不能让别人看了去。”他微蹙的双眉间闪过一丝任性的孩子气。

苏紫染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说实话,她实在是有些摸不透他了,明明已经做到这一步,却又为何突然改变主意?

不就是露个锁骨么,别说对她这现代人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哪怕是在民风开放的天阙也是件很平凡的事儿,可这男人却偏偏要打岔。

真的如他所说是吃醋吗?

鬼才信他呢!

恐怕是不愿和她在众人面前秀恩爱吧?

可这也说不过去啊——秀恩爱不是这男人最喜欢干的事儿吗?

“睿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景帝睇了他一眼,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悦,“既然你的王妃已经做出了选择,你怎么能不按照游戏规则来?”

众人都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出儿,好好地闹洞房怎么也能闹成这样?

君洛寒攥着冰块,转身抱拳一拜:“父皇恕罪。”

莲妃抿了抿唇,也不想在这大喜的日子里触怒帝王:“皇上,皇儿他也是爱妻心切,还望皇上能够体谅他的一片真情。”

“是啊,王爷只是爱妻心切……”

“还望皇上恕罪……”

“皇上开恩啊……”

底下附和声迭起。

景帝却始终沉着眉目,一言不发。

短短的时间,君洛寒手中的冰块已全部融化,化作水珠滴落在地面上。

“父皇,儿臣也不想扰了众位大人的兴致,不若还是玩儿那吃胭脂吧。反正王妃也说了,只是小小的毒素,并不会对人造成什么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