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8章 还是我来帮王爷吧……

第58章 还是我来帮王爷吧……

苏紫染蓦地一震。

这该死的男人,她好不容易才说服众人不去玩那吃胭脂的游戏,他为什么偏偏要跟她作对呢!

就那么想吃胭脂?

“不行!”她想也不想就拒绝,嘴角恨恨地一撇。

眼波一转,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她蓦地大惊。

他该不是看出什么来了吧?所以才以吃胭脂来试探?

可她的人皮面具那么精致,更何况他们之间的接触也不是很多,他难道是神不成,否则怎么可能看出点什么来?

回过神来,发现众人看她的眼色都带着几分古怪,这才惊觉自己方才的语气有些过了,不由扯开嘴角笑道:“还是王爷身体为重。”顿了顿,她眸色一亮,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其实王爷方才所说的困扰并不存在,只要诸位同意将新郎新娘的位置对调一下即可

。”

众人想了想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原本冰火极致是新郎用嘴将冰块放到新娘的锁骨上,如今两人对调,她竟是打算自己含着冰块放到睿王的……

君洛寒面色一僵,幽幽的视线在她身上盘旋不去,触及她垂着眼帘却掩不住幸灾乐祸的笑意时,眸色微微一闪,三分深邃、七分无奈。

莲妃难忍笑意,看向景帝的目光带着祈求与期待:“皇上,难为两个孩子这般为对方着想,皇上就当是怜悯他们一番真情可好?”

“也罢,就依睿王妃所言吧!”

众人这才吁了一口气。

盆里的冰块已经有些化开,管家不得不再次动身去取了几块来,气氛刚开始还有些冷凝,只是当管家回来的时候,又渐渐热络起来。

苏紫染看着铜盆中巴掌大的冰块,顿时有种作茧自缚的感觉,不得已拿起一块,冻得她差点儿又扔了回去。

也不知道那男人是怎么握了那么久的!

踩着细碎的步子缓缓挪到男人面前,她不自觉地咽了口口水,视死如归的模样让人觉得她似乎下一秒就要英勇就义了。

男人挑了挑眉,潋滟的凤眸中染上了一丝戏谑的兴味。

她的手中握着那么大的冰块儿根本没法动作,却又实在不想回去放了冰块再折回来,只好寄希望于他能自觉地将喜服脱了。

可是男人就这么看着她,四目相对,她略含祈求,他无动于衷,甚至有些看好戏的心态。

苏紫染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心里暗暗“靠”了一声,她就不信她不行!

遂把冰块从右手换到左手,又生生地冷了一回,突然好想知道这男人习得究竟是什么武功,竟然有这么强大的御寒能力,若是教教她,是不是也能去了她身上的几分寒症?

她握了握拳,冻僵的右手逐渐恢复灵巧,这才伸手去为男人宽衣解带。可试了几次都不得其法,不由有些挫败。这辈子她都没觉得自己这么笨过,从小习武,虽然苦了些,可好歹算是学得有模有样,琴棋书画更是无一不精,只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男人的喜服这么难脱?

“王爷……”她神色尴尬地抬起头。

娇媚楚楚的神态令人心生恍惚,男人眸色一闪,低低地笑开,只是再没直视过她的眼睛。

“笨。”酒香中夹杂着龙涎香缓缓钻入鼻息。

他出口毫不留情,只是含着笑意的声音却让人生不起气来。

人群中顿时爆出一阵哄笑

“王妃日后可要好好学着点儿……”不知是哪个不要脸的混蛋说了这么一句。

亲眼看着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在喜服上动作,苏紫染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这里三层外三层的暗扣看起来比女人的衣服还要复杂千百倍,她顿时放弃了学习的念头,反正她也不会成第二次亲了,学这玩意儿做什么?

男人直接脱了大红的喜服与内衬,露出白色的中衣,正要继续动手,却被一双冰冷的小手制止,不由诧异地看着她:“王妃这是何意?”

其实她只是怕这男人将中衣也脱了,想说这件只要褪到肩胛即可,所以才制止了他。

可不知为何,话一出口,就完全变了味儿。

“还是我来帮王爷吧……”

男人身子一顿,似乎不意她会说出这话,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手下的动作自然也停了下来。

苏紫染左手用力地握了握,试图让那冰块的温度透过手心往身上传,消去颊上的热意。抬起右手,褪下男人左半边的衣衫,露出骨骼分明的古铜色肌肤,颊上的温度好像又高了些。

看了一眼那块巴掌大的冰块,她深吸一口气,寻了个可以让她咬住的尖角,只是寒凉的温度从唇瓣与齿根传到身上,她还是不禁打了个寒颤,连忙看准男人优雅的锁骨扑了上去,迅猛的动作让他有了片刻的失神。

如此温度触及身体,男人竟像是没有知觉的一样,身子不曾有半分僵硬。

苏紫染暗叫佩服,心底深处要跟他学武的念头便更深了一些。

只是游戏真的开始了她才知道这冰火极致究竟难在哪里,丫的锁骨这么小块地儿,你巴掌大的冰块怎么可能放得住啊!

无法,她只好就着冰块抵在男人的胸前,身高的差距让她不得不微微踮着脚尖,开始的时候还没什么感觉,可时间一长,还真不是一点点的酸麻。

与此同时,唇瓣也被冻得瑟瑟发抖,这可不比手掌,冷了也可以无视,嘴唇这么脆弱的地方,她就是想无视也不成啊!

因为她是背对着众人,所以没人看到她此刻已经发紫的唇瓣,除了她面前的男人。

“很冷?”

君洛寒几不可见地蹙了蹙眉,在众人一片叫好声中揽上了她的纤腰。

或许别人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也可能会有人以为他是为了让她不必那么辛苦地踮着脚才会托着她的身子,可承受着腰间源源不断热意的苏紫染却是狠狠一怔,就连心间仿佛也被灌注了温暖的泉涌。

这一刻,在他溢着一缕忧色的氤氲凤眸中,她甚至有些分不清,他究竟是在做戏,还是真的在帮她。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