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59章 王爷看不出的事多了

第59章 王爷看不出的事多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冰块只要接触到了他就化得尤其快,但转念一想也觉了然,毕竟这人习的武功就是这样。

于是乎,在她只有嘴唇有些冷、身上都保持着温暖的情况下,男人锁骨大的地儿终于足以容纳那块融得七七八八的冰块了。

“哎,这可不行,王妃你不能作弊啊……”

苏紫染刚刚退离了男人一步,就被人念叨起来。可破天荒的,她的心情并不坏,竟还有闲情逸致与他们开起玩笑来:“哪里作弊了?”

“这冰块怎么可能化得这么快啊……”

“就是啊,盆里那块儿只化了一点点呢……”

她故作讶然地眨了眨眼,回头指了指身后的男人,煞有介事地道:“或许是我们家王爷热情似火,连冰块都被他融化了!”

咳……

众人登时嘴角抽搐,莲妃抬袖掩唇,景帝哈哈大笑。

苏紫染再度走到铜盆前取了一块冰,可能与心情有关,这回她的步履迈得也很是轻巧

要不怎么说人不能乱嘚瑟呢,在距离男人几步之遥的地方,也不知道地上什么时候变得那么滑,她脚下一踉,身子顿时向前倒去。原本凭着她的武功是可以控制身形的,只是这幅度已经太大了些,若是刻意旋身,必然要被众人发现她会武功的事,只好由着身子惯性地往前扑。

其实她没指望君洛寒会扶她,真的。毕竟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不是特别近,就算他没有扶到,也属正常。

所以当一股冷幽的龙涎香钻入鼻息,当她的鼻尖撞得有些酸痛的时候,她有些诧异,也有些尴尬。

男人垂着头,她仰着头,四目相对,彼此黝黑的眸子绞在一起。

忽闻他一声轻笑,用足以让所有人听到的声音调笑揶揄:“王妃怎的如此迫不及待?”

顿时哄堂大笑。

苏紫染却狠狠地瞪着他,该死的臭男人,偷偷说说也就罢了,竟敢当着这么多人面重复一遍!

反正她此刻背对着众人,也没人能看到她足以杀死人的眼神。

但是很快,她就硬挤出了一抹璀璨的笑容,本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心态,她决定先把这该死的冰火极致玩儿完再说!

可不知是谁突然发出了一声惊呼:“冰块掉了……”

冰块掉了……

冰块掉了……

看了看他左肩空空如也的锁骨处,苏紫染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

她强行按捺着自己内心狂躁不安的分子,小心翼翼、如法炮制,终于把刚刚做的事情又再重复了两遍。

直到男人左右两边的锁骨上各自安放着冰块,她已经累得几乎虚脱。

一盏茶的功夫过去,众人的笑声还未消散,一袭明黄龙袍的景帝缓缓从软椅上站起身来,含笑的眸光掠过房中众人,最后停驻在颇有几分狼狈的君洛寒和苏紫染身上

“好了,时辰不早了,也该让睿王入洞房了。你们闹够了就散了吧。”

帝王都发话了,就算众人还在兴头上,也只好跟随着帝王的脚步退了出去。

君洛寒面向门口,抱拳躬身:“儿臣恭送父皇母妃。”

苏紫染也随着他的动作作了一揖:“臣媳恭送父皇母妃。”

待到众人退散,房中就剩下喜婆与几个服侍的丫鬟,蓝烟和夕暄都在门外守着。

“王爷,合卺酒是要……”

喜婆堆砌着满脸的笑意,只是话还没问完,男人就背过身朝她摆了摆手,语气清冷:“你们都退下吧。”

似乎是没想到他会这样,喜婆顿了一下,才道:“是。”

房中的丫鬟也随之整整齐齐地退了出去,只是行至门口,又有人问:“王爷,房里的冰块和水渍需要奴婢打扫一下吗?”

“不必,退下吧。”

脚步声细碎,“吱呀”一声,房间的门被人轻轻带上。

屋子里一时间只剩下苏紫染和他两人,没有人说话,气氛清寂而压抑,也不知是不是融了冰块的关系,原本湿热的空气中竟泛着一丝幽冷。

苏紫染抬眸,却见男人垂着眼帘,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王爷?”她试着唤了一声。

身前人影一闪,不一会儿又回到她的面前,只是回来的时候,他的手中还多了两个酒盏,递了一个给她。

也不知是怀着何种心情接了过来,指尖碰触的瞬间,属于他的温度将她烫得一颤,只好不动声色地撇开视线掩饰过去。

举杯正要饮下,男人拿着酒盏的手却蓦地从她臂弯间的空隙钻了进来,微微黯哑的嗓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合卺酒可不是这么喝的

。”

苏紫染一怔,还未及反应,臂弯间一股力道带动,男人已经仰头将酒喝下,黑眸再次紧紧凝视着她。

她却还愣在原地。

“喝。”

他沉声简略道,只是这一回,她清楚地从他微蹙的眉宇间看出了一丝不耐。

有些尴尬地抿了抿唇,苏紫染举杯,一饮而尽,旋即就抽回了自己的手。

“看不出来,王妃的酒量还不错。”似乎是调侃的话,偏偏在他说来,总给她一种不阴不阳的怪异腔调。

也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何种心态,她扬起下巴,嘴硬地回了一句:“王爷看不出的事多了。”

男人似笑非笑地弯了弯唇,没有接话,快步走到床边,掀开被褥就躺了下去。

苏紫染攥了攥手心,回过头去看他,可他却安然不动地躺在**,甚至连中衣都不曾脱。

这厮该不是为了报复她刚才瞪他那一眼吧?

她愤愤走到床边,才发现他狭长的凤眸已经阖起,只留下长而黑的睫毛随着摇曳的烛火微微颤动。

这么快睡着了?

正恍惚间,他羽睫一扇,眼皮蓦地掀开,灼亮的黑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

装睡!

苏紫染的脑中顿时就冒出了这两个字,咬了咬牙,还没来得及多想,男人却忽的长臂一捞,将她抱了个满怀。

她下意识地抬手反抗,却被他惊人的力气擒住,根本不容她有半分动作。

下一秒,两人便双双倒在了**。

他在上,她在上。

他凤眸熠熠,她满目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