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0章 本王的命令,你也敢不从?

第60章 本王的命令,你也敢不从?

四目相对,彼此的呼吸纠葛在一起,一股暧昧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徘徊流转。

扑通扑通的,苏紫染仿佛听到了自己心跳的声音,看着男人的眼睛,她尴尬局促,却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

一声轻笑,将她胡乱飞舞的思绪拉回。

灼热的气息、夹杂着一丝酒香,尽数扑洒在她的脸上,竟熏得她也有了几分醉意。

“王妃,天色已晚,该安歇了。”男人上挑的凤眸微微一眯,薄唇敛着优雅的弧度,说话的声音低沉黯哑,带着数不尽的魅惑撩人。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掌风挥过,金钩扬起,红罗帐缓缓垂落。

四周皆是红彤彤的一片。

她一怔,颊上遍布的热意再也退散不去,心脏像是要跳出喉口,紧张地连呼吸也忘了。

只是男人的视线却忽然移开,掠过半透明的红帐,氤氲不再,清明一片,不知在看些什么。

窗外似有夜风拂过,响起树叶沙沙的声音。

只是片刻,风止,树静。

身上的重量陡然一轻,苏紫染抬眸望去,红帐已被再度挂起,男人颀长的身影背对着她笔直站立,周身萦绕的气息清冷而凉薄。

她立刻撑着床榻站了起来。

“王妃,睡吧。”

声音平静得不起一丝波澜,与刚才想比,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苏紫染心头一颤,抬眸看着他的背影,三分惊愕,六分了然,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许是松了口气,又似乎有些难以名状的气闷。

只是男人已经拾步离开,步履沉缓,不带一丝犹豫。

到了这一刻,她终于有些明白男人方才那一眼究竟是什么意思,门外有人监视,是吗?

所以他才会做出那些奇怪暧昧的举动,是吗?

门轻轻地被人打开,又轻轻地阖上,男人自始至终没有再看过她一眼。

苏紫染弯了弯唇,笑得意味不明。

烛火摇曳,忽明忽暗,大红的喜服还躺在那一栏画着竹叶的屏风之上,只是新房之中只有新娘,不见新郎。

她缓缓走到妆台旁,摘了头上繁重的凤冠,翻腾半响,终于从匣子里找出一把剪刀,烛火摇曳,锋利的刀尖闪着森森的寒芒

。她毫不犹豫地往掌心一划,再度转身朝着床榻走去,径直将左手伸到床榻中央的一块白色布帛之上,手掌微微松开,红色的鲜血滴落。

落红!

既然刚才有人监视,明日又怎么会没有人来取这东西?

那个心思缜密的男人,却没有想到这一点。

她攥紧拳头将手收回,略带嘲讽地勾了勾唇,真是奇怪,伤口奇迹般的没有一丝疼痛。

“吱呀”一声,房门再度被人打开。

苏紫染一怔。

回头看去,竟是去而复返的男人。

怎么又回来了?

眼波流转,略一思衬,便已了然。

回来拿衣服的吧?毕竟他身上只穿了一件中衣不是吗?

虽说这是他的王府,虽说夏日的夜晚并没有多寒凉,只是就这么出去被人撞见了影响不好。好歹是堂堂一个王爷,哪儿能衣衫不整地到处乱跑?

只是她想错了,男人稳健的步伐并非迈向那扇屏风,而是朝着她这方向走了过来,直直地停在她面前,深邃的目光扫过**那块染红的帕子,眼神微微一闪,又垂眸看了看她的手,眉心凝起。

苏紫染垂着脑袋,一时惊讶,连剪刀也忘了藏,抿着唇的样子显得有几分局促。虽然没有看他,却依旧能感觉到两道灼热的视线在她头顶上方盘旋不去。

这男人一定觉得她很奇怪吧?

哪儿有女人干这种事儿的!

可她也不想啊,谁让他戏只演一半的!

正怔忪间,男人忽的轻笑一声:“王妃的智慧果然非常人所能及。”

不咸不淡的一句话顿时激起了苏紫染心中的怒意,冷嘲着抬眸,语气不善:“那还不都是拜王爷所赐!”

既然都知道有人监视了,前半场装着恩爱,后半场却突然走人,留下这么块干净的帕子,难道是要全天下以为她苏紫染婚前失贞不成?

她才刚治了个苏琉年,还不想这么快名誉扫地!

男人淡淡地别开视线,顿了半响,却又重新看向她,漆黑如墨的凤眸中含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你怪本王?”

苏紫染冷笑一声,倔强地咬着下唇:“王爷是主、是夫,妾身是臣、是妻,无论王爷做什么,妾身都不敢有半句怨言,又何来怪王爷一说?”

手背蓦地一热,她诧异低头,却见男人捧起她的右手,慢条斯理地抽出那把剪刀,走到桌旁去放下

。以为就这么结束了,没想到黑色软靴再次映入眼帘,他又捧起她的左手,将她紧握的手指掰开,力道不大,却含着一丝不容置喙的意味。

动了动手想要抽回,男人却不给她这个机会:“本王是主、是夫,本王的命令,你也敢不从?”

苏紫染被他一噎,顿时不知该如何反驳,只好由着他动作。原本伤口是不痛的,可不知是不是男人的视线太过灼热,竟把她这小小的伤口烫得痛了起来。

幸好他只是看了一眼就把她的手放下。

她吁了口气,却不想他走到装着冰块的铜盆前,将一旁的锦巾蘸湿、拧干,又回到她身边。

“以后少做这种事。”他一边替她擦拭着手心的伤口,一边声音沉缓地说道。

动作轻柔,呵护备至。

苏紫染拧了拧眉,也不知道是因这伤口痛的还是被话激怒的。

什么叫“以后少做”?

当她想做这种事不成?

更何况,她哪里来的第二次机会做这种破事儿!

“嘶拉”一声,男人从中衣的袖上扯下一块布帛,在她微微错愕的目光中,捧着她的手替她包扎起来,黝黑的凤眸一瞬不瞬地凝着她的伤口。

侧脸俊美如昔,她却已经失了观赏的闲情。

“多谢王爷。”

男人挑眉看了她一眼:“既然这般不情愿,又何必多此一举?”

她一怔,竟不知男人说的是哪桩。

割破自己的掌心留下落红一事,还是此刻跟他道谢?

说实话,她确实都挺心不甘情不愿的,可是没办法不是吗?前者是她为了自己的声誉不得不做,后者则是因为她如今寄人篱下,更何况还有求于他,无论是皇宫里的玲珑珠还是他那至阳的武功,都是她保命的法宝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她收回手,粲然一笑。

这回轮到男人怔愣了片刻,不意她的心境会变化得如此之快,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

“睡吧,明早还要进宫。”

这是他今晚第三次开口对她说睡了,苏紫染点了点头,语气淡然:“王爷放心地走吧。”

她累得不想再动,也不管男人还没离开,扯了**那块留有自己鲜血的布帛,随手甩落在地,倒头就睡

房中脚步声响起,渐行渐远,“吱呀”一声门开的声音,旋即又被关上。

她知道,是他走了。

夜色寂寥,月明星稀。

树林中,唯有几只闪着幽幽光芒的萤火虫飞舞盘旋,照亮了斑驳的疏斜树影,映出两张忽明忽暗的脸庞。

男人一身墨蓝色锦袍,长身玉立,唇角微扬,处处透着一股魅惑的妖孽般的气息。

女子不施粉黛,却清秀可人,水蓝色的罗裙随风摇曳。

“祭司大人深夜找属下前来,可是有什么重要的事?”

“以后,你就是自由之身了。”

女子身形一滞,扬起的眉梢中带着一丝怔然:“属下愚钝,不知祭司大人这话是什么意思?”

男人面无表情地负手而立:“从今往后,你可以不用再待在她的身边。”

“大人……”愕然的一声轻呼。

“即便确认她的身份又如何?”低沉的嗓音中偶有遗憾流露,男人微微一声轻笑,带着几不可察的落寞与苍凉,“圣女已经嫁人了。”

女子抿唇不语,良久,她幽幽问道:“那……祭司大人是要属下回铭幽族吗?”

“不。”他摇了摇头,神色温和而浅淡:“这么多年辛苦你了。我已经说过,往后你就是自由之身,想去哪里都可以。”

她倔强地看着他的眼睛,一瞬不瞬:“若是属下想回铭幽族呢?”

男人顿了顿,沉默片刻,才漠然地回她一句:“随你。”

女子身形一晃,嘴角僵硬地扯了扯:“属下自十岁那年起,就一直跟着小姐。就算现在恢复自由之身,也无处可去,所以属下想继续跟着小姐。若是将来哪天有了可以去的地方,属下自然会离开。”

男人“恩”了一声,不再言语。

眼前墨蓝色身影晃过,她情不自禁地伸手去抓,可当她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时,自嘲地弯了弯唇,露出一抹苦笑,失神地盯着那道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背影。

“大人……”她扬高了声调,嗓音有些尖锐,明明知道结果,却还是忍不住要问:“大人是要回铭幽族了吗?”

颀长的身影脚步未顿,墨发翻飞,他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留恋地离开。

原地,却是玉碎了一地的凄凉。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