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1章 以后要叫王妃

第61章 以后要叫王妃

打更的锣声响起。

睿王府的花园中,紫影恍惚掠过,在花园的拐角处微微一顿,而后大步流星地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霓裳院。

“夫人,别等了。王爷今日大婚,肯定是不会来了。”霓裳的贴身丫鬟小荷苦口婆心地劝道。

这话她今夜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虽然她知道,夫人肯定是听不进去的。

斑驳的树影下,一袭桃粉色烟裙的女子坐在石凳之上,闻得小荷此言,并无什么过激的反应,只是微微一笑。

“我知道王爷不会来了,只是我睡不着。”等了那么久,他都没有来,应该是不会来了吧。

自她入府以来,王爷几乎夜夜都留宿在她这霓裳院中,哪怕王爷不来,也一定是因为公务繁忙在书房中度过,而不是在别的女人那里。

可是今夜,他却真的不会来了。

从今往后,他有他明媒正娶的妻子,而她,不过是一个见不得光的妾,连侧妃都不是。

“谁说本王不会来?”戏谑揶揄的声音划破寂静夜空,惊起了树上偶栖的鸟儿。

霓裳浑身一震。

满脸不可置信地循声望去,暗色中,一袭紫袍的身影逐渐清晰,步履翩跹,带着独属于他的俊美与优雅,缓缓出现在她的面前。

“王……爷?”她的声音都在颤抖。

男人面如冠玉,俊美无俦,一身紫袍华丽飘逸。

两人久久相视无言。

最终,还是女子率先打破这沉寂的氛围:“王爷怎么来了?”

珠玉般的嗓音缓缓落下,却是带着一股哀婉的凄凉。

“不欢迎?”

霓裳咬了咬下唇,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身旁的小荷立刻兴奋呼道:“夫人怎么可能不欢迎王爷,自打白日起,夫人就一直坐在这院里。如今夜都深了,可无论奴婢怎么劝,夫人也不肯回房,一定要在这里等着王爷前来。”

“一直坐在这院里?”男人哼笑一声,唇角的弧度若有似无,“她倒是确定本王会来。”

不辨喜怒的一句话立刻让霓裳的脸色僵了僵,她扬手挥退小荷,有些委屈地看着男人:“王爷可是在怪霓裳?”

“怪你什么?”

“怪我自作主张,在王爷的新婚之夜强行要求王爷来我这里。”

她身为妾室,连喜堂也去不了,更遑论是他们的新房了。可禁不住心里的醋意与酸楚,她女扮男装,与闹洞房的人一起进了他们的新房,混在人群之中。看着他们如胶似漆的恩爱模样,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在临走前给了男人一个暗示,让他知道自己去了。

可是参加婚礼的宾客都已经走光,就连府中的下人都已歇下,却依旧不见男人前来。所以她以为他不会来了,毕竟今夜他新婚,留在王妃的房里才属正常。

却不想,他竟然还是来了!

不管他究竟有没有和那女人发生什么,他终究是来了不是吗?那就说明在他心里,自己还是最重要的!

唇角不可抑止地弯起。

“自作主张?”男人意味不明地扬了扬音调,漆黑的凤眸一片幽邃,“即便知道是自作主张,你却还是这么做了,不是吗?”

“王爷……”她笑容僵住,惊愕抬眸,薄唇微微颤抖,一抹凄凉自眸底深处渐渐晕开,“我只是,怕……”顿了顿,她垂下眼帘,苦笑一声:“毕竟爷对她,有些不同。刚才在新房里……”

男人一怔,眸色微有闪烁,旋即,他的嘴角染上星星点点的笑意,眉宇之间泛着化不开的柔情:“霓裳,本王的心,你难道还不懂?”

她薄唇一抿,像是忽然明白了什么,飞快地扑进了男人怀中,委屈地嗔怒道:“爷竟然骗我!害我还以为爷真的生气了……”

“本王何曾对霓裳生过气?”男人拍了拍她的肩,却在下一秒语气一转,声音沉沉,“不过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她只是本王奉旨娶的王妃,你不必和她争风吃醋。”

“霓裳知道了!”靠在他怀里,她笑得无比满足,“王爷,夜深了,该歇息了。”

男人由她拉着进了房间,宽衣解带,温情脉脉。

“呀!”她忽然惊呼一声,哭笑不得地看着他的手,“爷的袖子怎么破了?”

男人蹙了蹙眉,低头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竟是外袍褪下,露出方才被他撕过的中衣。

走得太急,只穿了袍子,没有换中衣。

“该不是被王妃弄破的吧?”她状似调侃,语气却带着酸楚。

“恩。”男人点了点头,唇畔含着笑意,虽然不是那个女人直接弄破的,却也算是为了那个女人弄破的。

只是他这一应,她却不信了:“爷开什么玩笑,这怎么可能……”

翌日一早。

苏紫染盯着**的红帐,久久失神,眼窝下隐着一抹淡淡的青紫。

明明很累、很困,可是昨夜辗转反侧,却就是睡不着。

许是因为换了个环境,而她又认床的关系吧。

是了,一定是这样。

天已大亮,外面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伴随着还有夕暄的叫唤:“小姐醒了吗,奴婢进来伺候小姐洗漱。”

“进来吧。”

这丫头,难得这么乖巧,大概是以为君洛寒还在房里吧?

不知道她看到新房之中就自己一人会是什么反应。

一众丫鬟袅袅婷婷地拱入,苏紫染这才从**翻身坐起,蓦地制止:“你们都出去吧,留夕暄一人即可。”

按照惯例,今日是要入宫请安的,也不知那个男人起了没有?

“小姐,王爷呢?”夕暄四下张望了一会儿,却不见男人的身影,未免有些疑惑。

“不在。”

“王爷起的这么早?”夕暄不明所以地嘀咕了一句,替她挑了件月白色的裙装穿上,“不是说大婚前三日可罢朝吗?王爷可真是勤勉……”

“昨夜就走了。”

夕暄“哦”了一声,突然又觉不对,“啊”的一声惊呼:“什么?什么叫昨夜就走了?小姐,王爷他……”

苏紫染扶了扶额,沉声打断:“闭嘴!”

夕暄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眼眶倏地就有些潮红:“小姐,原以为你嫁给王爷会得到幸福,却不想……”

饶是已经习惯她丰富多彩的情感,苏紫染还是不免失笑:“丫头,不就是个男人吗?值得你这样哭哭啼啼的?”

乍一听这话觉得有些奇怪,可又说不清是哪里奇怪,她便傻愣愣地点了点头:“小姐不难过吗?”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很难过吗?”为了引开她的注意力,苏紫染随便扯了个话题,“蓝烟呢?”

“不知道……”

“恩?”

“她昨夜是和奴婢一起睡下的,只是今早奴婢醒来的时候就不见了她。”夕暄扁了扁嘴,“说来也真是奇怪,奴婢原本还以为是小姐给了她什么任务。这么多年,她可从来没有擅自离开过小姐半步啊……”

苏紫染思索片刻,摆了摆手:“算了,说不准她是突然有什么事。”

夕暄捧着拧好的锦巾递了过去,只是苏紫染甫一伸手去接,她却愕然地瞪大了眼:“小姐,你的手怎么了?”

“没事,不小心划破了。”

夕暄却“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姐,你怎么这么命苦啊……在相府中就受尽欺负,如今好不容易熬到嫁人,本以为至少会比在相府过得好,没想到竟然……竟然还……王爷他实在太过分了,怎么能如此欺负小姐呢!”

这丫头该不是以为她被家暴了吧?

苏紫染嘴角一抽,还未来得及开口解释,门却忽然“吱呀”一声被人推开。

回头,看到微微拧着眉的男人,还有身旁嘴巴张得足以吞下一个鸡蛋的丫头,顿时觉得有些凌乱。

所以说,绝对不能在背后说人坏话……

袍角轻荡,月白色的锦袍缓缓靠近,她连忙站起身来,呵呵地干笑:“王爷……”背后的手匆匆摆了摆,示意那丫头赶紧滚蛋,可那笨丫头却只顾着跟男人大眼瞪小眼,竟然完全无视了她的暗示。

男人挑着眉梢,视线扫过主仆二人,最终落在夕暄的身上,扬了扬唇:“本王如何欺负你家小姐了?”

“王爷大人有大量,就别跟这笨丫头较真了。”苏紫染尴尬地打着圆场,暗里又推了夕暄一把,“还不快下去。”

夕暄原本像是傻了一样,闻得此言,忽然回神,正欲夺门而出,男人却忽的出声:“果然是个不懂规矩的丫头。”苏紫染一怔,以为他这是打算责罚夕暄的前奏,却不想他旋即又道:“你家小姐已经不是小姐了,以后要叫王妃。”

“奴婢遵命!”

眼前人影一闪,房里顿时就只剩两个人。

这回倒是跑得比谁都快!

苏紫染眼角尴尬地抽了抽,对男人适才那句意味不明的话也懒得多想:“请王爷稍候片刻,我马上就好。”

“无事,你慢慢来吧。”

夕暄走了,她就只能自己动手,说真的,她以前还真没觉得绾个发髻是这么难的事儿,或许是因为从前没有试过妇人髻的原因,她手生得频频失败。

良久,她的手都举酸了,一头墨发却依旧飘逸四散,柔顺地垂在肩头。

男人忽的轻嗤一声:“你倒真是不客气。”

什么意思?

苏紫染想了想,才反应过来他这是在嫌弃她的速度!

哪个刚才让她慢慢来的?这么会儿就不耐烦了?

挫败地翻了个白眼:“王爷身为男子,自然是不会懂这种活计有多复杂!”

“哦?是吗?”

身后脚步声响起,苏紫染没太在意,依旧在和那太过柔滑的发丝搏斗着,铜镜中却蓦地映出一道月白色剪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