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6章 本王陪你去太子府

第66章 本王陪你去太子府

男人却一脸无辜,薄唇微抿,凤眸灼灼:“王妃这又是什么意思?”

“王爷明明可以不来,为何非要来?”苏紫染气呼呼地瞪着他,一想到这男人方才在人前做的事,心里就更恼了,“现在可以走了,又为何不走?”

“王妃这是在赶本王?”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眼,勾着唇角朝她走了两步,眼波稍稍一掠,忽而粲然一笑,“本王都与你解释过了,怎么还生气呢?”

她微微一诧,这男人又搞什么名堂?

只是她还没有回过神来,男人嘴角的笑意就已敛去,带着一丝嘲弄:“若是本王不来,不是让有心之人看了你的笑话去?”

莫名其妙!

“这么说,我还要多谢王爷了?”

“谢倒是不必,只是本王有个问题要问你。TXT小说网 网 站 ”他似是丝毫不在意她话里的讽刺,眉梢淡淡地一拢,漆黑的墨瞳中满是深邃,“昨日你那般生气,是不是因为蓝烟的事?”

苏紫染一怔,旋即蹙了蹙眉:“王爷……”

“你只需回答本王是或不是。”

“……是。”

男人抿了抿唇,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如果本王告诉你,蓝烟之所以选择嫁给太子,是有原因的呢?”

“什么?”苏紫染愕然抬眸,眼底满是惊讶,她知道蓝烟突然跟变了个人似的一定是有原因的,可是这男人怎么会知道?“王爷……”

“本王今日一早去了案发现场。”

心里一个咯噔,什么叫“案发现场”?

蓝烟到底怎么了!

“城郊树林旁的一座破庙里,发现十一具尸体,面目全非,就连手脚也统统被人砍了。”

沉缓无波的声音落下,苏紫染身形一晃,脚下趔趄了好几步。

强行挤出一抹笑容:“王爷与我说这个做什么……”

男人的眉心微微一凝,凤眸漆黑,声音沉沉:“苏紫染,你知道本王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突然扬高的声音带着一丝尖锐,“王爷不是说今日一早去寻南海水琉璃了吗?怎么又变成去了城郊的破庙?”

“水琉璃一直在本王府中。”

苏紫染脚下一软,撑着身旁的石桌狠狠吸了口气:“王爷深不可测,究竟哪句话是真、哪句话是假,我从来都分不清楚!可就算王爷闲来无事,也请不要拿我的丫鬟开涮!”

“呵……”一声轻笑,带着明显的凉薄与嘲弄,“本王并没有打算兴师问罪,因为那些人,都是死有余辜。只是王妃真的不想知道,蓝烟为何会选择太子、而非你这个相处了十几年的主子吗?”

死有余辜?

昨日蓝烟苍白的脸色再度浮现在脑中,答案已隐隐在心底揭晓,可她不愿相信,若是那样……蓝烟不就……

“蓝烟会武功,她不会这么容易就被……”

“王妃还要自欺欺人吗?”

视线缓缓地落在她脸上,却蓦地撞进一双布满绝望的眸中,微红的眼眶,死死咬着下唇,这样的她,是他从未见过的脆弱与无助。

一直以为她很坚强,也一直知道蓝烟在她心里的重要性,却从未想过,重要至此!

这一刻,他竟生出一丝不忍,幽潭般的心湖中,仿佛有一颗不期然的石子坠入,泛起了阵阵涟漪。

“到底是谁,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蓝烟……”心口像是被一双无形的大掌狠狠揪了起来,痛得她呼吸困难,“蓝烟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半步,又怎么会突然去了那该死的城郊破庙?”

眼睫一颤,她死死盯着面前的男人,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王爷,你告诉我,太子其实救了蓝烟,没有让她出什么意外对不对?他救了蓝烟,所以蓝烟才会嫁给他……他是太子啊……他不可能娶一个……对不对……”

细碎的呢喃显得那么语无伦次。

蓦地一股冷幽龙涎香入鼻,温暖的怀抱将她裹了起来,可她却还是冷得发颤,因为心底的那丝寒意,怎么也挥不去。

“本王陪你去太子府。”

这厢苏紫染早忘了自己来相府是做什么的了,匆匆忙忙地就和苏陵川告别,改道去了太子府,一路上都显得有些魂不守舍。

君洛羽本来是不打算让他们见蓝烟的,这两人前日入宫面圣的时候还阴了他一道,害他被父皇痛骂一顿,可是君洛寒一句“蓝烟还没嫁”却让他不得不放行,让人带着苏紫染去找蓝烟。

“王妃,蓝烟姑娘正在沐浴,还请王妃稍候片刻。”

“好。”苏紫染点了点头,等在花园,眼底的绝望一寸一寸扩大。

昨日没有细想,可联系今日听到的看到的,蓝烟虽然平日衣着都很干净讲究,可从未有过白日里就总在洗浴的情况。

难道,她真的……

烟阁靠近太子的院落,恰好又无人居住,君洛羽便让蓝烟住了进去。这“烟阁”二字还是他特意为蓝烟改的名字,就是想要讨她的欢心。

屋里偶有阵阵水声传出,小丫鬟停在门口,敲了敲门:“蓝烟姑娘,睿王妃来看你了。”

房中的水声微微一顿。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

撑在浴桶两旁的双手颤抖着收回,蓝烟紧阖的双眼缓缓睁开,眼底深处一片死寂。

本该莹白透明的娇躯上,布满了青紫交错的痕迹,还有凌虐后的鞭痕与烫伤。她缓缓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十指深深地嵌入手臂的肉里,可这般疼痛于她,却已经带不起任何感觉。

屈辱不堪的记忆纷繁地涌入脑海,怎么甩也甩不去,她想要尽情地嘶吼出声,可是张开嘴,却发现嗓子像是被什么哽住了一样,发不出半点声音。

就连愤怒也做不到!

因为他们都死了,他们全都死光了……最终都被她一个个杀死了……她已经没有了可以发泄的对象……

可是为什么,还是这么痛?

谁来救救她……

苏紫染以为她可以笑着面对蓝烟,因为她不能哭,若是她哭了,蓝烟该怎么办?

可是当那丫头形容憔悴地出现在她的面前,心口的颤抖却是怎么也抑制不住,鼻子一酸,险些就落下泪来。

“蓝烟,我舍不得你。”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嘴唇一动,心里的声音就这么冒出来了。

蓝烟身形一晃,“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眼底泛着幽幽的水光。

“王妃,奴婢有罪,奴婢昨日不该那样与王妃说话。”

“蓝烟,我们这么多年的情谊,你不相信我吗?”伸手去扶她,却因为她固执地跪着,只好蹲下身去与她平视,“为什么什么都不跟我说,就这么走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王妃……”她喉中一哽,泪珠子扑簌扑簌地往下掉,“王妃……奴婢好脏……奴婢怪你……是奴婢不对……都是奴婢的错,奴婢罪有应得……”

若不是她因为大人离开而对王妃心生怨怼,若不是她在外逗留,就不会发生那噩梦一般的事!可出了那种事以后,明明王妃自始至终都蒙在鼓里,她却还是忍不住怨王妃,最后甚至连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太子随他回来。

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这个世上,她最亲近的人是王妃,而不是大人。

一切都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苏紫染的双膝就这么软了下去,竟是也跪坐在地,直愣愣地看着她。

好脏……

一丝丝的绞痛在心底蔓延,她甚至顾不得去抹自己的眼泪,狠狠地将蓝烟抱住:“丫头,是我不好,你该怪我的!我没有保护好你,你该怪我的!”

这一刻,她忽然什么都不想问了。

无论蓝烟那天出去是做什么,无论蓝烟那天究竟经历了什么,她都不想问了。即便知道,也已经没有意义了。

“跟我回去吧,蓝烟,跟我回去,好不好?”

蓝烟却只是摇头,拼命摇头:“对不起……王妃,对不起……奴婢已经答应了太子要嫁给他,奴婢不能随王妃回去了……”

事到如今,苏紫染哪里舍得责怪她,对于将她救出水火的君洛羽,哪怕是要她做牛做马她也一定愿意,更何况人家只是要她嫁?

可是君洛羽那个人……

“蓝烟,不要冲动好不好?”将她搂在怀里替她顺气,苏紫染沉着声音道,“你听我说,睿王告诉我,他是在……城郊破庙看到那些人的尸首,那就说明你当时在那里对不对?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太子为何会突然出现在那里?你不觉得……”

“王妃!”话未说完,蓝烟就蓦地把她打断,“不要这么说太子,他只是去执行皇上派给他的任务的,真的,这件事还有皇上的手谕为证。太子马上就是奴婢的夫君了,王妃以后能不能不要这么……针对他?”

“蓝烟……”

“为了奴婢,太子他甚至去求皇上延迟他与三小姐的婚期,还因此受尽冷眼。王妃,奴婢真的想不通自己身上有什么可以被他骗的,一个男人,还是当朝太子,竟然可以接受一个不干不净的丫鬟,如此,奴婢怎能不信他的心?所以,能不能求王妃也相信他一次?”

“好……”她哽了哽喉,艰涩出声:“蓝烟,只要你觉得好,都好……”

哪怕自己不喜欢君洛羽,甚至是讨厌他,可只要他没有伤害蓝烟,只要他是真心对蓝烟好,那就怎么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