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5章 王爷不必为紫染这般费尽心思

第65章王爷不必为紫染这般费尽心思

直到蓝烟走了很久,苏紫染依旧没有想通,她为什么突然要嫁给君洛羽。

真的如她所说,因为这两日的相处,日久生情吗?两日而已,若是说日久,哪里比得了自己和蓝烟这么多年的感情?

可是蓝烟走了,走得毫不留情,满是决绝。

她甚至说,她只是不想再待在自己身边了……

“吱呀”一声,房门被人轻轻打开,以为是去而复返的蓝烟,苏紫染眸色一喜,看到来人的瞬间,嘴角的笑意却僵住、落下、直至再也不见。

“怎么,见到本王你很失望?”男人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凤眸微微一敛。

苏紫染现在没有心情与他周旋,略显不耐地皱了皱眉:“王爷有什么事?”

“王妃,你昨晚去了哪里?”冷硬的声音带着一丝嘲弄的凉意。

她紧锁的双眉便再也没有舒展,甚至连遮掩和借口也省了,语气不善道:“王爷问这做什么?”

“本王只是很想知道,王妃新婚第二晚就夜不归宿,究竟是去私会了哪个男人。”

“这和王爷有什么关系?”

君洛寒不怒反笑:“所以王妃这是承认了?”

苏紫染眯了眯眼,冷嗤一声:“便是我私会男人又如何?难道只许王爷三妻四妾,就不许我外出找男人吗?”

这是什么歪理?

君洛寒蹙了蹙眉,却突然决定放弃和她继续纠缠这个问题,她今日,似乎有些奇怪。

“王妃,别忘了,明日回门。”

她微微一怔,这又是什么意思?打了一巴掌再给颗糖吃?

说真的,她没想过要他陪她回去,并且,她以为他也不会愿意陪她回去的。所以他这么一来,倒是打乱了她原本的计划。

“王爷公务繁忙,若是……”

“本王有空!”不等她说出口,他就冷声打断。

望着他拂袖而去的背影,苏紫染顿感一阵莫名,怔怔地失了神。

翌日一早。

马车已经等在府外,可是直至苏紫染踏出王府大门,依旧不见君洛寒的影子。

问府中侍卫,说是王爷一大早就出去了。

既然有事,又何必信誓旦旦地跟她说有空?又何必装腔作势地非要与她一起去?

夕暄又是委屈又是愤愤:“王爷也真是的,有什么事能比王妃回门还重要?”

“算了,我们走吧。”

他不去也好。

离开相府不过三日,再次回来,却已恍如隔世。

苏陵川虽然不喜她这个女儿,可今日回门,他却还是晓得要站在门口迎她。一家子老老少少几乎都齐了,除了她这个爹,还有齐环渊、苏琉月、赵姨娘、礼哲、清姨娘,一个不落。

“女儿拜见爹爹。”

苏陵川难得和气地对她点了点头,看来景帝还没有与他算那笔收买小太监的帐。

“二姐姐……”是礼哲扑了上来,笑容纯真如昔。

苏紫染阴郁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些,在他头上爱怜地摸了摸:“礼哲乖。”

门口的众人没有要进门的意思,一个个都往她身后的马车里翘首以盼。

心知他们在想什么,她也不解释,神色平静地问了礼哲这两日的功课,倒是夕暄有些局促不安。

终于,在众人确定马车里已经没有旁人之后,气氛一下子冷了下来。

苏陵川沉着声音:“睿王呢?”

她弯了弯唇:“王爷本来是要来的,可没想到今早突然有急事,所以……”

“哟,我倒是不知了,什么急事能比陪新媳妇儿回门还重要?”不咸不淡的讽刺凉飕飕地落在众人心头,齐环渊嘲讽地瞥了她一眼,一想到她成亲那日给自己的难堪,心里的火就怎么也熄不下去,此刻见她被自己这么讽刺也无动于衷,不由更加恼怒,“说什么睿王宠妻,如今看来也不过如此嘛……”

苏陵川虽然没有接口,可是那不满的眼神分明也就是这么回事儿了。

赵姨娘颇为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而礼哲虽然不懂事,可见气氛如此,也知道要闭上嘴不说话。

“急事自然是有的……”苏紫染扬了扬眉梢,丝毫不在意地笑问:“要不太子怎么会突然延迟婚期呢?难道是不想娶三妹了不成?”

苏琉月身形一晃,脸色顿时惨白。

齐环渊登时大怒:“太子是为了国家大事,我们月儿懂事,根本不会放在心上!可是睿王新婚,罢朝三日,他能有什么急事?就算有,也说不准是为了哪个旁的女人吧!”

苏紫染蹙了蹙眉,一时竟不知该怎么接话,却忽闻一道清冽的嗓音沉沉而降:“本王倒是不知,夫人是这般看本王的。”

众人皆是一惊。

马车轮毂的声音缓缓停下,车夫恭敬地将那墨蓝色的车帘撩起,露出一张冠玉一般的俊颜。

男人凤眸晶亮,眉眼如画,嘴角那抹轻扬的弧度却带着一丝嘲讽。

齐环渊脸色一白,愕然不已。

苏陵川连忙躬身致歉:“王爷,是老臣对贱内管教不严,还望王爷恕罪!”

“苏相已经是本王的丈人了,不必与本王如此客气。”

男人下了马车,步履翩跹地走到苏紫染身旁,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大掌亲昵地环到她腰间,感觉到怀中的身子明显一僵,他低低一笑:“怎么不等本王就来了?”

苏紫染强忍着拍掉腰间那只手的冲动,笑得温婉:“来的时候不见王爷,听侍卫说,王爷一大早就走了。”

“不是与你说了,本王今日有空的吗?”他轻叹一声,眉宇间的柔情似是化不开的宠溺,“你近日太过劳累,原以为你还会再多睡会儿,本王就先出去了一趟。谁知方才回府的时候,他们说你已经走了。”

磁性低沉的声音如同古琴的末弦,悠悠扬扬,却是一种致命的诱惑。

苏紫染深感自己承受不了他的温柔,正欲扯开话题,却发现众人的视线全都暧昧地落在她脸上,当然,还有齐环渊母女嫉恨毒辣的眼神,这才惊觉男人方才说了什么。

太过劳累……

这话说的,可不就是要叫人误会么!

颊上一热,她“啪”的一声拍掉了腰间的大掌,一字一句地从牙缝里挤出:“谁让王爷没有提前通知我的!”

如此动作,在众人看来就更是小女儿家的撒娇耍泼,更加显得他们夫妻之间恩爱得不分彼此。

似乎是被她愉悦到了,男人轻笑着解释道:“本王要来见老丈人,总不能空手而来吧?正巧今早收到了南海水琉璃的消息,趁着你没起,就去走了一趟。”

南海水琉璃!

众人俱是愕然,他竟用如此轻巧的语气说他去取了南海水琉璃!

谁人不知,南海水琉璃是人人艳羡欲求的珍宝,天阙的皇宫里就有一颗。当然,它的真正价值还并不在于它世间难求,传闻服食它的人,即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这对于苏陵川这种权势地位已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来说,可是最梦寐以求的东西啊!

苏紫染诧异地“啊”了一声:“王爷,其实……”她本想说,其实他不必为了苏陵川花费这么大的心思,可还在人面前呢,只好换了种说法,“王爷不必为紫染这般费尽心思。”

“本王愿意。”他勾了勾唇,潋滟的笑容竟叫人分不清是真是假。

苏陵川笑得乐不可支,活脱脱就是一位慈爱的父亲:“王爷别在外面站着了,快随老臣入府再说吧。”

这回可真是要把齐环渊母女气得吐血,原以为苏紫染只是嫁了个地位平平的闲散王爷,却不想她一嫁过去景帝就突然转了心思似的器重起这睿王来了,更令人讨厌的是,睿王竟然对这丑女宠爱有加,简直恨不得要把她捧上天去了!

回想自己,太子要求延迟婚期之后竟然连个信儿也不曾捎来,更别说是什么解释了!

几人用过午膳,苏陵川脸上的笑意还是不曾退散,最后竟是为了逢迎身边那个男人,兴致勃勃地提议道:“紫染,王爷难得来一次,你快带王爷去你院里坐坐。”

有什么好坐的?

当她那墨染院是金窝银窝不成?

若是这男人真心爱她也就罢了,偏偏人家只是装出来的,哪里会对她住的院子感兴趣?

“爹,王爷公务繁忙,女儿还是不耽搁他的时间了。”她面露为难地拒绝,旋即又朝身旁的男人使了个眼色,谁知对方却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依旧无动于衷地坐在那里,她不禁嘴角抽搐:“王爷……”

男人忽而回眸一笑:“公务可以过后再忙,与你回门却是今生唯一一次,本王还是随你去看看吧。”

苏紫染的下巴都要掉下来,暗暗“靠”了一声,这男人是非要与她做对是不是?

还今生唯一一次?

装模作样也要有个度吧!

正想着怎么拒绝,苏陵川的声音便沉了下来:“紫染,既然王爷都这么说了,你还不快带着他去转转!”

得,权当她今天是当导游来了……

至于齐环渊的事儿,看来只能暂且搁置了……

“是……”

无法,她只得起身,走在前面带着男人进了墨染院。

熟悉的景物给了她一种久违的亲切感,原本离了人前就变差的脸色不由缓了几分,只是想起身后还有个男人,眼中不免浮出几丝戒备。

“王爷今日到底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