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4章 睿王妃,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第64章 睿王妃,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睿王府花园里,夕暄抱着个花盆、踩着小碎步匆匆而行,不算高大的花儿却正好遮挡住她的视线,让她险些就撞上了人。

“大胆!你是哪个院里的丫鬟,这么不懂规矩?”一道冷硬的男声蓦地吓了她一跳。

“凌飒,她就是本王的王妃带来的陪嫁丫鬟。”

夕暄心里一个咯噔,完了完了,怎么好巧不巧就撞上王爷了呢!她连忙放下花盆,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王爷恕罪,是奴婢莽撞,不曾看到王爷在这里,奴婢该死……”

君洛寒蹙了蹙眉,却又觉得好笑,果然是那女人教出来的丫鬟,什么规矩也不懂。

“好了,恕你无罪。”他抬了抬手,对这丫头只会摇头道歉的样子实在看不下去,“你抱着这盆花做什么?”

“王妃要奴婢给王府中每位夫人送盆花去。”

“送花?”

“王妃说这是见面礼。”

君洛寒狭长的凤眸微微一眯,意味不明地扬了扬声调:“花?”

用花来当见面礼,他倒还是第一次听说。

夕暄哪里好意思说这是因为她家王妃抠门儿,只好干笑着点了点头。

男人却似看出了她的窘态,回头对着一旁的凌飒吩咐道:“凌飒,你替这丫头把花搬去每位夫人的院里,顺便再从账房支些银子,就说是王妃送的。”

“是!”

夕暄一脸感动,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道:“王爷,霓裳夫人院里的花儿奴婢已经送去了。”

“凌飒,去把其他院里的送了。”

“属下遵命。”

夕暄笑得都快合不拢嘴,王爷可真是个好人啊,她就说王爷不会这么无情无义的,虽说王爷昨晚没有在王妃院里过夜,可是今早王爷还是对王妃挺温柔的呀,还特意嘱咐自己不能再叫“小姐”而要改口叫“王妃”。也许时间长了,王爷就会慢慢地喜欢上王妃,然后对王妃越来越好……

她痴痴地盯着面前两人的背影,美好的幻想一个劲儿地往外涌。

苏紫染听说了这件事,却没有夕暄意料中的高兴,反而一脸鄙弃地看着她:“这么点小恩小惠就把你收买了?”

夕暄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奴婢也是希望王妃过得好啊……”

“他那个人……”苏紫染眸色一闪,欲言又止,其实她原本想说,他那个人,不是夕暄能看懂的,可想了想,也不愿给夕暄灌输这种东西,遂扯开话题:“蓝烟还没回来?”

面前那张小脸顿时就苦哈哈地扁了下去:“没有……”

苏紫染不由蹙了蹙眉,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放心,我会把她找回来的。”

是夜。

睿王府黑影攒动,身形一闪,飞身出了王府。

墨轩阁中,凌飒回禀:“王爷,王妃出去了。”

“恩。”男人点了点头,目光沉沉,“随她去吧。”

修长的指节又习惯性地在桌上叩击了几下,一下下似乎极富节奏感,又似乎没有任何规律可言。

“事情都办妥了吗?”

“办妥了。”

沿着记忆中熟悉的路径,苏紫染一路走到了秘林断崖,映入眼帘的,依旧是熟悉的景物。

两次来找叶听风都是有求于他,算起来,他上次就说找他帮忙是要付出相应代价的,也不知道这回他会提出什么样的条件来。

只是走了一段,脑中却忽的一片恍惚。

蓦地,眼前一黑,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朝后倒去,在意识全无前的最后一刻,她似乎感觉到自己落入了一个稳稳的怀抱,奇异得令人安心。

当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床边,是一身白袍的叶听风侧对着她负手而立,银面依旧,龙章凤姿。

“秘林到了晚间会有瘴气,你没有解药,自然会晕倒。”他解释道。

轻轻地“哦”了一声,她撑着身子坐起,轻笑一声,带着些许无奈,又有些感慨:“你我一共见过三次,结果我三次都在麻烦你。”

男人终于转过身来,似乎也有些好笑:“这次又是什么事?”

“帮我找个人。”

“好。”

出乎意料地,他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就答应了,甚至还不知道她要他找的人是谁。

惊讶之余,她正色道:“她叫蓝烟,是一个自幼跟着我的丫头,一会儿我把她的样子画给你。”

“失踪多久了?”

“应该是前天夜里不见的。”

男人敛了敛眸,沉声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她自己有什么事出去了?”

苏紫染摇头,眉宇间涌出一丝担忧:“她以前从未离开过我身边半步,这次实在有些蹊跷,她走得时候甚至不曾跟我说一声。”

“好,有消息我会通知你的。”

“每次都是我找你,你知道我住哪儿吗?”

男人忽的轻笑一声,薄唇轻启:“睿王妃,没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苏紫染一怔。

回到王府,已接近戊时。

让她完全没想到的是,竟在她回去之后没多久,夕暄冲进来告诉她,蓝烟回来了!

苏紫染蓦地从软椅上站了起来,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可是王妃,蓝烟她好奇怪,一回来就把自己锁在房里,谁也不见,奴婢与她说话她也是不理不睬的,像是丢了魂儿一样。”

她微微一诧:“是不是在外面发生什么事了?”在房中踱了两圈,她终究还是没忍住:“我去看看她。”

蓝烟素来沉稳,若是连夕暄都看出她奇怪,那就一定有问题。

抬手敲门,无人应答。

本欲推门进去,想了想觉得不好,还是开口问道:“蓝烟,你在里面吗?”

仍是无人应答。

难道是又出去了?苏紫染蹙起眉头,在门口停了片刻,刚要转身离开,却忽闻房中传来哗哗的水声,脚步顿住。

“蓝烟,你听到我说话了吗?”她又敲了敲门,心中颇为担忧,“你再不应我我就进来了。”

“王妃,奴婢没事。只是奴婢现在正在沐浴,所以没有听到王妃适才说话。待沐浴完毕,奴婢就会去找王妃,还有一件事要和王妃禀告。”

声音平缓正常,和平日那般无二。

终于松了一口气,苏紫染逐渐展颜:“那好,我在房里等你,你一会儿记得过来。”

脚步声渐行渐远,蓝烟死死地咬着下唇,顺着浴桶边缘缓缓地滑入水中。

一秒,两秒……

时间仿佛静止在了这一刻。

水面上泛起的波纹已逐渐平息。

“噌”的一声,水下的人猛地浮了起来,湿淋淋的墨发四扬,水珠飞散。

滴答,滴答……

透明的水珠顺着脸颊滚落而下,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浴水。

苏紫染在房中等了许久,心里又隐隐的焦躁不安起来,起身想去看看蓝烟洗完了没有,门口却蓦地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王妃,奴婢可以进来吗?”

心中一喜:“进来吧。”

蓝烟还是这模样,清丽的小脸依旧好看,只是平日里还泛着一丝红光,今日却显得有些苍白,即便再厚的脂粉也遮掩不住,还有那双眼睛,虽然以前总是沉沉稳稳,却不似今日这般,如同一汪枯竭的死水,激不起半点波澜。

看着这样的蓝烟,她发现自己似乎什么话都问不出来,憋了半响,才喃喃道:“蓝烟,走的时候怎么都没说一声,我很担心。”

“王妃,对不起,害你担心了。”

“没事,下次与我说一声就好了。”苏紫染摇了摇头,瞥见她正死死攥起的双拳,眸色不由一闪,诧异地抬眸再去端详她的脸。

“王妃不问我这两天去哪儿了吗?”似乎也感觉到了苏紫染的探究,她忽而问道,旋即又自顾自地回答:“其实,我一直跟太子在一起。”

她垂着眼帘,声音低低,无悲无喜:“王妃,其实我今日回来,就是想跟你说一声,我要嫁给太子了。”

“什么?”苏紫染满目愕然。

她这两日一直和太子在一起,现在还要嫁给太子?

而且,不是征询自己的意见,只是告诉自己一声,她要嫁了?

“蓝烟,你怎么了?”

“我只是不想再待在你的身边了,王妃。”

心口一抽,眸底水光闪烁,万千情绪似要喷涌而出:“蓝烟……”

只是不想待在她身边了?

她不相信!

若是没有发生什么事,蓝烟绝对不会这样的,绝对不会!

一定是君洛羽,一定是他对蓝烟做了什么!

“我不准!蓝烟,你不能嫁给太子!”

蓝烟弯了弯唇,笑得嘲讽而轻蔑:“王妃,太子说,你曾与他约定过,只要我想走,你绝不阻拦,因为我是自由之身。难道王妃这么快就忘了吗?”

苏紫染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不断摇头:“不,蓝烟,你听我说,君洛羽那个人不简单,他接近你一定是别有所图,你不能……”

“王妃!”一记冷冷的眼风扫了过来,蓝烟的眸色坚定而狠厉,“太子马上就是蓝烟的夫君了,还请王妃不要在蓝烟面前说他的不是。”

夫君!

苏紫染狠狠一震,刹那间面如金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