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3章 你对本王的事很有兴趣?

第63章 你对本王的事很有兴趣?

“你教出来的好儿子,行事如此不拘一格,还将未来的太子妃气得昏厥?”他双眼一眯,将丽妃吓得慌乱站起,怒火却犹自不熄,“就算莲妃平日散漫了些,起码她知道怎么教儿子,睿王还时刻谨遵朕的旨意!”

御书房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冷凝起来。

丽妃心里对苏紫染可谓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可当下她却只得“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皇上,臣妾有罪,臣妾知罪……但太子他只是……只是……”

苏紫染倒是没料到会有此结果,心里早已经乐开了花儿,谁叫这莫名其妙的女人非要来招惹她,这就是招惹她的下场!

“宋廉!”景帝没有转头,依旧死死地盯着丽妃,话却是对着一旁的宋廉,“给朕把太子叫来!”

“老奴遵旨。”宋廉作了一揖。

君洛寒敛了敛眸,也抱拳躬身:“父皇,儿臣就先行告退了。”

景帝正在气头上,也没空理他,点头“恩”了一声,便又一撩袍角坐在龙椅上,一言不发。

苏紫染跟在男人身后,亦步亦趋地出了御书房。

男人一直不曾说话,对她方才的行为也没有表态,就在她想着他是否会为她的自作主张生气的时候,他忽然道:“以后不要随便招惹丽妃。”

她弯了弯唇,闷闷地“哦”了一声,垂着头,入眼是他月白色的袍角翻飞,与她身上的颜色相映成辉。

“她不是你能招惹得起的。”

“恩。”

“她是陈豪唯一的女儿,陈豪身为刑部尚书,手下有很多不为人知、为非作歹的奇门中人,就是用来帮他们铲除看不顺眼的异己。”

“恩。”

黑色软靴蓦地停下,男人回过身来,白袍一荡,层层涟漪映入眼底。

“你有没有在听本王说话?”

“恩。”她缓缓抬眸,浅笑盈盈,弯成月牙状的双眼中闪过熠熠的光彩。

绚烂的墨瞳让他有了一瞬间的失神,怔愣片刻,他又转身继续往前走:“你可还记得与本王初见那日?”

苏紫染笑容一僵,忽略心底咯噔一下闪过的希冀,静静地等着他的下文。

“就是在陈大夫家里那一次。”他好心地提醒道

这么短的时间,哪里会不记得?

她自嘲地勾起唇角,点了点头,突然意识到男人已经背过身去,便又道了声:“记得。”

“那个西域毒人,就是太子和丽妃的人。”

虽然她知道那次是齐环渊母女要对她下手,可她也知道她们不会有那实力找来一个如此厉害的西域毒人,况且又是在她拒绝太子交出兵符的要求之后,所以意料之中,西域毒人究竟是听谁的命令行事。

男人忽然再度停下脚步,看她的眼神有了一丝探究:“不过本王记得你并不怕那些毒物,反倒是那些毒物比较怕你。”

这话说的……

好像她比那些毒物更毒似的……

苏紫染瞥了他一眼:“王爷想太多了,他们怕的不是我,而是蓝烟的血。”

“蓝烟?”男人略感诧异地挑了挑眉,不意会是这么个结果,“就是那日在你身边的丫头?”

“对啊……”她点了点头,疑惑道:“我也觉得有些奇怪,没想到蓝烟的血竟是个宝贝。”突然像是想到什么,她神色古怪地看了男人一眼:“你……”

不等她开口,男人一记冷冷的眼风扫了过去:“本王对她的血没兴趣。”

这女人看他的样子就好像他是个嗜血狂魔似的!

不过那个叫蓝烟的丫头,看来并不简单。明明就是用清露驱散了毒物,她却说是她的血……估计也只有眼前这个笨女人会相信她。

“下官方承庆参见睿王,参见睿王妃。”

本来已经要上马车的两人闻得声音,双双回头。

在他们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青年男子,身形不算高大,甚至有些瘦弱,只是那张脸却生得很是好看,五官端正,眉眼无一不是精致,一身霜青色的袍子更是衬得他儒雅俊逸。

苏紫染有些茫然地看向身旁的男人,却见他正蹙眉凝着那个叫方承庆的人,见她望去,眸光微微一敛,朝那人抬了抬手。

“方大人不必多礼。”

“多谢王爷。”

苏紫染拢了拢眉,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总觉得刚才有一个瞬间,君洛寒的表情有些怪怪的,难道这个叫方承庆的是他的人?

感觉到身上有两道视线流转,她再度抬眸,方承庆含笑朝她点了点头,她微微一怔,亦回以一笑。

“传闻睿王与王妃感情很好,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这又是哪儿传出的闻?苏紫染不明就里,只好尴尬地扬了扬唇,却已不好意思看他的眼睛

“方大人客气,本王还有事,就不耽误方大人的时间了。”

对面的人依旧笑得儒雅淡然:“王爷走好。”

回府的马车里,男人闭目养神,苏紫染却怎么也定不下心来。

“王爷……”

“恩。”

这回轮到他装蒜了!

她撇了撇嘴,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男人的脸色:“王爷与那位方大人可是相识?”

男人语气淡然,连眼皮都不曾动一下:“不相识他怎会与本王打招呼?”

“……”

苏紫染按捺不下心中的好奇,又问:“那他是不是王爷的人?”

这回,男人终于给了她一点反应,他睁开眼,狭长的凤眸中含着一束似笑非笑的光芒:“你对本王的事很有兴趣?”

“……”

纯属好奇!

“他是太子的人。”男人敛了唇边笑意,凤眸再度阖上,口气淡淡,“同样的,没事不要和他有任何接触。”

“哦……”

她扁了扁嘴,袖中的小拳头恨恨扬起,趁着他什么也看不见的时候,在他面前可劲儿挥舞,幻想着自己正把这讨厌的男人打得七荤八素。

男人几不可见地勾了勾唇。

于是乎,还没等苏紫染把人打得七荤八素呢,她自己就被吓了个七荤八素!

偷偷抬眼看他,才发现他根本没有睁眼,有些疑惑地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他却没有半点反应,她这才不由暗骂自己做贼心虚。

谁知道这男人刚才笑什么呢,她心虚个什么劲儿呀!

走到王府的花园中,两人就分道扬镳了,一个走向墨轩阁,一个走向昨夜新房所在的院子——清风居。

回去没多久,就被告知霓裳夫人在院外求见。

外面的人都当睿王和王妃恩爱,实际上王府里的下人个个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谁不知晓王爷昨夜还是去了霓裳院?

虽说宫里来人拿走了那块落红帕,可关键是,王爷并没有留宿清风居——哪怕是在新婚当晚,依旧没有在王妃院里留宿,何其笑话!

苏紫染干脆利落地拒绝:“不见

!”

虽然她在君洛寒面前总也讨不了好,可不代表她就是个任人揉捏的软柿子!

只要那些女人不来招惹她,万事都好说,管她们谁人专宠,与她没有半点关系。可若是非找上门来要她欺凌,那就怪不得她了!

传话的小丫头颇有几分为难,若是换了别的夫人也就算了,可偏偏是霓裳夫人,那谁得罪得起啊!

“王妃,霓裳夫人说,她就是来向王妃道歉的,她……”

“我是王妃还是你是王妃?”苏紫染冷声打断,“或者说,她是王妃?”

被她不怒而威的模样吓到,丫鬟脸色一白,连连告罪:“奴婢知错,奴婢这就去回了霓裳夫人。”

“以后不管是哪位夫人,一概不见,不必再通禀。”

“奴婢遵旨!”

待她出去,夕暄“咯咯咯”地在一旁憨笑:“小姐……哦不,王妃……你可真厉害!你都不知道,那个叫霓裳的有多可恨……”说到这里,她愤愤不平地咬了咬牙,“方才王妃与王爷还未回来的时候,她就到处与人炫耀吹嘘,说什么王爷还是只喜欢她一个人……”

苏紫染却没什么表情,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那就让她炫耀去吧,反正咱也不会少块肉不是?”

“可是听着就气人啊!”

“好了……”她捏了捏那张气鼓鼓的小脸,“一会儿你从我院里挑几盆一样品种的花儿,给王府中每位夫人送一盆去。顺便告诉她们,王妃我身体不好,让她们以后没事不用来清风居请安。”

夕暄一听就不乐意了:“王妃送她们花儿干什么呀!”

“新王妃进门不是得送她们见面礼吗?”苏紫染勾了勾唇,随手挑起妆台上的一串琉璃珠,“可本王妃又不想白白浪费了这些值钱的好东西,只好委屈清风居的那些花儿了。”

夕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果然小姐还是小姐,一点都没变!

“对了,蓝烟回来了吗?”

说到这个,夕暄的脸色微微一变:“还没有。”她有些紧张地看了苏紫染一眼,“王妃,你说蓝烟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呀?奴婢一早就没见过她……”

“别胡说!蓝烟她又不像你这么莽撞,能出什么事儿?更何况,她还会武功,保护自己应当是不成问题的。”

话虽如此,可那丫头从未有过突然失踪的前科。到底是什么事,能让她急得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夕暄说她们昨夜是一起睡下的,可今早起来就不见了蓝烟,这么看来,也许蓝烟昨夜就走了,只是夕暄这丫头没有发现……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