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69章 误会王爷是在吃醋

第69章 误会王爷是在吃醋

“凤兰,谢谢你,你就不用下去了,我自个儿过……”容恒本想说他自己过去就行了,却见她神色古怪,便顺着她的视线望了过去,看到一身绛紫华袍的睿王也正看着自己这个方向,唇角便是了然一勾,“你别看了,虽说睿王生得俊美非凡,可人家前些日子已经成亲,与那王妃可恩爱着呢,你就别想了。”

谁知身旁的女子理都不理他,淡淡地收回视线,径直一跃下了马车。

容恒心里一诧,这女人不会是想直接过去和睿王搭讪吧?

“你……”

“我已经将你送到避暑山庄,答应我的事儿可别忘了。”

“喂,虽然我是镇南将军的儿子,可我和睿王也不是很熟啊,你这忙我可能帮不……”

苏紫染扬了扬眉,没有半分威胁的轻轻一眼掠去,却让他脊背发凉,生生把话吞回了嘴里。夕暄“咯咯”地笑了声,便也从马车上跳下来,跟在她身后一同往那山庄走去。

容恒觉得自己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了,这主仆二人都疯了不成,就算主子为了个男人不要命,可身为丫鬟也该劝拦着些呀,这丫头倒好,还这么兴奋地跟了上去!

避暑山庄可是皇家之地啊,这两人到底有没有一点自觉性?

“喂,你别再往前走了,闯了祸我可帮不了你啊!”他一边说,一边亦步亦趋地跟在苏紫染身旁,“我说你有没有听见我说话?”

对于身旁这人喋喋不休的唠叨,苏紫染只作没听见。

不远处那道视线仍是没有移开,她却没再理会,反倒微眯着眼睛,欣赏起了那四个闪着金光的大字——避暑山庄。

不愧为皇家,便是每年只来一两个月的地方也建得这般雄伟壮观,单从外面看就已经如此金碧辉煌,里头还不定怎么腐败着呢。

落落大方地停在庄子门口,未及开口,容恒却终于忍不住一把将她拽到身后,满脸抱歉地看着君洛寒:“睿王,这是末将的朋友,她不懂事擅闯了皇家之地,还请王爷看在家父的面子上绕过她这一回吧,末将这就将她带走!”

苏紫染挑了挑眉,却不言语,只是即便站在容恒身后,她依旧能感觉到某个男人灼灼的视线穿透而来。

“容将军的朋友?”

“是!”容恒尴尬地点了点头。

“那么这位容将军的朋友,还请你自己与容将军介绍一下,除了是他的朋友,你还是什么身份?”

容恒一怔,侧身去看苏紫染,莫非她与王爷早就认识?

怪不得她敢这么堂而皇之地走到王爷面前来!

夕暄见场面尴尬,而王爷的脸色又实在不太好,连忙朝他作了一揖:“奴婢参见王爷。”

君洛寒意味不明地勾了勾唇:“王妃竟还不如一个丫头懂事,见了本王,也不知道行礼问安。”

“王妃?”容恒满脸愕然,视线在这两人之间来回地徘徊,最后落在苏紫染身上,仍是全然不可置信,“你是睿王妃?”

苏紫染没有回答,只是对着君洛寒作了一揖:“参见王爷。”

如此,便是变相地承认了!

“你竟然真的是睿王妃?”容恒一脸受了欺骗的表情,愤愤地瞪着她:“你怎么不早跟我说!”明明她自己也要来这避暑山庄,竟然装作一副特意将他送来的模样,还让他以为她真是个大善人,莫名其妙就答应了她一个条件!

方才他还傻乎乎地拦着不让她过来,到头来她却是睿王妃?

苏紫染终于看了他一眼,却是无辜地耸了耸肩:“你也没问我呀。”

“可我问你名字了,你说你叫凤兰!”他扬高了音调大吼,根本忘了面前这女人王妃的身份,“睿王妃不是应该叫苏紫染吗?”

“我说你可以叫我凤兰,什么时候说我叫凤兰了?”

这一脸纯然的表情!

容恒气得几乎要抓狂,嘴角抽搐,咬牙切齿:“你强词夺理!”

“分明是你自己笨。”

夕暄哭笑不得地看着这两人,可是突然注意到王爷的脸色似乎更不好了,不由心惊胆战地看了一眼自家王妃,这还是在王爷面前呢,王妃怎么就和别的男人打情骂俏起来了?

可无奈如今是在王爷的眼皮子底下,她便是想提醒王妃也不行啊!

君洛寒却忽地扬了唇角,面色温文,笑容儒雅:“本王的王妃性子古怪了些,行为与逻辑也经常与众不同,还望容将军莫要与她计较。”

容恒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方才是在睿王面前与他的王妃吵架!

连忙抱拳躬身:“王爷说笑了,是末将的错。”

“王爷确实说笑了!”苏紫染狠狠咬了咬牙,这该死的男人才性子古怪、行为与众不同呢!“妾身还不都是跟王爷学的?”

“还与本王置气呢?”男人长臂一伸,就这么将她揽了过去,凤眸晶亮,敛着脉脉的温情,“前两日出来的时候你不在,本王虽想等你,可父皇等不得,本王只好先走一步。不是让马车候着了,怎么没追上来?”

瞧瞧,多好的夫君啊!

明明是她自己不在,明明他还想着等她、只是景帝等不得,如何能怪他?

最后他还特意吩咐马车将她送来了,她还有什么可怨的?

苏紫染弯了眉眼,笑靥如花:“妾身身子不好,经不得颠簸,这才没能追上王爷,可真是遗憾。”

“无碍,你身子要紧。”

除了他们自己,没人能看出他们之间涌动的暗潮,夕暄不禁红着脸撇了撇嘴,王妃总是装着不喜欢王爷的模样,分明就是在骗她!

君洛寒搂着苏紫染转过身去,临走的时候,顿了顿脚步:“这一路上,还多亏了容将军的照料,本王替王妃谢容将军了。”

“王爷太客气了,都是王妃在照料末将。”

肩上的力道又重了两分,苏紫染痛得蹙眉,又不好在外人面前发作,只得将步子迈得更大更快。

一路上根本无暇欣赏景色,待到无人之处,她终于按捺不住挣扎起来。

只是她的劲道又哪里及得过身旁的男人,不得已沉声道:“王爷这样可要让我误会王爷是在吃醋了!”

“吃醋?”君洛寒冷冷一笑,扣着她肩胛的手却还是收了回来,“本王只是想让你知道,你现在是本王的王妃,行事注意些,别落了人话柄!”

她亦弯了弯唇,笑得清冷。

一次次的失望之后,她怎么可能还对这个男人心存幻想?

吃醋吗?

她当然知道不是。

可她还是这么说了,因为只有这样,骄傲如他,才会将她放开。

“我行得正坐得端,怕别人说什么?倒是王爷,哪怕是要在人前扮个温润的好夫君,也不用搂搂抱抱的吧?”

“怎么,被本王抱着,你很不乐意?那你想被谁抱着?前些日子深夜私会的男人,还是容恒?”

胡搅蛮缠!

苏紫染轻笑一声:“王爷爱怎么想怎么想!”

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留恋。

到了晚间,景帝本欲设宴令众人齐聚,可考虑到众人赶了两天的路也都累坏了,便就此作罢,说是隔日再叙,反正要在这山庄待上许久,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儿。

避暑山庄本就建在气候温宜之地,加上山庄内有专门储备的冰室降温设施,更是让这夏日怡人如春,最让苏紫染没想到的是,明明是避暑的圣地,后山中竟还有一方天然的温泉。

所有的一切都好,只是这避暑山庄的格局却着实有些恼人。

因着她与君洛寒是夫妻,所以她理所当然地要与他一间房。若是像府中那般每座院子都有许多房间倒也罢了,起码他们可以分房睡,可奇就奇在这里,这庄子说是为了配合避暑之用,院子倒挺多,可每座院子只有一间屋子,换句话说,所谓院落根本就是在房间外面打了堵墙!

这样一来,可叫她如何是好?

若是自告奋勇说要睡地板未免有些装腔作势,更何况她自己也不乐意;把王爷赶下床那就更是不像话;可她若是什么都不干,万一让那男人误会她是上赶着爬他的床可怎么办?

心中烦闷纠结,苏紫染站也不是、坐也不是,躺着就更不是了!

外头夜色正浓,月色朦胧,浩渺无垠的天空看不见一颗星子。

室内烛火摇曳,熏香飘渺。

她踱了几步,从一旁的书案上随手取了本书,有一下没一下地翻着,也不知究竟看进去了多少。

屋子里静悄悄一片,只有偶然响起的烛火声和书页翻过的声音,落针可闻。

等了许久不见君洛寒回来,渐渐有些烦躁,她索性扔了书本,烛火也忘了熄,倒床就睡。

管他作甚,爱误会不误会!

屋外有脚步声入耳,以为是君洛寒回来了,她慌忙阖上眼,翻了个身,背对着门口,微微敛了呼吸。

只是,不是他。

脚步声过于仓促,还在远处,且是大片的声音,应该有很多人。

“抓刺客……”

“抓刺客啦……”

她一怔,刺客?

翻身坐起,正欲下床,“吱呀”一声,房门忽的被人推开。

还未及回头去看,蓦地一阵风声带过,摇曳的烛火陡然熄灭。

一室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