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0章 谁给了你这个胆子

第70章 谁给了你这个胆子

刺客?

屋子里落针可闻,死一般的寂静中,她敛了呼吸,本能地朝门口看去。

夜色昏暗,几乎什么也看不清,只有隐约的一道黑影,伴随着微微粗噶的呼吸声。

她抿了抿唇,脚刚着地,想要穿上绣鞋,黑影一闪,蓦地就来到了她跟前。

下一秒,腰上一紧,她立刻僵直了身体,掌风凝聚,随时准备劈过去。

“别动,是本王。”嗓音低沉,带着一丝黯哑。

竟是君洛寒!

她愕然抬头,险些撞着他的下巴。

泛着冷幽的龙涎香入鼻,男人的重量突然全数压了上来,她一时不察,两人就这么直直倒在了**,两具身躯紧紧贴在一起,彼此的呼吸交错。

外头脚步声渐渐靠近,火光曳曳,照得屋里霎时亮堂起来,而她的手正巧抵在男人的胸口,入手竟是一片濡湿,诧异地垂眸望去,黑色的夜行衣上隐隐透着暗红的血迹。

因为光线问题,看得不是很清楚,可手中温热的触感却又那么真实,她薄唇一颤:“王爷……”

似乎是感受到了她瞬间紧绷的身子,男人伸手拍了拍她的肩:“别怕,本王没事。”

门口的脚步声蓦地停止,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苏紫染一惊。

“睿王可在?”门口的人出声询问。

她提心吊胆地看着身旁的男人,眉头突然一拧,用口型与他道:“王爷,相信我。”

在他略显错愕的眼神中,她手脚利落地将他身上从外到里的衣物尽数扒了下来。虽然她尽量放轻了动作,可伤口沾了血,里衣都黏在皮肤上,哪怕男人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可将那染血的里衣撕扯下来的时候,她的手还是抖了抖。

做完这一切,她掀了被褥,将那染血的衣物全都扔了进去。

男人的眉心微微一凝,敛了敛眸,声音沉沉:“何事?”

“深夜打扰睿王,末将万分惭愧,只是方才追踪刺客至此,便不见了刺客的踪影。不知睿王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物?”

苏紫染眼睫一颤,小心翼翼地看着身旁男人,此刻,他的脸色因为受了伤的缘故显得有些苍白,俊眉微微蹙起,菲薄的唇瓣抿成了一条冰冷的直线。

“本王与王妃已经睡下,没有看到你们说的可疑人物。”

“那刺客生性狡猾,虽然中了毒还受了伤,却仍是被他逃掉,所以此刻潜入了王爷的屋里也未可知。为了王爷的安危考虑,不如请王爷放末将等人进去查探一番,若是确定没有刺客,也好让王爷安心歇息。”

苏紫染心里一惊,小小一个侍卫头领,竟敢这么嚣张?

在男人开口之前,她沉声呵道:“难道你是怀疑王爷窝藏刺客不成?”

“王妃,末将不敢!末将只是奉了太子的命令追查刺客,还望王爷与王妃见谅!”

原来是太子的人,难怪铁了心要针对他们!

苏紫染撑着身子从**坐了起来,给了男人一个安心的眼神,对着门口道:“既如此,本王妃这就起来点灯,让你看看这屋里究竟有没有什么刺客!”

她本想趁着起身亮灯的间隙从橱柜里为男人取件里衣出来,可还没来得及下床,门外那人却忽道:“不必麻烦王妃了,末将直接进来就好!也免得叫那刺客趁此机会逃了去!”

心中陡然一惊,她满目惊惶地看向君洛寒。

房门大开,背后通明的火光将屋里整个照亮,侍卫头领举着一支火把,鹰一般的眸光缓缓扫过整个房间,不放过任何一寸地方。

然,目光触及床榻上那两人时,黝黑的瞳孔骤然一缩,慌乱地收回视线。

“谁给了你这个胆子,未经本王允许,就敢擅闯本王寝居?”

森冷威胁的声音落下,他像是陡然惊醒,“扑通”一声跪地抱拳:“末将该死!只是王妃说要点灯,末将以为王爷与王妃皆已……所以末将斗胆,为了不劳烦王妃,这才闯了进来!”

“那还不快滚出去!”君洛寒冷声怒斥,肌理分明的背部对着众人,将怀中那具莹白的身子裹得更紧。

许是众人从未见过这般盛怒的睿王,印象中,睿王的性子总是那般清冷幽邃,似乎对谁都是淡淡的,所以此刻见他这般怒极,一个个不由大惊失色。

“末将该死!末将这就离开!”

门“砰”的一声被人带上,大队的脚步声匆匆离开,屋里也渐渐恢复了一片暗色。

苏紫染终于松了口气,只是动了动,才想起自己正被男人搂在怀中,且他此刻还是一丝不挂,而她则只穿了一件兜衣。

颊上一热,她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

方才情急之下,她只想出这么个馊主意来,总算是躲过一劫!

幸亏早前已经将君洛寒的衣服全都脱了,否则那么短的时间要脱两人的衣服还真是不太可能。来人一定以为打扰了她与君洛寒的好事,也许细想之后,还是会发现问题,可方才那种情况下却是能让他们猝不及防。

突然想起方才那侍卫说的话,她愕然问道:“王爷中了毒?”

“无碍,已经解了。”

解了?

这么快?

虽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去做什么了才会被当做刺客,可既然牵涉到了太子,那毒必然不会是什么简简单单就能解的,而这男人却说,已经解了?

短短的一句话之后,又是良久的沉默,四周安静得甚至有些诡异,只余彼此的呼吸声在这片暗色中缓缓交融。

屋子里一片黑暗,可因为离得太近,她一抬头,还是撞入了那双幽潭般深邃的凤眸之中。

她立刻将手伸进被褥,本想取出自己的衣裳,可没有方向感的胡抓**竟让她的手落在男人身上。

两人俱是一震。

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苏紫染连忙缩回手,心里已经把自己骂了千百遍,这男人应该不会以为她是故意要吃他豆腐吧?

再次把手伸进被褥,这回她学乖了,索性将能摸到的布帛质感的东西全揪了出来。

“我去找药……”

她随便扯了两件衣裳,逃也似的地下了床,待走到案旁,终于乱糟糟地将其套在了身上。

随手点了烛火,室内再度亮堂起来。

长时间处于黑暗让此刻陡然接触到光线的她不由微微眯起了双眼,过了片刻才渐渐习惯。

在君洛寒没有回来之前,她闲得发慌将这屋子转了一遍,无意之中还翻到一个药箱,没想到正好作不时之需。

取了药箱背过身去,却见男人已经坐了起来,此刻,那双晶亮的凤眸正一瞬不瞬地凝着她,敛着她看不懂的深沉与幽邃。

抿了抿唇,她又去一旁的橱柜里取了件男人的中衣出来,这才背着药箱疾步走到男人身旁。

“我来帮王爷上药。”

“不必了。”

她一怔,不解:“王爷……”

“若是叫人发现这屋里的药箱被人动过,岂非明摆着告诉他们本王受了伤?”

她拧着眉头,声音已经扬高:“难道就这么由着它?”

“一点小伤,不碍……”

“君洛寒!”话未说完,就蓦地被她沉冷的声音打断,几乎是用吼的:“这也叫小伤?中毒不碍事,伤成这样也不碍事,你当自己是铁打的吗?”

吼完,连她自己都有些不敢相信,她竟然会这么激动……

男人愣了愣,这似乎是成亲以来,她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情况下。

说实话,母妃叫他寒儿,旁人称他睿王,已经很久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原本身为他的王妃,她如此行为便视为大不敬,可不知为何,他心中却没有半分恼怒的感觉。

视线缓缓地定格在她的脸上,四目相对,她熠熠的星眸忽的一闪,抿了抿唇,眼帘淡淡垂下:“王爷不要误会,我只是担心这么严重的伤口会感染。若是王爷不想上药就算了,我替王爷清洗一下伤口。”

说完,不等男人回答,她又提着药箱放回了原处,旋即拧了锦巾朝他走来,自始至终,没有再看男人一眼。

他没有开口,她便只当他同意,半俯在他身前,专注地盯着他的伤口。肩后的墨发如瀑般滑落至两侧,从上往下这般俯视,便只能看到她黑长的眼睫掩去了那双晶亮的星瞳,在眼下投洒着淡淡的阴影,却不见她眸中神色。

濡湿的锦巾触碰到他的伤口,连她的手都在微微颤抖。

尽管方才已经看到他的伤口有多狰狞,可如今这般近距离的面对,却还是让她不忍、让她揪心,手下动作不由放得更轻,尽量避开他的伤口,去擦拭周边那些结起的血色。

温热的呼吸淡淡滑过她的耳廓,让她的身子绷得有些紧,只是当下无暇顾及其他,只想着快些处理了他的伤口。

“王爷……”

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忽然叫了他一声,顿时不知该如何往下接。

不知是幸或不幸,也就是在这当口,门外竟又有脚步声靠近!

两人皆是一怔。

一人抬头,一人垂眸,愕然地看着对方。

可仔细一辨,脚步声不似方才大队人马那般来去匆匆,似乎只有一个人——还是个不会武功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