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1章 这可不像王妃的作风

第71章 这可不像王妃的作风

苏紫染三两下将里衣抖开给男人披上,里衣宽大,不会贴着他的伤口,也幸而他的背部没有受伤,避免伤口黏在衣服上。男人温热清雅的呼吸撩着她垂落的发丝,她敛着眼睫,系好他里衣的带子,疾步去将那铜盆藏在帘子后头。

做完这一切,恰巧门口的敲门声响起:“奴才是小顺子,不知睿王可曾安歇?”

小顺子?

疑惑地抬眸看着君洛寒,只见他眉心微凝,菲薄的唇瓣轻轻一抿,旋即才用口型与她说了两个字。

宋廉。

苏紫染诧异地挑了挑眉,宋廉这么晚了派人来这儿做什么?难道也是为了刺客一事?

心中忐忑,她缓缓走到门边:“有什么事吗?”

“回王妃,奴才是奉宋公公之命来给王爷通个气儿,说是皇上往年来了避暑山庄总喜欢找些消遣,今年也不例外。太子孝义,方才与皇上提议举办一个近身搏击大赛,就定在明日,皇上已经同意。”门外的小太监恭敬答道。

苏紫染脸色一白,登时大惊。

近身搏击?

那不就是专门为了对付君洛寒而举办的!

若是让景帝知道今夜的刺客就是君洛寒,那可就不是什么被冷落的问题了,而是谋逆大罪啊!

她强压着心中的颤抖,问道:“宋公公还说什么了?”

“宋公公还说,睿王娶到这么好的王妃,当好好珍惜才是。”

话锋转得太快,苏紫染愣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诧异地瞪了瞪双眼。

正想说点什么,门口却再次响起小顺子的声音:“奴才话已带到,宋公公说王爷会知道他的意思。”

方才一直不曾开口的男人终于“恩”了一声:“本王知道了,替本王多谢宋公公。”

“是,奴才告退。”

脚步声渐渐走远,苏紫染压下方才那一瞬间的怦然,转头看着男人,眸中含着分明的忧色。

只是话还没问出口,男人唇角忽地一勾,笑得意味不明:“真没想到,连宋公公这样的人都能与王妃交好。”

什么叫“连宋公公这样的人”?

她只觉得这男人话中带刺,心里顿时就不舒服了,她在为她担心,他却怀疑她的为人?

“王爷难道看不出来吗,我只是个由头,宋公公分明就是不想看到太子坐大。若非如此,小顺子方才就不是站在屋外,而是坐在这房里了。”

男人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她撇撇嘴,决定大人不记小人过,暂且不和他纠缠这个问题:“明日王爷打算怎么办?”既然太子知道他具体伤在哪儿,就必然会想尽办法朝他的伤口出手,而这男人如今伤得这么重,连气息都有些不稳,明日又怎么可能躲得过太子的毒手?

届时若是被景帝发现,后果不堪设想……

可男人却显然不是这么认为,微眯的凤眸中带着一丝不屑的嘲弄,轻嗤一声:“近身搏击,他也得近得了本王的身才行。”话音刚落,他却猛地咳嗽两声,似乎是牵动了伤口,如画般流畅的眉线紧紧拧起。

苏紫染下意识地跑到他身边,伸手在他背上轻轻拍了几下:“王爷确定自己可以?”她哭笑不得地看着他,这男人,都什么时候了,还非要逞能?

君洛寒没有直接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那双黝黑的凤眸目光灼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仿佛是在为她如此明目张胆地表现出对他的不信任而生气。

她不自在地别开眼,可过了许久也不见他开口,反而那道视线依旧在她身上盘旋不去,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王爷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早些睡吧,明日的事明日再说,行吗?”

“明日的事明日再说?”男人挑了挑眉,唇角敛开了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这可不像王妃的作风。”

这话说的……

她是什么作风?

默默地白了他一眼,苏紫染煞有介事道:“那是王爷还不够了解我百变的性格!”

说罢,她端了帘子后的铜盆,旋开屋里冰室的开关,走到里面,寒气顿时扑面而来,激得她猛地打了个哆嗦,迅速将那盆被血染红的水浇在一块最隐蔽的冰块上,连忙就退了出去。

避暑山庄之中,每间屋子里都设有一间冰室,为的就是祛热降温之用,如今倒是正好为这盆无处可去的血水找了个好去处。

有些忐忑地走到男人身边,她咬了咬牙:“那个,床一人一半,王爷没意见吧?”

她好歹忙里忙外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这男人不至于让她睡地上吧?

几不可闻的一声轻笑。

她抬了头,男人却是面无表情,让她不禁怀疑方才是自己听错了。不过他没有拒绝她的要求,是不是就说明他同意了?

很不客气地往床的里侧一躺,苏紫染立刻阖上眼,身子却不由自主地有些紧绷。

只是睡了床才发现,有时候床也不是那么好睡的,尤其是当你身边躺着一个尤物般的男人,而那个男人还是你暗恋的初恋情人的时候……根本睡不着!

心中思虑万千……

翌日。

近身搏击的擂台已经摆好,虽是临时搭建,却丝毫没有唐突敷衍之感,叫人不得不感叹底下那些人的办事效率。

景帝穿着明黄的龙袍坐在首席之上,威严的龙目沉如寒星深潭,剑眉凌厉,不怒自威。这次来避暑山庄他只带了莲妃与丽妃,偏偏莲妃还是个不喜热闹的,今日待在房中没有出来,景帝的身边便只坐了丽妃一人,妆容精致,眸若秋波,桃色的裙装剪裁独特,更是衬得她妩媚动人。

下方两侧分设坐席,景帝的儿女占了一边,个个都是衣着华丽,龙章凤姿。另一边则是朝中几位大臣,苏陵川、镇南将军、还有容恒皆在其列。

君洛寒身形笔直地坐在自己的席间,无视太子阴鸷打量的目光,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淡的笑意,俊美无俦,优雅淡然。

景帝的视线缓缓掠过下方,却在君洛寒身边空出的位子上顿了顿。

“睿王,你的王妃怎么不在?”

“回父皇的话,紫染她身体不适,正在屋里休息。”

本是极为平常的一件事,君洛羽却蓦地轻笑出声,凤眸微微一斜,敛着冷凝的微光。

“怎么这么巧,来避暑山庄的第二天,睿王妃的身子就不适了?”

“正如太子所言,就是因为才第二天、而紫染此前又没有来过这里,舟车劳顿、水土不服,身体不适难道不是很正常吗?”

众人微微一怔,底下还有人开始窃窃私语,似乎从未见过睿王这般犀利直接地讽刺过谁,看来王妃确实是他的逆鳞,随便碰触不得,就连太子也不例外。

景帝眉头一拧,不耐地摆了摆手:“好了,不就是身子不适吗?太子这么大惊小怪的做什么!”

众人又是一阵错愕,景帝对这太子,似乎是越来越……

阵阵节奏高昂的擂鼓声响起,在众人的期待中,搏击比赛正式开始,规则是两两对战,赢家之间再战,直至最后的胜出者挑战太子,赢的那个就是这场比赛的冠军。

第一回合,炎王君浩宇对赵王君浩樊。

赵王刚刚回京没多久就赶上了盛夏之日,便跟随景帝一同来到这避暑山庄。作为景帝的七子,他算是经常被派出去公干的一个,可众人却摸不透景帝对他的心思,说是历练吧,总不能一年到头总是在外历练啊;可若说是不器重吧,偏偏景帝给他的任务都是朝中重要之事,马虎不得。

君洛寒眸光微敛,看着台上二人不相伯仲的身手,瞳仁深邃得仿佛一团抹不开的墨迹。

身侧那道灼灼的视线如影随形,他垂下眼帘,唇角一勾,笔直的身躯忽然慵懒地往椅背靠去,不再关注台上打得难舍难分的两人。

不知过了多久,结果出来,炎王君浩宇险胜一筹。

第二回合,睿王君洛寒对良王君洛萧。

上台之后,君洛萧抱了抱拳:“四弟,得罪了。”

君洛寒亦是朝他点了点头,两人便作势开打。

一开始,君洛寒就出手迅猛,招招架势如风,力道不大,却是让人躲闪不及。

君洛萧眯了眯眼,心中有些奇怪,突然凌空一掌劈了过去。对方伸手来挡,他却忽的改变方向,右腿一抬,左手肘往外一抵,直直地朝着对方撞了过去。

君洛寒一个后俯躲过这连续的两招,可眼看着面前一掌将至,他本能地伸手去挡,拳头便落入了君洛萧的掌中,对方的力道并不很大,他心中却是蓦地大惊。慌乱抽手,正巧碰上君洛萧大掌一扣,捻在他的皮肤上,一层薄薄的脂粉掉落。

他愕然抬眸,对方亦是惊讶地瞪大了眼。

是!

她不是君洛寒,她是苏紫染!

那个男人受了那么重的伤,她不能让他出来冒险,可是如他所说,不来不行,所以只能她扮作那个男人的样子出来。知道他不会同意,她甚至没有去征求他的意见,直接趁他睡着的时候用银针扎入他的百灵穴,让他即便醒了也不能动弹。

她知道,即便自己是为了他好,可那个男人事后一定不会放过她,她甚至已经想过千万种被他弄死的场景。

但是无论如何,她不能眼睁睁看着重伤的他被太子揭穿,所以她只能那么做。

要做一张他那模样的人皮面具对她这个易容高手来说并非难事,难就难在她的身形与君洛寒完全不同,所以她只能在身上裹了些棉絮,脚下的鞋履中更是踩了木块、膈得难受。且因为今日是近身搏击,她怕谨慎如太子会发现些什么,便连两只手都用一种特殊的材料易容了,还涂上厚厚的脂粉,却不想还没撑到太子面前,就被良王看出了端倪!

狂乱的心仿佛要跳出喉口,她甚至连呼吸都忘了,就这么钝钝地看着面前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