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8章 就凭你,也敢挡本王妃的路?

第78章 就凭你,也敢挡本王妃的路?

“是!”清姨娘点了点头,一脸坚定地看着她,“妾身知道王妃讨厌夫人,所以王妃能不能看在妾身几乎丢了命的份上,帮妾身一次?哪怕是要妾身为奴为婢,妾身也心甘情愿!”

苏紫染几不可闻地轻叹一声,缓缓递上手中的碧色小瓶:“我不要你为奴为婢,只要你服下这药。”她微眯着双眼看着**的人,语气沉缓、无波无澜,神色说不清是怜悯还是不忍,“但是我要提醒你,服了这药,你就只能被人抬着出去。”

清姨娘狠狠一怔,还未从这强烈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她又紧接着补充了一句:“如若不然,后果你应该很清楚。”

后果?

清姨娘僵硬地扯了扯嘴角,三分凄凉、六分苦涩,隐隐还透着一股绝望的戚然。

如若她不肯以命换命,死的就是她心爱之人,是吗?

也好。

反正这条污秽不堪的命,她早就不想要了,只是一直舍不得那个人。

如今能够救他,她求之不得。

“王妃,即便你要用妾身的命来对付夫人,妾身也不敢有半句怨言。只是你一定要答应妾身,千万千万不要动他,可以吗?”

“好。”

她放下手中小瓶,唇角缓缓勾起,转身离开,素净的裙裾层层叠叠地荡漾不歇。

没有再回墨染院,毕竟是出嫁的女儿,如今君洛寒不在京中,她也不想落了人话柄,遂带着夕暄回了睿王府。

只是没想到,夜色刚临,君洛寒竟也回来了。

原来就在她和苏陵川走后没多久,朝中就出了大事!

大暑之日,却逢淮扬县暴雨几日不断,河水连涨了几个位。可当地知府避重就轻,以为事情能够这么简单的过去,隐瞒不报,直到如今堤坝崩塌、水漫县城,淹死了无数百姓,引致瘟疫爆发,民不聊生,那知府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景帝震怒,再无闲情待在避暑山庄,率众火速赶回京城,派人前去淮扬县救治灾民。

这么一来,她的计划也许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若是只有一个苏陵川便罢,可如今齐家、太子又都回到京城,或许清姨娘的事已经起不了什么作用,所有的一切只能再度回归原计划。

这一夜,辗转反侧,久久无眠,。

翌日一早,相府的探子传来消息,清姨娘没了。

她怕夕暄知道了会难过,便什么也没有说,独自一人回了相府。

踏进那熟悉的门槛,叶绿花香不变,鸟叫蝉鸣依旧,下人们各自做着自己的事,伺候着自己的主子,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死了一个姨娘,却让下人隐瞒不报,这就是苏陵川所谓的“主张”?

苏紫染噙着一抹冷笑,路上碰到了不少下人,虽然个个掩饰得很好,可毕竟以前没有做过这种事,难免会有几分慌张,她也不想为难他们,脚步匆匆,直直地朝里走去。

当这样一尊煞神突然出现在面前,原本坐在厅里的两人皆是大惊,她怎么又来了?大夫昨天不是已经说清姨娘度过危险期了吗,这臭丫头今天还来做什么?

苏陵川勉强镇定下来,喝道:“你来干什么?”

她气得笑出来:“爹这是开什么玩笑,相府是女儿的家,女儿如何来不得?”

苏陵川皱了皱眉,突然口气一转,语重心长地道:“都已经嫁人了还三天两头往娘家跑,知道的说你是顾念着家里,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不守妇道、成天和睿王吵闹不和呢!”

“恐怕只有爹会盼着我和王爷不和吧!”她面色冷然地勾了勾唇,瞧瞧,这多像是个为女儿着想的好父亲啊!只可惜,自己早已认清他的真面目,绝不会为他这种貌似慈父的教诲而生出半分感动!

成功地看到苏陵川脸色一变,她缓缓走到一张红木椅边坐了下来,放轻了语气,幽幽地道:“爹也不必成天担心我对相府有什么不轨企图,我今天来,就只是想看看清姨娘。”

“看什么看!”苏陵川猛地站起身来,被齐环渊一拉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过了,冷哼一声,背过身去,“你身为睿王妃,别成天跟个妾室混在一起,让人知道了能有什么好话!”

苏紫染挑了挑眉,似笑非笑地掠了一眼主位上那个女人:“若是说妾室,当年爹宠妾灭妻的行为不怕被人知道,后来抢占民女还要挟人家嫁爹为妾的事也不怕人知道,女儿不过是来探望清姨娘一次,又怎么会怕人说了去?”

“孽障,你说什么!”被人说出以前的丑事,苏陵川顿时恼羞成怒,疾步走到她身旁,眼看着大掌扬起、落下,就要甩在她脸上,却被她蓦地侧身躲过,那一巴掌就这么落空了去。他胸中怒火顿时烧得更旺,双目赤红地瞪着她,咬牙切齿:“你还敢躲?”

“女儿这可是为爹好。”苏紫染嘴角的弧度扬得更高,甚至又往前走了两步,就这么停在距离他不到半寸的地方:“哪怕爹是一朝宰相,位极人臣,可女儿再不济也是皇室的儿媳,又岂是区区一个臣子打得的?爹如此以下犯上,难道就不怕被父皇知道以后,治爹一个藐视皇族之罪么?”

“你……你……反了你了……”苏陵川狠狠地喘息着,踉跄倒退回了主位上,天知道他现在有多想掐死这个不孝女,可最终还是被她左一个“皇室中人”右一个“藐视皇族”威慑得不敢再动,只得恨恨骂道:“你三番两次挑衅自己的父亲,是为不孝,难道皇上知道以后,能有你的好果子吃?”

她却恍然地眨了眨眼:“爹怎么总是和女儿开这种玩笑?女儿今日前来不过是想见见清姨娘,方才对爹的提醒也是为了爹好,何来挑衅父亲一说?”

苏陵川脸上划过一阵青白交错,感情他在这里肝火旺盛地骂人,这臭丫头全当耳旁风了?他差点就想把她赶去见清姨娘,可是一想到清姨娘已经死了,眉心又是一跳,明明大夫昨天还说已经度过危险期,怎么今日又悄无声息地死了?

真是半点不让人省心!

思及此,他狠狠剜了齐环渊一眼,都是这女人干得好事!若不是因为她善妒,自己怎么会牵扯进杀人事件,又怎么会在这里受这臭丫头这么多的气?

齐环渊委屈地缩了缩脖子,半点声音都不敢出。

苏紫染敛了敛眸,阴测测一笑:“既然爹不反对,女儿这就去看清姨娘了。”

说罢,她悠悠转身,却在那瞬间,眼梢掠到身后的两人俱是狠狠一震。

“站住!”齐环渊几乎是扑到了她面前,挡着她的路,“不准去!”

她嫌恶地往后退了一步,嘴角冷冷勾起,语气充满了蔑视与不屑:“就凭你,也敢挡本王妃的路?”

苏陵川重重地咳嗽一声,脚步沉沉地走近她身边,将齐环渊拉到一旁,眼神犀利地看着她:“睿王妃,明人不说暗话,你执意要见清姨娘,究竟想干什么?”

“既然爹已经猜到,我也就不必遮遮掩掩的。虽然我已是睿王妃,但我好歹也是苏家嫡女,难道府里发生的事,我连过问的权利都没有吗?”面对那两人的逼视,她非但丝毫不惧,反而在气势上比他们更盛许多,“爹向来包庇夫人,我也无从左右爹的决定。只是小事则已,如今出了这档子命案,爹竟也打算袒护凶手?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难道爹就不怕此事传到皇上的耳朵里,毁了这盛极一时的苏家吗?”

苏陵川的脸色登时由青转白,虽说他平生碌碌无为,可他毕竟是苏家的一家之主,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苏家毁于一旦?

可暂且不说环渊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孩子,她好歹也是月儿的亲娘,是太子的未来岳母,自己怎么能让她背上杀人凶手的恶名?届时别说太子不敢娶月儿,但凡京中望族,还有谁敢娶月儿?到那时候,自己还能依靠谁来替自己拉拢朝中关系?

他不由放软了语气:“紫染,既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爹只能说,希望你念在自己是苏家嫡女的份上,放过苏家这一回吧。这件事,除了你、除了苏家的这些下人,根本没有别人知道。只要你不说,谁会时时刻刻去关注一个妾室的动向?”

果然和他讲理就是对牛弹琴!

苏紫染满心失望,这种时候他倒是想起她是苏家嫡女了吗?

“好,清姨娘的事暂且不论。只是爹也说了我是苏家嫡女,那么有关苏家声望的事,不知我该管不该管?”

“只要不谈这件事,别的什么都好说!”苏陵川大喜过望,就连齐环渊也有些不可置信,这臭丫头会这么简单就放过她?

苏紫染嗤了一声,转身为自己添满茶盏中的水,慢条斯理地送到嘴边轻抿一口:“爹可还记得,天阙律法第三百六十八条第五项说的是什么?”

苏陵川一怔,这丫头怎么会突然跟他提及天阙律法?

虽说身为宰相,天阙律法他大致都是知道的,可确切到第几条第几项,他既不是大理寺卿、也不是刑部之人,怎么可能背得这么清楚?

苏紫染就知道他会是这个反应,弯了弯唇,笑得讳莫如深:“既然爹不记得,不如就由女儿提醒一下吧?”

她左手端着茶盏,右手持着杯盖,拨弄着茶水中漂浮的几片叶沫,神情肆意而悠然。

“孝期怀孕,是为大不孝,此等孽种就该直接除掉,否则传了出去,平民百姓杖责一百,朝廷官员罪加一等。”看着苏陵川越来越黑的脸色,她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爹现在该想起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