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79章 以嫡为庶!

第79章 以嫡为庶!

齐环渊只觉眼前白光一闪,踉跄两步,险些摔倒在地。

苏紫染掠了她一眼,“呀”地惊呼,故作关怀地问道:“夫人可是身体不适?要不要找个太医来给瞧瞧?”

齐环渊哪里还敢说自己不适,要是找太医来,那不是所有的事都穿帮了?当下就连连摇头:“不必了,本夫人很好,非常好!”

“是吗?我怎么觉得夫人脸色苍白,嘴唇发紫,是为大病前兆呢?”

“你住嘴!”

苏陵川气得直哆嗦,他算是看出来了,这臭丫头今天摆明就是来者不善、有恃无恐,铁了心要和自己作对!先是清姨娘的事,现在又借天阙“孝期不得怀孕”的律法来讽刺他!

“如今你翅膀硬了,就处处想着跟本相作对是不是?你倒是说说,今日你到底想怎么样?”

苏紫染无辜地耸了耸肩,一脸与我无关的表情:“什么叫我想怎么样?这句话应该我来问爹吧?难道包庇杀人凶手是我让爹做的?难道这个女人孝期怀孕是我凭空杜撰的?”

“王妃可不要随便说这种没凭没据的话!”齐环渊定了定心神,义正言辞地反驳,自己从来都没有找过大夫,这臭丫头不可能有什么实质证据,最多就是猜测罢了,如果自己死不承认,她也不能奈何自己!

“没凭没据?”苏紫染冷了脸色,都这个时候了,这不要脸的女人还敢跟她打哈哈?立时从袖中拿出自己当初设计要来的字据,扬手晃了晃:“静心庵的静心师太,你可还记得?”

齐环渊心头一凛,刚才还以为她不过是捕风捉影吓唬自己,却没想到她连静心师太都知道,当下就慌了神,下意识想去抢她手中的东西。可一个怀了孕的女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会武之人的对手,苏紫染一个忽然侧身,她就这么扑空过去,险些摔倒在地。

长指甲就这么深深地嵌入了肉里,还有几根折断的声音,她却浑然不觉地瞪着苏紫染,凶恶得像是一头随时要吃人的野狼一般。

苏紫染面色凛然地眯着眼,嘲讽地哼了一声:“不是说我没有证据吗?如今这幅作态又是为何?”

“就算你有证据又怎么样?”苏陵川恨得牙痒痒,他也不打算再和这臭丫头打哑谜,反正她是有备而来,就算自己不承认也没有用,那还不如直接看看她究竟有什么目的!“这孩子好歹也是我苏家的骨肉,难道你真想谋害自己的手足?”

“手足?就凭这个孝期怀上的孽障?”苏紫染冷冷一笑,饶是她早就将今日之事预想了千百遍,可真的亲临此境还是难免气得头昏脑胀,没想到苏陵川非但没有半点悔过之意,还像现在这么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他根本就不配为老太君的儿子!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才慢慢平复下来:“就算我视若无睹,假装什么都没有发生过,难道夫人的肚子就不会一天天大起来吗?届时被人看见了,爹打算如何解释?再往后,孩子出生的时候,难道产婆不会辨别是否足月吗,爹又打算怎么办?”

“这些问题,本相早就已经想过了。只要你不出来搞破坏,本相可以解决所有的麻烦。”

她搞破坏?

苏紫染阖了阖眼,嘴角微微抿起,过了良久,才又再度睁眼,幽幽问道:“若是我说,我非要搞破坏呢?”

苏陵川怒斥:“你这心狠手辣的臭丫头,本相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善茬儿!”

“爹还没有听完我的话,又何必这么激动?”她叹了口气,轻笑一声,她终究是苏家的嫡女,又怎么可能为了惩治一个恶妇而罔顾苏家的名誉?

至于齐环渊,她自有办法慢慢对付!

“虽说爹和夫人如今瞒得好,没有人知道夫人怀孕的事,可将来肚子大了,难保府里碎嘴的下人不会传了出去。爹不如听我一言,在孩子出生以前,先将夫人送到城外的院子里疗养,若是爹不放心,可以多派些人去保护着、伺候着,待到孩子出生,再将他们接回来也不迟。”

苏陵川一时没能从她突变的语气中反应过来,这臭丫头会这么好心地帮他?该不是又在给他下套吧?

“我不要!”没等他发话,齐环渊就大嚷着拒绝,“我不要离开相府,我不要去那鸟不拉屎的地方!”要她离开这繁华的京都,要她远离这种锦衣玉食的富贵生活,那等于是要了她的命啊!

苏紫染挑了挑眉,根本没理会这个疯女人,淡笑着去看她的父亲会作何决定。

可见他迟迟不开口,她便又撇着嘴补充了一句:“生完孩子夫人立刻回府,而那孩子,迟些日子再接回来,就说是爹和外面的女人生的吧。”

以嫡为庶!

或许她做得足够坏,苏陵川才会信她吧?

齐环渊“啊”地惊呼一声:“你……你这贱*人……我就知道你见不得我好,你成天就想着怎么害我……这是苏家嫡子,你休想……”

“闭嘴!”苏陵川沉声喝止。

苏紫染似笑非笑地扬了扬手中那张字据,颇有种耀武扬威的快感:“我若是想害你,就直接将这字据交去官府,而不是在这儿和你浪费时间了!”

苏陵川沉着眉目思衬片刻,终于点头:“就按你说的办!但是你必须遵守诺言,决不可将此事外传!”

“这一点,爹尽可放心。”

齐环渊顿觉呼吸不畅,双膝一软,就这么跌坐在地,像是中了邪一样,抖如糠筛。

苏紫染走到门口又顿了顿,苏陵川以为她是又后悔了,眉头紧紧拧起,谁知她却勾了勾唇,淡淡的道:“爹,哪怕清姨娘已经没了,我也想见见她。”

“一个死人,你见她干什么?”苏陵川白了她一眼,心中有几分忐忑,生怕她会带着清姨娘的尸体去官府告状。

知道他在想什么,苏紫染凉凉一笑:“既然已经说了不追究,我就不会言而无信!要去见清姨娘,只是因为我不想让她像娘亲那样——人都没了还那般凄惨。好歹是爹抢来的,总不至于让人死无葬身之所吧?爹就当是给我一个面子,让我找个好好的地儿将清姨娘埋了,如何?”

想起那个与世无争的女人,苏陵川心里也莫名地生出几分悲凉,的确是他将人抢了来,最终却又让人凄惨而亡。

“估摸着护院还在去乱葬岗的路上,你现在追,应该还来得及。”

“那就谢谢爹了!”

苏紫染去后院牵了匹马,抄了小径快马加鞭地追去,她让清姨娘吃的只是假死药,可她若是再不快点赶去,清姨娘就真的要和乱葬岗的尸体为伍了!

幸好那些护院偷懒走得慢,没多久就被她追上,将人赶了回去,她便搀了清姨娘坐在一棵大树下,喂下解药,静静地等着药效过去。

虽说一开始取这药是为了陷害齐环渊,可最终,若不是清姨娘的那番话,自己也不会用这药来救她。

娘亲逝世前千叮万嘱,让自己在危机时刻方可用这药来保命,哪怕自己并不认为将来会有需要用到这药,可好歹是娘亲留下的东西,就这么没了多少还是有些舍不得。

日薄西山。

林间的夏风透着一股湿热却清甜的香草气息,广袤的天空就像是被半落的红日血染了一般,红得那样浓烈,为这黄昏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似乎是在纪念她一步步的成功复仇。

“王妃……”干涩的声音带着一丝不可置信的茫然无措。

苏紫染没有转头,弯了弯唇,笑得无害:“你现在想回京城吗?若是想,我送你回去,若是不想,我会将你的事转告给那位樵夫,让他来寻你。”

面前人影一晃,突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她面前,猛磕了几个响头,泫然欲泣:“王妃的大恩大德,妾身该如何回报?”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什么药?

说实话,当初王妃那句“抬着出去”多少还是让她有些怨恨的,毕竟要陷害夫人是王妃自己的事,凭什么要以她的性命为代价?可她现在才知道,根本就是她误会了王妃!

心中又是羞愧又是感激,复杂的情感让她只能一个劲儿地在那儿磕头。

苏紫染知道她的心情有多矛盾和强烈,便也没伸手去扶,或许这样做,清姨娘会更好受些。

“无需你回报,我也是苏家的人,只是不想让爹再给苏家添上一笔罪孽。”她拍了拍裙裾上的尘泥,站起身来,踩着莲步朝马儿的方向走去,“还是让他来寻你吧,毕竟京城人多眼杂,哪怕在山林之间,怕是也会叫人认出来。”

清姨娘抿了抿唇,尽管苏紫染背对着她,可她仍是固执地在原地又重重地磕了几个头:“多谢王妃救命之恩,妾身只愿来世牛做马报答王妃!”

白马奔腾而去,卷起烟尘阵阵,哒哒的马蹄声渐行渐远,只有余香缭绕的空气中残留一句:“只要你能好好地生活,就是对我今日所为最好的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