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85章 看来偷听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

第85章 看来偷听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

果然不出她所料,那三人到了寂静无人处就立刻停止了打斗,但为了掩人耳目,并没有作过多的停留,也没有做出明显表面身份的事来,只是君洛羽朝那两人点了点头,那两人便飞身消失在了平地上。

苏紫染隐在一棵高大的二人环抱树后,忽闻他一声呵斥:“还不给本宫滚出来!”

她一惊,难道这样都被发现了?

还是说,他只是在试探?

正犹豫着要不要现身,就看到一个身着墨袍的男子缓缓从假山后迈了出去,那人面容姣好,身材并不高大,看着君洛羽的眼神中带了一丝敌视与轻蔑。

“太子如此愤怒,可是因为被我撞见了这种不为外人道的奸邪之事?”

“混账东西,你敢对本宫出言不逊?”君洛羽神色骇然地眯了眯眼,“说,你到底是谁?”

“我只是一个打抱不平的路人!”那人森森一笑,不屑地嗤道:“无论是谁,但凡见了太子这种行为,恐怕都会看不过去吧?”

君洛羽怒极威胁:“你可知无凭无据污蔑当朝太子是什么罪?”

“那就到皇上面前去评评理,看看到底能不能查出点什么证据来!”

“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横竖是一条命,若是能拉太子一起陪葬,也算死得其所了!”

君洛羽紧紧地握起双拳,额角上青筋暴露,眉心突突地跳了几下,大步朝他走了过去:“那本宫现在就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

话音刚落,一双大掌就扼上了他的脖颈。

苏紫染猛地蹙了蹙眉,刚开始还以为这人是个会武功的,现在却发现他根本是脑子有问题,明明知道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竟然还敢在这种杳无人烟的地方送上门去找死!

现在就算她想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一方面她根本打不过君洛羽,另一方面,就算她叫了人来,君洛羽也大可仗着他太子的身份说这人和刺客是一伙儿的,到时候哪儿还有她的好果子吃?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落针可闻,唯有偶起的夏风掠过树叶的沙沙声。

眼看着那人脸色愈发苍白,唇瓣的血色也一丝丝地褪去,她攥了攥手心,捡起树下的一颗石子,眯起双眼,随时准备扔出去。

“太子这是在干什么!”一声愕然的怒喝划破寂静的空气。

良王!

苏紫染顿时松了口气,手中的石子也随之放了下来。

君洛羽脸色一僵,缓缓松了手:“原来是良王,本宫方才追踪刺客而来,见这人鬼鬼祟祟地出现在这里,觉得他和刺客一行必然脱不了干系,所以正在拷问他。”

说话间,他以警告的神色掠了墨袍男子一眼,让人毫不犹豫地相信,若是那人敢将方才的事提及一星半点,就必定会死在他的掌下。

君洛萧依旧面色不善,疾步将那人护在身后,冷冷地看着君洛羽:“恕本王直言,这人是本王的朋友,今日是来参加本王婚礼的,出现在这里不过是巧合罢了,绝不可能是太子所谓的刺客!”

苏紫染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虽然自己和良王并不熟悉,可是仅从外面的传闻和自己对良王为数不多的认知来看,他并非这么不理智的人,更不是个容易发怒的人。如今竟为了个朋友用这种语气和太子说话,想来此人在他心中的地位一定很重要。

就连君洛羽也是不解,口气也稍微软了些:“本宫也是为了良王的安危着想,良王又何必如此生气?”

“那就多些太子了!”他拧着眉头,显然没有一丝谢意,最后还直接下了逐客令,“今日婚礼已经结束,太子回宫复命吧,恕本王不远送了!”

君洛羽冷哼一声,面色阴沉地拂袖而去。

苏紫染愈发不解,虽说太子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人家好歹已经示软,良王也不必在明面上就与人过不去吧?

四周假山嶙峋,草木葱郁,一红一黑两个男子站在那里,看着对方的眼神竟有几分诡异。

墨袍男子瞪着双眼,似乎对君洛萧方才的行为很不满,可君洛萧却不以为然,竟是眸含深情地望着他,不舍、无奈、沉痛、纠结、心疼……种种复杂的情绪交织在一起。

苏紫染浑身抖了三抖,感情良王是个断袖

难怪他会在当初景帝赐婚之时百般推诿,她还当他是有了心上人,现在看来,心上人确实是有,只不过对方是个男人啊!

“倾城……”他嗓音微哑,一只手垂在半空中,似乎是想抚上黑衣男子适才被太子掐中的脖颈,可又迟迟没有接下去的动作,最终化为喃喃一声轻叹:“你没事吧?”

倾城?

苏紫染嘴角抽搐了两下,感情这人是个女扮男装的……

“我能有什么事?”被唤作倾城的女子抿了抿唇,一脸不赞同,“良王适才为何要那样与太子说话?”

“本王见他伤害你,所以没忍住……”君洛萧眸色一闪,没有再说下去,扯开话题问道:“倾城,你怎么会在这里?”

今日是他的大婚,新娘却不是她。

她不答反问:“王爷是如何认出我的?”

君洛萧苦涩一笑:“只要是你,本王怎么会认不出?哪怕你戴了人皮面具,哪怕你百变、千变,本王也一定认得!”

苏紫染又是一诧,原来非但女扮男装,还戴了人皮面具呢!

女子眸色一闪,缓缓往后退了两步:“良王既已大婚,就别再对倾城说这种话了。往后……”

话未说完,就被他沉声打断:“那他呢?他不也成婚了吗?为何你却还是对他念念不忘?”

“这不一样!”女子厉声一喝,目光陡然如炬,冷冷地瞪着他。

君洛萧身形一晃,在金色日光的照射下,颀长的身影显出了几分凄凉与寂寥:“对不起,倾城,今日这些话是我冲动……以后再不会这样了。”

树后的身影几不可闻地叹了一声,原来是郎有情、妾无意。

“王妃这般躲在树后偷听人家说话真的好吗?”

陡然响起的声音把苏紫染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她捂着心口缓缓转过身去。男人近在咫尺的俊颜映入眼帘,漆黑的凤眸一瞬不瞬地凝着她,带着一丝兴味、一丝讽刺、还有些连她也看不懂的东西。

“我……”

“难道王妃想说自己只是碰巧路过?”

她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却发现自己根本笑不出来,这男人分明就已经认定她是在偷听,就算她解释也没用。可事实却是,这所有的一切真的只是碰巧啊!

“王爷来多久了?”她忽然没头没脑地问了一句,见他眸色轻闪、抿唇不答,心中便是了然,双眼微微眯起:“看来偷听的人并不是只有我一个……”

男人淡淡地将视线从她身上移开:“本王只是碰巧路过

。”

咳……

苏紫染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这男人,能不要这么平静淡定地说出这种话吗?

刚想说点什么,那边却又响起一阵巨大的动静,刀剑碰撞的声音再度传入耳膜。

她一惊,回头看去,就见一大群侍卫和黑衣人追打到了这里。

敛眸想了片刻,她迈开脚步,却被身后的男人按住:“现在出去,王妃是想直接告诉良王,你方才偷听了他们说话吗?”

“若是与那群侍卫一同赶到,应该……”

“两个完全不同的方向,王妃当良王是傻子?”男人嗤了一声,高大的身形让他有足够的资本可以睥睨着她,“更何况,王妃难道忘了自己并不会武功吗?”

苏紫染一怔。

是啊!

在那些人的眼中,她的确是不会武功。

可其实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就算被人知道了又如何?难道身为老太君最宠爱的孙女,她学点傍身的武艺还要旁人同意不成?反正又没人问过她,她也不能算欺瞒不报吧?

怔忪间,苏紫染蓦地被眼前惊险的一幕吓到。

多人围攻,良王只顾护着那个叫倾城的女子,应接不暇,没有注意身后那道极速朝他砍去的寒光。也就是在这时候,另一抹与他身上喜服颜色相同的倩影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冲了出来,完全没有思考和犹豫,就这么直直地朝他扑了过去。

“呲”的一声,剑刺入皮肉的声音。

闫若雪!

君洛萧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终于放开那个一直被他护在怀中的女子,捡了地上一柄长剑,反手就将那黑衣人杀了。

剩下的黑衣人见大势不妙,齐齐逃走,侍卫奔走去追,另有人去请大夫。

闫若雪虚弱无力地半躺在地上,伤在背部,她自己也看不到,只是觉得痛。

从小到大,别说是这样的剑伤了,她就连一点小磕小碰都不曾有过。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的机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勇气像刚才那么冲出来。

不过,大约还是会的吧,毕竟这人是她的夫君啊……

君洛萧双眉紧锁,凤眸深深地凝着她:“本王是男人,又何须你如此?”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