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86章 睿王府的正妃始终只有一个

第86章 睿王府的正妃始终只有一个

她苦笑一声,知道他身为男人的自尊不允许一个女人这般救他,可是她当时哪里顾得了这么多,只是不想让他受到半点伤害罢了。

“王爷扶妾身起来,可以吗?”

“你受了伤,还是等大夫来了……”

她却固执地摇头,打断了他的话:“求王爷扶妾身起来。”

君洛萧无法,虽然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一定要起来,却拗不过一个刚刚为他舍身挡剑的女人,只好照做。

起身之后,她柔弱的身躯摇摇晃晃,似乎被风一吹就会倒下,可她却慢慢推开了扶住自己的男人,独自站立。

场中三人,一黑,两红。

她攥了攥手心,慢慢朝那抹黑色的身影走了过去,脚步踉跄。

不意她会如此,众人皆是一愣,愕然地看着她的动作,看着她一步步地靠近那个叫倾城的女子。

“王爷方才为了护她,竟连自己的性命也不顾了吗?”

不是责问、没有不满,似乎只是在平静地叙述一个事实。

君洛萧却是一怔,竟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话,也不知她问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蓦地,鲜红的喜服袖袍一扬,在所有人滞住的呼吸中,一双玉手落在倾城的发顶,蓦地将那束发的玉簪拔了出来。

如瀑的青丝顿时散落,轻风拂过,摇曳翻飞。

众人俱是一震。

“呵呵……”

她苍凉一笑,脚下趔趄几步,终于支撑不住地摔倒在地,一声叹息被风吹散。

“果然是个女子。”

空气中顿时一片寂静,落针可闻。

还是倾城最先反应过来,“良王,倾城告辞了!”匆匆留下这么一句,她立刻转身离开。

君洛萧深深地凝着她的背影,眸色微闪,藏于喜服袖中的大掌紧紧握成了拳,良久,才缓缓走到闫若雪身旁,蹲下,一言不发地将她抱了起来。

大红的喜服几乎将两人融为一体,渐行渐远的身影弥漫着浓浓的萧瑟与苦意。

一尘不染的地面上,只有那一滴两滴的血色诉说着适才发生过的激烈打斗。

从寂静到喧哗,最后又成了此刻死一般的寂静,苏紫染眼睫微颤,思绪也有些纷乱。

抬眸,侧首,身旁却已经空无一人。

她一怔,那个男人果然是来无影去无踪,她非但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竟连他离开也没有察觉。

霓裳院。

荷香馥郁,绿色的莲叶遍布在这香气阵阵的池子里,清澈的池水中偶有小小间隙,或是倒映着被夕阳染红的广阔苍穹,或是泛着那一栏白玉石小桥横亘的投影,潋滟生姿。

霓裳的视线缓缓扫过在座的每一个女人,又淡淡地垂下眼帘,嘴角始终噙着一抹淡笑。

这些女人,全都是王爷的夫人,她们个个衣着光鲜、妆容精致,成天打扮得跟花蝴蝶儿似的想要勾引王爷。

虽然王爷是最近才受了皇上的器重,从前一直是个闲散王爷,也不会有人想要巴结拉拢,可对他放心不下、想要暗中留意监视的却不在少数,因而这睿王府里的女人一点都不比其他王府的少。只是至今为止,除了苏紫染那个皇上钦点的正妃之外,他就连一个侧妃都没有。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会那么暗示一两回,可王爷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每一回都含糊地将话题带过。久而久之,她也就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了,因为不管这府里有多少女人,他始终独宠她一人,她想,反正自己也是这睿王府实际上的女主人了,又何必为了这些虚名去招他不痛快?

她一直记得,在她入府后不久,为了试探那个男人对她的宠爱究竟到了哪个地步,她故意去找府里另一位夫人的麻烦,却不想他连事情的前因后果都不问,直接将那夫人逐出了睿王府!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说她半句闲话,无论她们心里有多不愿意,哪怕是恨得牙痒痒,可表面上还是得对她毕恭毕敬的,谁敢对她有半分不满那就是找死!

可自从苏紫染嫁入睿王府开始,所有的事仿佛又都不一样了。不说别的,单是面前这些女人的嘴脸也有了明显的不同,她们看她的眼神要么就是凉凉的嘲笑,要么就是不冷不热的淡漠,再没了以往那种畏惧与尊崇。

明明王爷还是独宠她一人,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难道仅是因为一个王妃的名号吗?

嘴角的笑意一寸寸地转冷,那双美丽绝伦的眸中逐渐透出一股阴狠的气息。

“哟,霓裳姐姐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说话的这位是芊夫人,身材高挑丰腴,最是撩人妩媚。只可惜入府这么久却不曾受过一次雨露,心中难免抑郁不平,以往还能压抑不发,可自新王妃入府之后,却愈发尖酸刻薄起来,哪怕是寻常的一句话,从她嘴里讲出来也总叫人听着不舒服。

这不,前半句听着还是在关心人,紧接着的后半句却又立刻恢复了本来面目:“该不是因为王爷今日参加良王大婚,却没有带姐姐一同前去,所以姐姐心有郁结吧?”

霓裳心里一恼,差点就发作出来,只是她很快就掩下眸中所有神色,勾了勾唇:“芊夫人说的这叫什么话,这等场合,王爷本就该带着王妃出席,我能有什么好郁结的?”

没有看到意料中火冒三丈的场景,芊夫人嘴角的笑意僵滞了片刻,刚想继续火上浇油,却又听霓裳接着道:“不过芊夫人也许无法理解这种容人之量吧……毕竟这府中只有我这般懂事,所以王爷这么久以来才会专宠我一人。”

笑容艳艳,口气咄咄。

所有人的脸色皆是一变。

芊夫人恨恨地咬了咬牙,此话正是戳中了她长年的痛处,她一直就想不明白,自己长得并不比霓裳差,身姿甚至比霓裳更要曼妙几分,为什么王爷偏偏就会宠爱这个女人,甚至连一星半点的目光也不肯放在自己身上?

思及此,她凉凉一笑,口不择言地嘲讽道:“专宠有什么用?睿王府的正妃始终只有一个,名唤苏紫染,而非霓裳!”

众人俱是一愕。

虽然府里进了个王妃,可这位王妃既不受宠也不管事儿,芊夫人这没脑子的蠢货怎么就敢得罪霓裳呢!

院子里的氛围顿时变得凝滞、沉寂。

就连芊夫人自己也有些后悔,生怕霓裳大怒之下将她赶出王府,毕竟这种事不是没有前车之鉴的!

可是奇迹般的,霓裳竟然没有发作,只是敛着眼睑、默然不语地坐着,似乎在想什么重要的事情。

半响,才有人干笑着打起了圆场,随手一指院里的花花草草:“霓裳姐姐这院子里的花儿可真好看!”

有人给她台下,霓裳自然也不会拒绝,弯了弯唇,“恩”了一声。

身旁另一个女子也缓缓打量起了这一院的花儿,突然视线停驻,指着某一盆花,转过头去,轻声寻问:“妹妹这花儿怎么还没有开?”

众人皆循声望去,发现自己院中也有一盆一样的,似乎是王妃刚入府的时候送的。

霓裳却侧首看了说话之人一眼,这么多的花儿,这人怎么就偏偏盯上了苏紫染送来的那一盆?莫不是故意给她难堪不成?

可当她发现开口的是柳夫人——平日里最与世无争的那个,心里的猜忌便消散了些。

盯着那花瞧了一会儿,她有些不确定地道:“或许是还没到花期吧。”

“哦,原来是这样……”柳夫人恍然地点了点头。

立刻有人轻呼:“不对呀,这花儿的花期早就到了,我院里那盆已经开了呀!”

霓裳一疑:“你也有?”

那人刚想回答,却被另一人打断:“这不是王妃刚入府的时候送的吗?”

所有人的脸上都呈现了一种顿悟的神情,感情那位新王妃根本就没把她们放在眼里,竟然用几盆一模一样的花儿来打发她们!

霓裳紧紧地攥了攥拳,涂满丹寇的长甲在掌心的肉中嵌出一条深痕。

“可是我院里那盆也已经开了,为什么霓裳姐姐这盆还没开呀?”

“我的也开了呀……”

“我的也开了……”

“天,这也太巧了吧……”

“谁说这一定是巧合,说不定王妃根本就是故意的……”

霓裳猛地抬头:“你什么意思?”

那人缩了缩脖子,可在霓裳充满威胁的眼神中,还是怯怯地说了出来:“传说花族有一个恶毒的诅咒,每一万棵相同种类的花里面都有一盆无子花,这种花既不开花也不结果,一旦女子接触了这种无子花,便……便不可能有孕……”

啊!

众人俱是一震。

原来王妃之所以送花给每一位夫人,就是为了给这层见不得光的目的打上掩护!

霓裳的脸色霎时惨白。

她一直想不通自己为什么怀不上孩子。

以前,王爷总会在欢好之后给她服下避子药,可是自从苏紫染嫁入王府,她苦苦哀求,王爷就再也没给她喝过那种东西。所以她不明白,难道自己不能生育不成,否则怎么会这么久都没有怀上?

原来是因为这个!

无子花!

好一个苏紫染,自己不去招惹她,她却敢对自己做出这么歹毒的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