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87章 这盆花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第87章 这盆花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夫人是不是不舒服啊?”小荷看着脸色苍白的自家夫人,小脸上泛着明显的担忧。

霓裳却兀自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根本没有听见她的话,或者是听见了也没空搭理。

那些女人都已经走了,可她却被那个震撼的消息惊得久久没有回过神来。虽然最后有人安慰说那应该只是个巧合,但她真的再也没办法对着这盆“无子花”了!

“夫人……”

“小荷。”霓裳忽然抬头,一瞬不瞬地看着小荷,似乎是在寻找一丝信心的依托,“你说我若是把无子花的事告诉王爷,王爷会怎么惩治苏紫染?”

“夫人万万不可啊!”小荷惊惶地摇头,“若是确有其事便罢,可若此事只是一个巧合呢?到时候夫人不就成了搬弄是非的小人了?别人怎么看不打紧,可要是连王爷都这么认为,那夫人怎么办?更何况,方才玉夫人不是也说了吗,无子花的事只是一个传说。”

霓裳脸色一变,因苏紫染而受的委屈实在让她气不过,可小荷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心中又是纠结又是恼怒,猛地拍案而起:“可我实在不想再看到这盆花了!”

“这还不简单?”小荷在她背上轻抚着为她顺气,宽慰道,“奴婢直接替夫人将这花儿扔?一?本?读?小说 xstxt了不就是了?”

“那如果苏紫染她真的想害我呢?难道我就合该这么忍气吞声地处理了这证据?”

小荷凝神思考片刻,抿了抿唇:“夫人有没有想过,或许想害夫人的不是王妃也不一定呢?”

霓裳一诧,眼波微微流转,惊疑地问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看刚才那些夫人的反应,她们应该都不知道无子花的传说,可在玉夫人说出无子花之前,就已经有人认为王妃送这盆花给夫人不是巧合,那她们安的又是什么心?”小荷目光深邃地与她分析,头头是道,“也许,她们是想借夫人的手除去王妃;又或许,是反过来,借王妃的手除去夫人……”她顿了顿,似乎是在斟酌着用词,最后小心翼翼地道:“毕竟,王妃与王爷是皇上赐婚,而夫人……”

她没有再说下去,可话里的意思,霓裳又怎么会不懂?

这也就是她恨苏紫染恨得牙痒痒的一个原因,凭什么苏紫染什么都不用做就成了睿王府的王妃?不就是因为家世好么?除了家世,她还有什么比得上自己的!更过分的是,自从她入府以来,似乎真的什么都不放在心上,成天待在她的清风居里,谁也不见,让自己就算是想找她的茬儿也找不到!

虽然小荷的话不是没有道理,但是这口气,她已然咽不下去!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不必理睬刚才那群女人的话,因为她们很有可能是想看我和苏紫染鹬蚌相争,而她们渔翁得利,是吗?”霓裳冷冷一笑,斜了小荷一眼,迁怒地斥道,“你假设来假设去,为什么就是不假设苏紫染故意送盆无子花给我?”

“这……”

“小荷,王爷最爱的还是我,也只有我!”她恨恨咬了咬唇,髻上的鎏金垂苏与步摇颤动不止,“这件事,我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她苏紫染最好祈祷自己什么也没做过,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她!”

小荷眸色一闪,迟疑地问道:“夫人想做什么?”

“当然是弄清楚她这盆花到底是个什么来头!”

是夜。

一轮弯月高挂浩瀚苍穹,漫天星斗熠熠闪烁。

清风居。

枝繁叶茂的高大柏树直冲云霄,坚韧粗壮的枝丫四向横斜,与屋顶同高处,一袭白衣胜雪的女子倒挂其上,如墨如瀑的青丝飘逸四散,经夏日的晚风一拂,就像无数个痴狂而舞的女子,和着四溢的莲香,如梦似幻。

底下,有丫鬟敲门呼唤的声音响起。

“王妃,霓裳夫人说她有很重要的事求见,特让奴婢前来禀报。”那丫鬟的话到了此处本已停止,可是顿了须臾,立刻又补上一句:“不知道王妃见是不见?若是不见,奴婢这就去回了她。”

虽说王妃不得宠,可到底也是皇上钦点的睿王妃;加上王爷虽然不宠爱她,可吃穿用度却是一样不少,也从未有过什么责罚与刁难,所以自己这点眼力劲儿还是有的,可不敢胡乱地得罪了人。

既然王妃之前已经说过不见府中的任何夫人,自己也不能胡来。此番收了银子为霓裳夫人通传已是逾矩,若再不好好斟酌着用词,恐怕就得首当其冲地被这位从未处罚过下人的王妃用来杀鸡儆猴了!

久久没有听到回答的声音,她的心不由微微悬起,再度敲了敲门:“王妃,你在吗?”

树上的人儿幽幽地掀开眼帘,一个侧旋,飞身落于树下。

“在这里。”

这么长时间都没来找茬,今夜应该也不会无缘无故地来,毕竟自己下过“无事不得打扰”的命令,她若敢惹是生非,管她是谁,自己也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

来报的丫鬟被身后突然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缓缓转过身去,拍了拍胸脯,惊魂未定地道:“原来王妃不在房里啊!”

苏紫染轻轻地“恩”了一声:“让她进来吧。”

丫鬟眉梢一喜,嘴角不可抑止地浅弯:“奴婢这就去!”

待她走到院门口,却蓦地被一道冷冽的声音喝止:“为了一己私利违背主子的命令,你可知道后果是什么?”

“王妃……”一声惊呼。

苏紫染捋了捋袖袍,口气淡淡:“念在你是初犯,暂且不与你计较,可这不代表我什么都不知道。若是再有下次,你也不必在清风居待下去了。”

“奴婢知罪,再不敢有下次了!”

霓裳一步一挪地踏入院中,看着树下背对着自己的窈窕身影,嘴角扯出一抹森冷的笑意,扬了扬手,示意小荷将那盆花搬到院子中央。

“妾身见过王妃……”

这口气,还真是有够酸的!

苏紫染勾了勾唇,面朝她迈了几步:“霓裳夫人该知道清风居的规矩,若是无事,不得擅自打扰。相信霓裳夫人今夜前来,定是有极为重要的事吧?”

“倒不是什么极为重要的事……”霓裳轻笑一声,却在下一秒看到对面的女子陡然转冷的神色,唇角的笑容一滞,心底竟冒出一股令人发毛的寒意,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但也确实是有事找王妃。”

“恩,何事?”

苏紫染淡淡地收回视线,冷芒尽敛,走到石凳旁坐下,又指了指身旁的另一个石凳示意霓裳过来:“你也坐吧。”

“王妃可还记得这盆花?”霓裳一边说,一边轻移着莲步走到她身旁,心底的寒意却没有完全散去。

其实自己和这位王妃总共才见过两次。初见时她是苏家二小姐,还没嫁入王府,却已嚣张得不可一世。曾经自己还真担心过她嫁给王爷以后会不会夺走王爷对自己的宠爱,毕竟那日王爷对她可算是宽容,竟没有因为她对自己出言不逊而责罚她!可是她入府的这些日子,王爷除了大婚当晚在清风居停留过半晚,往后便再也没有第二次。

不得不说,王爷对自己的宠爱是任何人都夺不走的,因为除了睿王府多了个名义上的王妃,其他的一切和以前再没有差别。

今日便是第二次,这个女人依旧那么骄傲、那么冷硬,对自己没有半分谦和的态度。看来嫁入王府之后受到的那些冷遇还不足以挫去她的锐气!但自己就不相信,经过一年、两年,她还敢这般与自己说话!

不是没有注意到霓裳眼中的恨意,可她苏紫染难道会怕吗?

冷冷地勾了勾唇,笑道:“这花不是本王妃送给霓裳夫人的吗?”

“正是!”

霓裳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她用一种几近闲散的语气打断。

“那霓裳夫人今日将这花送回清风居,是因为不喜欢?”她挑了挑眉,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答案。

可霓裳还是本能地摇了摇头:“并非不喜欢,只是很奇怪,王妃适才说这是花,可别说是让它开花了,如今已过盛夏,妾身就连一株花苞也不曾看见。”

苏紫染有些诧异地炸了眨眼:“那或许是它本身就不会开花吧?”

这女人也真够无聊的,该不是为了这么一株不开花的东西来找自己兴师问罪吧?

“可王妃送给其他夫人的花儿全都已经开了!”

原来是这样!

苏紫染无奈地轻叹一声,怪不得这么大费周章地将花搬回来,敢情是以为自己故意针对她呢?

“这件事本王妃可真不知如何解释,虽说这花是清风居送出去的,却是在本王妃入府以前就养在这儿的。”

霓裳瞪大双眼、满脸不甘地看着她,犀利的视线似乎要把她整个射穿:“所以王妃想说,这只是无心之失?”

“失?”她眼波流转,轻轻地眯了眯眼,“本王妃好心好意给各位夫人送花儿去,到最后这花不开却成本王妃的错了?”说着,她眸中的嘲讽愈发明显,冷冷地哼笑一声,嗤道:“那霓裳夫人怎么不说这是王爷的过失?毕竟这清风居所有的花都是王爷名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