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1章 是本王平日里太过纵容王妃么

第91章 是本王平日里太过纵容王妃么

“他?”苏紫染挑了挑眉,脸上的神色逐渐冷却,没有立即回答,踩着莲步缓缓走到院中的石凳上落座,摆摆手,“你去回了他,就说我不想看到他,让他不必白费心思了。”

虽说那一仗她还是成功了,虽说她最终的成功也和他给的路线脱不了干系,可这并不能抹灭他欺骗她的事实。

她并不是一个小气的人,哪怕他一开始就说不愿意,她也断不会像现在这么生气。

夕暄大感诧异,她并不知道苏紫染和容恒之间发生了什么,所以在她以为自家王妃一定会出去见容将军的时候,王妃竟说不见!

虽然想不明白,心里却还是高兴的,因为在她看来,王妃就是王爷的人,容将军这么堂而皇之地来睿王府找王妃,若是叫王爷知道了,那定是要不高兴的。王爷对王妃本来就有些不冷不热的,可不能再出现什么意外因素了!

“是,奴婢这就去回了容将军!”她高兴地笑眯了眼。

苏紫染神色古怪地瞥了她一眼:“你对容恒很有意见?”

“不是不是……”她连连摆手,这哪儿是有意见啊,其实容将军也算是个不错的人,她只是担心王妃和王爷的关系罢了!

可这种话哪儿能直接说出来,她急忙跑开:“奴婢去回话了!”

容恒在睿王府的门口等了许久,终于见夕暄一路小跑出来,眸色一亮,一脸期待地看着她:“你家王妃怎么说?”

夕暄无辜地耸了耸肩:“王妃说了,她不想见容将军,所以容将军还是请回吧。”

“不会的!”

容恒猛地扬高了声调,嘴上虽是这么说,心底里却对夕暄的话深信不疑,也不知是懊恼还是自责,总之他现在必须见凤兰一面!

“你这丫头该不是骗我吧?”

夕暄嘴角抽搐了两下,她倒是想骗来着,只可惜王妃这次连这机会也没给她,直接就拒绝了!

“容将军,奴婢可不敢胡乱编造主子没有说过的话!”她嫌弃地撇撇嘴,颇有几分幸灾乐祸地道:“相信容将军定是做了什么王妃不喜的事,否则的话,依王妃的性格,也不会无缘无故就不见将军了。”

被人说中心事,容恒也不恼,只是更加急切地想要见人:“要不你再回去通传一声,说不好刚才是你听错了,又或者……也许你家王妃现在已经改变主意了!”

夕暄猛地摇头,就算王妃肯见容将军,她还得想着怎么搅黄这件事儿呢,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情况下再给他一次机会?

“容将军就别为难奴婢了,还是请回吧。”

容恒沉默片刻,一脸颓然地垂下了头:“那你去回禀你家王妃,就说我会一直在这里等她,直到她肯见我为止。”

这种话……

夕暄扁了扁嘴,不痛不痒地“哦”了一声,转身便往清风居的方向走去。

虽说她并不希望王妃和别的男人有任何牵扯,可当主子真的问话的时候,她却也不敢有半句隐瞒,一五一十地把容恒那句“直到她肯见我为止”告诉了苏紫染。

“那就让他等着吧。”石凳上的人轻嗤一声,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

若是以为用这招就能求得她的原谅,那未免也太小看她了!

“夕暄,你下去吧,我一个人歇会儿。”

“是。”夕暄应声退下。

波光粼粼的荷花池中,锦鲤跃起,一道道红艳的剪影窜动,金色的鳞片在日光照射下更显夺目璀璨。

槐花树下,女子纤瘦的身影缓缓立起,偶起的轻风拂落几片粉色的花瓣,飘坠在她的肩头,恍然如画,美不胜收。

身后的人一时没有控制住,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直至手中真实的触感传来,他才蓦地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迅速收手,已是不及。

苏紫染微微一诧,她知道有人来了,也猜到会是他,却被他方才轻浮逾矩的动作吓到,尽管转了身,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还是容恒先干笑了几声,干净的俊脸上隐隐还有些许未曾褪去的红晕,带着几分无措,像个孩子一样:“凤兰……”

她敛去讶然,神色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语气生疏得就像一个陌生人:“容将军就是这般处事的?未经本王妃的同意擅闯清风居,容将军可知该当何罪?”

“凤兰,我知道错了……”

“容将军也会有错?”她冷冷一笑,眼中的嘲弄毫不遮掩,“正义与善良的化身,说的不就是容将军这种人吗?”

容恒眸色一闪,神色带着几分自责与愧怍:“凤兰,我真的知道错了,我不该怀疑你,也不该骗你,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跟我说话……”

“不,错的是我。”苏紫染依旧不为所动,口气淡漠如水,脸上的冷意逐渐褪去,却比方才看起来更难亲近,“容将军为朝廷尽忠,没有揭发我图谋不轨的行为已是大义,我又怎能要求容将军与我同流合污呢?”

他呼吸一滞,紧紧地握着拳:“凤兰,不要这样说你自己!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事实也证明,你并没有为了对付齐正中而做出任何违法之事!是我的错,我不该怀疑你……只是你为何不早些告诉我,若是你说了,我绝对不……”

“我说了你就会信吗?”她沉声打断,平静无澜的脸色终于出现一丝裂痕,激动又愤慨地道,“若是我说了你就信,那我之前明明告诉过你,我不会做出任何有悖良心之事,你为何不信?还是说,你容大将军觉得只有你的心才是善的,我的良心就根本不值几个钱?”

“不是这样……”他猛地摇头。

眼看着她似乎要转身离开的身影,他情急之下将她一把拽过,用力太大,竟让她直接撞入了他的怀中。

两人俱是一怔。

他本就不是个拘泥礼数之人,此刻,因为怕自己松开之后她还是会走,便只往后退了一步,抓着她的手却没有松开,黝黑晶亮的凤眸直直地盯着她,一瞬不瞬。

“凤兰,我知道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当时鬼迷心窍了!只求你原谅我这一回,我以后绝不会再骗你,好不好?”

“容恒,我一直把你当朋友。”她意味不明地说了这么一句,脸上的神色因为此刻被他抓着而有几分不自然,动了动手想要缩回。

他本想说,他也一直把她当朋友啊!

只是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蓦地被一道沉冷的男声打断:“容将军来了怎么也不派人通传一声,却在这里与本王的王妃拉拉扯扯?”

两人皆是一惊,不约而同地往后退了一步。

苏紫染心底暗骂,这回真是要被容恒这厮害死了!

容恒侧过身去,与缓缓踱来的男人行了一礼:“参见睿王!”

君洛寒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容将军以后若是再有事找本王,还是让王府门口的侍卫通传一声为好,也免得用这种方式找错了地方。”

“末将遵命。”

“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容将军就先回去吧。本王现在有事和王妃商量,不便有外人在场。”

这分明就是下了逐客令,就算容恒心中不愿,却也不能再逗留了。

担忧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女子,却见她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他无奈地点了点头:“末将告退。”

待他的身影消失不见,君洛寒才把视线投在苏紫染身上,幽幽犀利的眸光叫人根本无法忽视。她惴惴地抬头去看他,想解释又不知从何说起,他都亲眼所见了,她还能说什么?

没想到他却先开了口:“是本王平日里太过纵容王妃么,竟让王妃连半点规矩也没有了?”

“事情不是王爷想的那样。”苏紫染抿了抿唇,黛眉轻轻蹙起,紧接着又否定道:“也不是王爷看到的那样!只是因为一些巧合,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幕,但是……”

后面的话根本没能说出口,因为男人骨节分明的大掌蓦地钳住了她的下颚。

她甚至还来不及惊讶,他的力道大得让她不禁怀疑自己的下巴会掉下来,哪里还说得出话来。印象中,他一直都是个极有风度的男人,虽然深沉得让她从来也看不透,可哪怕再生气,她也从未想象过他会对她动手。

紧紧地拧着眉头,她呼吸急促,用力地去掰他扣在自己下颚的手。

开始的时候,半点效果都没有,可是突然间,他就将她放开,寒潭般的凤眸凌冽地绞在她捂着下颚的手上。

“是谁伤了你?”沉冷的嗓音带着一股压抑的怒火。

苏紫染又是一怔,甚至有些哭笑不得,这男人真的很奇怪,思维永远跳跃得让她跟不上。明明前一刻还在亲手伤害她,下一秒却又好像很关心她似的问出这种问题。

“王爷问这做什么?”她揉着酸痛的下颚,不答反问。

是齐正中伤了她,这要她怎么说?

要是说了,这男人岂不就知道她是前几日抢夺军需之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