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2章 你是本王的女人

第92章 你是本王的女人

“问这做什么?”男人危险地眯了眯眼,同样是不答反问,棱角分明的脸上闪过一丝冷峻的肃杀,“难道王妃真的忘了自己的身份么?”

什么意思?

苏紫染一片茫然,完全没搞明白他的怒火是从何而来,明明该生气的是她不是吗?就在刚才他还对她“使用暴力”呢,现在却因为别人伤了她而生气?或者是因为她拒绝回答他的问题而生气?

被她脸上无辜的表情气得笑出来,男人冷冷地勾了勾唇,嗓音沉沉:“看来王妃果然是忘了!”

话音未落,他动作强硬地再度钳起她的下颚,带着冷幽气息的龙涎香逼近而来,在她满脸的愕然中,两瓣菲薄而灼热的唇便贴了上来,带着霸道得不容置喙的意味,狠狠地撕咬着她软糯的唇瓣。

唯有那一句隐约被风拂散,却又分明残留在耳边的话萦绕徘徊:“那本王现在就让你记起来!”

她算是知道他所谓记起的方法是什么了!

亲她?

不,更准确地说,他是在咬她!

苏紫染双手抵着他坚如磐石的胸膛,用尽全力想要推开他。

她以前怎么就没发现这男人这么不要脸呢?他不是喜欢霓裳吗,那他现在对她这样又算什么?

所有的气息似乎都被他特有的味道摄入,鼻息、口腔之间尽弥散着一股淡淡的龙涎香,所谓酒不醉人人自醉大抵就是如此,明明只是缭绕的香气,却让她差点迷失在他肆虐的残暴中。

男人的力道本就非她所能及,哪怕是最后她发狠用上了内力,而他仅仅只是蛮横地揽着她让她紧贴在自己身上,她依旧没能成功地将他推开。

嘴唇被吮得发麻,甚至带着一丝刺痛感,而他灵巧湿热的长舌起初还只是在齿根处辗转徘徊,后来却又直直地钻了进去,****啃咬着她唇齿口腔间的每一寸柔软

心中愈发羞恼,苏紫染两颊通红,猛地提劲于掌心之间,内力凝聚成风,大力一掌拍了出去。

不意她会如此,男人胸口正中一掌,身形一晃,闷哼出声。

幸而她下手还算留情,否则这么直接得没有任何抵御的一掌过去,哪怕是高手也定会受伤不浅。

“苏紫染!”男人冷冷地瞪着她。

她亦是毫不示弱地回瞪过去,手心紧紧地攥着,语气恨恨:“王爷能不能别用这种口气叫我的名字?敢问我今日又是哪里做错了,竟惹得王爷如此生气?若真的是我之过,王爷尽管罚我就是,为什么要用这种……”

她抿了抿唇,阖了眼帘又再度睁开,话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这一生,她已经修炼得刀枪不入,却唯有他,是她心底深处的一道破损残垣,轻易碰触不得。哪怕是他本人,也不能用这种方式玩弄她的感情!

他可以不喜欢她,她也没打算去求得他的喜欢,可她好不容易才筑起了坚硬的心墙、她好不容易才一次次地告诉自己她不喜欢君洛寒、她好不容易才可以无视他对霓裳特有的温柔,他又凭什么以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来瓦解她所有的好不容易?

“难道王妃觉得自己没有错吗?”男人凤眸直直地凝着她,冷哼一声,“就在刚才、就在本王的眼皮底下,王妃还敢与别的男人拉拉扯扯、搂搂抱抱,若是出了这王府,王妃又当如何?”想起她与容恒一起进过青楼的事,他心中的怒火便燃得更旺。

“我已经说过,事情不是王爷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

苏紫染无力地叹了口气,她根本无法和他解释到底是哪样——因为她无法将齐正中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他,自然也没有办法告诉他容恒骗她的事。

她发现自己虽然喜欢这个男人,却没有办法与他推心置腹,这也就是为什么她在发现容恒欺骗她之后会这么生气,因为她是真的把容恒当成了朋友,哪怕最初只是想要利用,可在逐渐相处的过程中,她却是真心结交

“王爷若是不信就算了,我无话可说。”

男人怒极反笑:“苏紫染,你是不是吃准了本王不会拿你怎么样,所以才敢这么肆无忌惮?”

她摇了摇头,明显是不赞同:“王爷想怎么处置我还不是动动嘴皮子的事儿,相对的,我又怎么敢在王爷面前放肆?”

“好,你最好记住你今日说的话,也记住你自己的身份!”像是怕自己表达得还不够清楚,他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你是本王的女人,决不允许和其他男人有任何牵扯!”

她弯了弯唇,长而浓密的羽睫如蝶翅般忽闪几下,淡淡地垂下眼帘,笑而不语。

男人一拂袖袍,愤然转身,刚刚迈开脚步却又忽地顿住身子。

“跟本王走。”

他背对着她,所以她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只是不由诧异猜测,此时此刻,他会让她去哪里?

男人不再言语,也不管她有没有跟上,似乎有那个自信她一定会服从他的命令一样,径直翩跹拾步。

苏紫染撇了撇嘴,嫌弃地白他一眼,却还是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要是可以,她也不想这么没骨气。可他既然特地停下来要她跟上,那一定有他的原因,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忤逆这位大爷得好,免得又遭受到什么非人的对待……

沿着去墨轩阁的路走了许久,她微微怔忪,不知道这男人究竟想干什么。

直至走进书房,他依旧一言不发,只是身影忙碌地似乎在找什么东西,她只好安静地立在一旁看着他动作

过了许久,大约是找到了,男人眸色一亮,迅速将那黑色雕花的檀木匣子打开,从一堆小玉瓶中择了一个出来,碧绿通透,煞是好看。

抬眸,神色转而恢复平静,淡淡地朝她道:“过来。”

苏紫染轻移莲步走了过去,脑中出现过各种各样的猜测,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在下一秒抓起她的手来,温热的触感让她指尖不由自主地颤了颤。

触电般地想要缩回手,却被他大掌拢住,动弹不得。

她蓦地恼了,难不成让她走了那么远过来就是想将方才清风居的那一幕重演一遍?

却闻他嗓音低低地道:“若是不想废了这手,就别乱动。”

她一怔,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难道她继续乱动他还会废了她的手不成?

男人连头也不曾抬一下,用力将她紧攥的五指掰开,右手拇指祛了那小玉瓶上的盖子,径直将瓶里的东西往她手心里倒。

粉末状的东西带着一股沁人的凉意直钻心脾,在这酷暑夏日,竟让她有种透心凉的感觉。看着那道伤口上糊满了这种白色粉末,苏紫染眸色轻闪,如果说她刚才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那么现在她知道了。

特意让她来这里,就是为了给她上药么?

虽然对于这奇怪的伤口来说,他的药也不见得有效,却让她心里有股淡淡的暖流涌动。

只是在眼下这种奇怪的氛围中,她又不好意思直接开口说谢谢,遂抿了抿唇道:“其实王爷不必如此费心,这小小的伤口,我自己可以料理。”

说完她就有种想扇自己两巴掌的冲动。

男人抬起她的手,仔细端详了一会儿,微微一哂:“若是不出本王所料,这伤口应该不是第一天了吧?”

苏紫染一怔,突然有种被人撞破丑事的窘迫感

似乎也没打算让她回答,轻轻地在她手心吹了两口气,温热的呼吸挠得她麻麻痒痒,他又问:“怎么弄的?”

“使剪子的时候不小心划……”

“你当本王是三岁小孩呢?”话未说完,就被男人冷嗤着打断。

这一回,他幽潭般深邃的凤眸徐徐一抬,终于瞥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目光盯得她极是不自在。就在她险些被他这视线逼得无所遁形打算招供的时候,他却又缓缓垂下眼帘,继续往她伤口上撒药。

苏紫染蓦地松了一口气。

只是悬起的心还未来得及完全放下,男人又扔下了一颗重磅炸弹:“你可知道这伤口为何不见好?”

她眸色一闪,心中大为诧异,难道他知道?

偷偷朝他看了一眼,却见他神色如常,与往常无二。

遂无奈地摇了摇头,诚实回答:“不知。”

“造成这伤口的利器是千年玄寒的材料所制,正常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你这样体质偏寒的。”男人一边解释,一边终于放开了她,将小玉瓶塞到她没有受伤的那只手中,转身去收拾方才拿出的匣子,“你该庆幸,若是这伤口再大一些,你的寒症恐怕又得发作了。”

手背上温热的触感不再,苏紫染恍惚了几秒,很快又回过神来,摇了摇手中的小玉瓶,笑道:“那这么说,王爷给我用的就是灵丹妙药咯?”

“也不算灵丹妙药,只是比较特别的驱寒之药罢了。”

“驱寒?”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她低声轻呼,“那为何它的触感这么……”

简直凉到心尖儿上去了好不好!

男人低低一笑:“或许这就叫以毒攻毒。”

她嘴角抽搐两下,突然有些后悔接了这男人给的药,除了驱寒,这药该不会还有什么旁的副作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