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3章 悔得肠子都青了

第93章 悔得肠子都青了

大理寺卿开审齐正中一案之前,受到多方面施压,景帝自是命令他定要查出一切真相,可太子和宰相那边却又不好交代,虽说他们都没有明确地表示要保齐正中,可实打实的翁婿关系摆在那儿了,他也不能装作不知道啊!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际,京城之中又突然流传起了齐家账本一事。这真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对于齐正中来说,那就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就连齐山也被牵涉在内,难逃牢狱之灾。

苏琉月再也等不下去,连夜出城去找齐环渊商议此事。

院子里,齐环渊听闻此消息,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原本她自己已经是自顾不暇,现在她的娘家还出了这档子事儿,到底让她怎么办才好!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她浑身颤抖,站立不稳。

根本没有人告诉过她这件事!

老爷定是怕她情绪激动,又或者是怕她会求他帮忙,所以干脆就让人封锁了消息,根本没打算让她知道!

苏琉月却是还未从一开始的惊愕中反应过来,她一直不明白娘亲为何会忽然到城外来,虽然爹说是因为他与娘亲最近闹不合,可好歹夫妻这么多年,有什么不合能严重到要把娘亲送出城来?

直到此刻看到娘:一:本:读:小说 亲已经微微隆起的肚子,她才算是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分明就是怀孕了!

而且看样子,这孩子还是在老太君孝期怀上的!

怪不得……

可是娘亲为什么不告诉她?

难道连她也信不过吗?

此刻齐环渊已经处于一种近乎崩溃的状态,根本没有注意到她的神色变化,还在不断地嘶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是谁要害齐家!”

苏琉月眸色轻闪,定了定心神,才努力让自己消化并忽略她的肚子。

“娘亲,外祖父和舅舅这回恐怕是难逃一劫了。所有的事情似乎都是朝着他们去的,人证物证俱在,根本容不得他们有半点反驳的余地。”

“老爷,老爷呢……”齐环渊脚软得跌坐在院里的长榻上,双手紧紧地抓着她,“你爹呢……他为什么不管管?他为什么不帮帮你外祖父他们?”

苏琉月的眼中闪过一丝厌弃的光芒,转瞬即逝,旋即就哭哭啼啼地回握过去:“娘亲,这哪儿是爹爹管得了的事呀?现在这种情况,爹爹根本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皇上都亲自出面了,这件事恐怕……”

“不……不会的……”齐环渊猛地摇头,他们一个是她的爹,一个是她的弟弟啊,她怎么能让他们就这么永不超生呢?“一定还有别的办法,一定还有的……”

苏琉月只好拼命说“是”,一边以试探打量的目光注意着她所有的神色变化,一边适时地提醒道:“要说能帮外祖父他们的,为今恐怕也只剩太子一人了,只是不知道太子他肯不肯啊……”

齐环渊眸色一亮,突然像是想起什么,连连点头:“太子他一定会帮的,他一定会帮你外祖父他们的!”

“娘亲何以如此确定?”苏琉月轻呼一声,“太子与外祖父他们非亲非故,此时明哲保身才是人之常情吧?”

“不!太子他欠我的,这是太子他欠我的!”齐环渊的眼中忽然透出一股阴狠的冷芒,若不是太子让她杀了那老太婆,她又怎么会牵扯进孝期怀孕这种事,又怎么可能成天被苏紫染那个小贱*人盯着报复着?

虽说那老太婆活着对她没有好处,可她现在倒宁可当初做那档子事儿!苏紫染那小贱*人的手段实在太过高明,让她防不胜防,落到今日这般凄惨的田地,她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

“月儿,太子他一定会帮你外祖父的!我现在就回京城,这就找他求情去!”

苏琉月“啊”了一声,连忙阻止,装着一副善解人意的模样劝解道:“娘亲可莫要糊涂,若是叫旁人见了娘亲这肚子该如何是好?”顿了顿,她又仿佛思考了良久,终于试探道:“不若娘亲告诉女儿该如何劝说太子,让女儿去与太子说这件事。”

齐环渊迟疑地想了很久,这件事她答应过太子绝对不会告诉旁人,如果此番告诉月儿,会不会适得其反?

可是月儿说得也没有错,她这肚子……

思索良久,她终于还是妥协了:“月儿,你可还记得那老太婆是怎么死的?”

苏琉月一怔,她记得那时候老太婆病重,苏紫染被她们骗出去采药,然后是娘亲下药害死了那老太婆,可是娘亲突然说起这个干什么?

她眼波一转,心中蓦地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难道是……

“娘亲……”她愕然惊呼。

“是太子,是太子让我这么干的!否则的话,就算我真有那份心,也没那个胆啊!”

苏琉月顿时大惊。

老太婆本来就已经是个濒死之人,娘亲要杀她还说得过去,可太子为何要费那功夫去杀她?

还未来得及想通这整件事,齐环渊便一脸急色地催促道:“月儿,你快回去,去求太子,求他救救你的外祖父和舅舅吧,你告诉他,我一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别人的!”

“是,女儿这就回去,娘亲在这里好好地养身子吧!”

“好,好!”齐环渊连连点头,心中焦躁不已。

翌日一早,太子府。

餐桌上,君洛羽神色温和地照拂着身旁的女子,甚至亲自动手为她布菜。

蓝烟有些受宠若惊,虽说她嫁给他这么长时间以来,他一直都是百般照料着她,可她还是没有从这样的生活中习惯过来。他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而她,曾经只是宰相府的一个丫头,后来更是被那么多人万般凌辱,她真的不明白,她到底有什么好?身为太子的他,又到底喜欢她哪一点?

也许是因为他带给了她久违的温情,即便破庙那件事带给她的阴影还是没能消散,却已经不似刚开始的时候那样让她噩梦连连了,甚至,就连祭司大人在她心中残留的影子也逐渐消散而去……

“太子,蓝烟自己来就好了。”

“你是本宫选中的女人,照顾你是本宫应该做的事,不必再与本宫这般客气。”

她的脸上沁着几分红晕,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早膳用得温馨而平和,只是后来有侍卫进来通报,打破了这份平和。

“太子,苏三小姐在府门口求见。”

餐桌上的两人面色皆是一变。

蓝烟弯了弯唇,仿佛很不在意地笑道:“太子快去吧,别让三小姐久等了。”

“蓝烟,你不介意吗?”

“介意什么呢?”她唇角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三小姐原本就是未来的太子妃,蓝烟一个妾室,怎敢与太子妃计较?”

君洛羽猛地皱了皱眉,摇头,一脸不赞同地道:“本宫不准你这么说自己!你是本宫心爱的女人,又岂止是区区一个妾室?她苏琉月只是父皇钦点的太子妃,却不是本宫想娶的女人,所以你根本不必放在心上!”

“是是是,蓝烟没有放在心上,太子快些去吧。”

“不,本宫等你吃完再走。”

蓝烟摇了摇头:“三小姐亲自前来定是有要事与太子相商,蓝烟可不想在太子妃进门之前就得罪了她,太子也别叫蓝烟为难了,好吗?”

君洛羽这才勉强点了点头:“那好吧,本宫去去就回。”

前厅里,苏琉月已经等了他许久,见到他来,眸色一喜,连忙作了一揖:“参见太子。”

他却没有半分欣喜的感觉,快步走到主位旁,一撩袍角坐了下来,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找本宫有何事?”

冷漠的态度让她不由苦笑一声:“太子这么长时间没有见到月儿,都不曾想月儿吗?月儿真的不明白,太子缘何突然之间对月儿这般冷淡?”

君洛羽诧异地挑了挑眉,他原以为今日苏琉月来是为了给齐家父子求情的,可眼下这情景,却怎么像是来诉衷肠的?

“你想太多了,本宫只是公务繁忙,没有时间想这些儿女之事罢了。”

苏琉月当然不会信他,在来的路上她就已经想通了,太子之所以会杀那个老太婆,甚至在几个月前接近苏紫染,那都是为了苏家军的兵符!她清清楚楚地记得,开始的时候,太子是极为厌恶苏紫染那个女人的,可后来却不知道因为什么,突然就成天来相府找那女人。

现在她什么都明白了!

在这个男人的眼中,她只是一个可以随时抛弃的女人,只有他的权势地位才是他最关心的东西!一旦两者发生冲突,他连想都不用想就会选择后者!所以即便她付出百般真心来爱他,他也断不会放在眼里,除非她对他的储君地位有什么助益!

“太子可真是狠心……”她幽幽一叹,缓缓走到他身旁,一双玉臂环上了他挺拔的身躯,“今日月儿来这里,就是想问问太子,太子打算何时来相府迎娶月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