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7章 本王妃就不奉陪了

第97章 本王妃就不奉陪了

转眼间,天已入秋。

苏紫染只身坐在院里的槐花树下,轻风拂过面颊泛起微微的凉意,清风居内的花儿已不似她刚入王府时开得那般好,偶有缓缓飘零的槐花落叶让人心生一种物是人非事之感。

齐环渊死了,苏琉年嫁了,只有一个苏琉月,哪怕已然嫁作太子妃,却也不足为惧。

表面上,似乎所有的事都已经解决,若是她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害死老太君的是齐环渊——也只有齐环渊,那么她往后的生活也许会过得很平顺、很安宁,不再有勾心斗角、不再有权利争斗,只要找到玲珑珠,她的人生便再无忧愁。

只是不能。

她没有办法说服自己,更没有办法欺骗自己。

害死老太君的幕后主使是太子!

莹白的小手轻轻捻动着桌上的雪山龙井,一点点地撒入茶壶之中,却没有品茶的兴致,只是这么机械地重复着一个动作。

茶香四溢,她却只觉心中堵塞,“啪”的一声将手中茶盏倒扣在了桌上。

到底该怎么做,才能将那卑鄙无耻的小人拉下马呢?

院落门口有渐行渐近的脚步声响起,她缓缓抬眸看去:“王爷这么大早的来清风居,有什么事吗?”:一:本:读:小说

一晃这么久过去,她与这个男人也不知有多久没见了,只是连太子娶妃这么大的事她都没有出席,想来也真没什么能让他们碰上一面的机会了。

男人凤眸扫过,语气淡淡:“今日父皇寿辰,你与本王一同入宫。”

“今日?”苏紫染微微一惊,这么赶的事,这男人就不能早些与她知会一声?“那还请王爷稍候片刻,待我进屋去换件衣裳。”

他却微微摇头:“月白色很适合王妃,不必换了。”

“可是父皇寿辰,穿得这么素会不会……”

“无碍。”

好吧,苏紫染撇了撇嘴,既然他无所谓,那她自然也无所谓,反正到时候丢的也是他的脸,与她有什么关系?

缓缓跟在他身上,一路走出王府的大门,外观素净无华的马车早已停在门口,上了车,才发现那看似朴实的马车之中,却是锦缎华绸、琳琅俱全。

而左侧靠窗的那个位置,还坐着一个让她意想不到的人。

霓裳!

景帝寿宴,竟是连一个小小的王府夫人也能出席?

仿佛是看出了她的疑惑,君洛寒缓缓坐定,神色淡淡地朝她扫了一眼:“此次寿宴很是隆重,非但天阙的王爷和大臣可携内眷出席,还有启圣与漠渊太子亲自前来道贺。”

这算是在解答她的疑问?

内眷——也包括妾室么?

面色冷然地勾了勾唇,她不再言语,无视对面那个女人瞥来的眼色,微倚着窗,挑了车帘去看窗外的景色。

繁华热闹的市集非但没有缓解她内心的焦躁,反而让她愈发不舒服起来。

这该死的男人,他不是要在外人面前装着与她恩爱的样子么,他不是说他和霓裳不是她想得那样么,那现在这样又算什么?专门让她难堪、给她一个下马威么?

就算景帝此番特意下旨说是可以让妾室入宫,可再怎么着,也不是拿到架在他脖子上非要他带霓裳入宫吧?他就不能好好地继续与她假装恩爱夫妻?

愤愤地放开那帘子,她索性阖目养神起来。

虽然闭着眼,却依旧能感觉到有两道灼热的视线在她头上徘徊不去,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她故意装着没有察觉的样子,始终不曾甩对方一个眼神。

输什么也不能输了气势!

终于入了宫,那该死的男人就像是故意的一样,明明她一个好好的大活人还摆在这儿呢,他却旁若无人地与霓裳秀起恩爱来了。

“王爷,霓裳还是头一回来这宫里呢,真没想到,皇宫竟这么漂亮……”

浮夸得让人耳根发麻的声音听在苏紫染的耳朵里却是十足的讽刺,她狠狠翻了个白眼,只做无视。

可男人就像是故意的一样,对着她的时候就神色淡漠、对着霓裳的时候那却是百般温柔、极尽呵护:“既然霓裳喜欢,本王就带霓裳四处走走。”

女子受宠若惊地“呀”了一声,娇嗔着道:“王爷,这样真的好吗?我们不是得赶去皇上寿宴吗?”

男人轻笑一声:“无碍,天色尚早,寿宴还未开始。”

苏紫染攥了攥手心,心里头早已将这两人骂了千万遍,要秀恩爱不会闪远点儿、非得在她面前恶心人么?

无碍,无碍,她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无碍”这俩字儿了!

霓裳嗤笑着瞟了她一眼,眼底那抹得逞的骄傲让人看了就忍不住想扇两巴掌,竟还故意装作为她着想地道:“多谢王爷怜宠,只是王妃姐姐还在这里,若是王爷就这么陪着霓裳,让王妃姐姐怎么办呢?”

不等男人开口,苏紫染便凉凉地勾了勾唇:“这宫里本王妃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所以自然不会像某些人那般大惊小怪,既然王爷要与你逛逛,那本王妃就不奉陪了。”

说罢,她也没跟男人打个招呼,径直甩了甩袖袍,踩着莲步翩跹而去。

裙裾荡漾,身姿悠然。

霓裳差点没把肺给气炸,她好不容易才得知今日皇上允许妾室入宫的消息、好不容易才无所不用其极地央着王爷带她一同前来、好不容易才能这么明摆着给苏紫染难堪,却没想到对方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什么叫大惊小怪?

什么叫不是第一次来了?

这分明就是成心折辱她呢!

“王爷,你说姐姐她是不是生气了呀,你看她……”她楚楚可怜地扬袖指着那抹早已远去的人影。

君洛寒凤眸熠熠,看着那道月白色倩影,嘴角泛起一丝柔和的弧度:“随她去吧。”

苏紫染走了没多久就来到了一处风景绕好的湖边。

八角凉亭傍着假山而建,她迈了两步走到凉亭中坐下,肆意地倒在那长长的座椅上,双目微阖,享受着淡淡投洒而下的金色日光,惬意而温暖。

此处并不是常经的过道,也不会有人在今天这种日子里特意跑这儿来闲坐着,所以她这一歇也就真的歇了很久,根本没有人打扰,偶有几个路过的小丫鬟小太监见了是睿王妃,也都压低了声音悄悄而过。

直至日影疏斜,一声带着愕然的轻呼响起,她游走的神思才算被拉回。

“凤兰……”

不用想,这世上会这么叫她的,除了容恒还能有谁?

这到底算是有缘呢,还是冤家路窄?

无奈地撇了撇嘴,她撑着身子慢慢坐了起来,似笑非笑地看着站在自己身旁的人:“容大将军别来无恙啊……”

容恒尴尬地讪笑两声:“凤兰,都这么久了,你还在生我气呢?”

“生什么气?”她挑了挑眉,摆明就是没有这回事,“说来我与容大将军也不过泛泛之交,又怎么会发生什么令我生气这么严重的事?”

容恒立刻苦了一张脸,又是纠结又是可怜地看着她:“凤兰,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原谅我?你知不知道我那次回去之后都快被这件事给愁死了,成天都在想着怎么求得你原谅呢!可我又不敢再去睿王府跑一趟,若是再碰到睿王……”

话到此处,他讶然地似乎是想起什么,连忙道:“说起来,那日我走的时候睿王脸色似乎不太好,他后来没有为难你吧?”

苏紫染的笑容立刻僵在了嘴边,一提起那天的事儿她就火大,颊上却也不可抑止地泛起一丝可疑的红晕。

“为难?怎么可能不为难……”她意味不明地咬了咬牙。

见她神色古怪、表情又是愤愤,容恒自是以为她受了委屈,心下更加自责:“对不起啊凤兰,是我害得你被睿王误会,不如我一会儿见着他去与他解释解释吧……”

解释你个头啊!

苏紫染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这种事摆明是越描越黑好不好!

“行了,事情都过了这么久,你再提起也没什么意思。既然你这么有诚意地与我道歉,我也不能斤斤计较,否则就显得我小气了不是?”

她摆了摆手,眼波流转,眸中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看在这家伙认错还算诚恳的份上,她就大人不记小人过了!

“不过嘛,你要记得,你欠我这一次,以后可是得还的!”

容恒忙不迭地点头,差点感动得泪流满面。

他连私盐这种事儿都敢搀和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眼下只要能让这位姑奶奶消气,他真是做什么都愿意了呀!

“是是是,以后只要凤兰你吩咐一声,我一定鞍前马后地为你奔波!”

尽管他表情夸张,却莫名地能让人感受到一股真诚,苏紫染不由笑弯了眉眼:“恩,这还差不多!”

柳叶弯眉,眸若琉璃,红唇娇俏。

这一刻,她清秀的小脸上竟是有一股别样的风情流转,旖旎而氤氲,让人不自觉地移不开眼。

蓦地,一道尖锐讥诮的嗓音打破了这份平静的美好。

“哟,王妃姐姐这是在和容大将军说什么呢,怎的这般高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