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君心:皇妃妖娆

第98章 王妃又何必如此心虚?

第98章 王妃又何必如此心虚?

两人嘴角的笑意皆是一僵。

侧首看向来人,一个是堆砌着满脸笑意却眼含阴损光芒的霓裳,一个是冷若冰霜、面色不善的睿王,此刻皆是朝着凉亭的方向款款走来。

苏紫染眸色一闪,抬头去看君洛寒,却见他嘴角泛着一丝凝滞的弧度,幽潭般的凤眸中闪着一丝她看不懂的深邃。

又是这样。

有些事情偏偏就是这么巧,真不知道是撞了哪门子邪,但凡跟容恒单独在一起,就总是能被这男人看见

无奈地叹了口气,她扬了扬唇,缓缓朝男人走去:“王爷这边已经结束了吗,现在是否能去正和殿了?”

霓裳一口气吊在胸口,不上不下。明知她是故意无视自己方才说的话,却不能在王爷面前反驳于她,可若是就这么忍下,心里又觉堵得慌。

遂不待男人开口,便嗔笑着道:“虽说王爷已带着霓裳走遍四房六宫,可这皇宫实在太大,还有许多地方没去呢。这不正巧王爷说此处风景不错,便带着霓裳来看看,却没想到王妃姐姐与容将军也是知音人,竟是在此游玩多时。”

一句话说得恰到好处,既炫耀了君洛寒对她的宠爱,又暗讽了苏紫染与容恒之间牵扯不清的关系。

对面的女子危险地眯了眯眼,心底冷笑不止。

“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妃与容将军在此游玩多时?”她停顿片刻,不耐地蹙了蹙眉,冷声呵斥:“不过是恰巧偶遇罢了,你可别当着王爷的面造谣生事。好歹本王妃也是睿王府的女主人,哪怕王爷宠你、怜你,可要教训一个妾室的资格本王妃却还是有的!”

在场众人皆没想到她会如此不留情面地出言训斥,脸上神色皆是一变。

容恒暗暗好笑,却又不免担心,睿王既然在这种日子里带着眼前这个女人来皇宫,那就说明这女人在睿王心中的地位定是有些不同,凤兰如今这般做法,真的不会有事吗?

君洛寒意味不明地挑了挑眉,完全没想到这女人竟敢在他面前“放肆”,可他又奇迹般地没有任何愤怒的感觉,只是一想到方才来时见到的那一幕,心头又是一紧。

其实他原本就是知道她在这里的,除了一会儿要去的正和殿,估计这女人在皇宫里也不会四处乱跑,按照她的性子,定是随处找了个地儿就能坐上一下午。而方才她离开时恰巧就是往这个方向而来,所以并不难猜她会来这里停留。

也不知是为何,才这么短的时间没见,他就不禁有些担心她。明明这就不是一个会被欺负的主儿,甚至她还会武功,根本不用担心她会出问题。可他却仍是告诉自己,太子如今对她虎视眈眈,哪怕是在宫里,也不能有任何松懈。说不清是为自己找的借口还是别的原因,他有意无意地带霓裳来了这里,却没想到,刚刚一来就看到了适才那一幕

这原本也没什么,可自从他先前撞见容恒私自进了清风居、从他亲眼看到容恒拉着她的手开始,他的心中就总有那么个疙瘩过不去。所以现在看到她对容恒笑靥如花的模样,便有种说不上来的气闷。

她平日里笑容并不少,却难得有笑得这般孩子气的时候,偏偏这样的笑容又是因为别的男人而展露,而非他这个丈夫!

霓裳的脸上划过一阵青白交错,许是因为极力抑制怒火的缘故,纤弱的身躯微微发颤,十指的长甲深深嵌入了掌心的肉里。

她一脸苦涩求助地看向身旁的男人,见他神色晦暗不明地盯着苏紫染却没有斥责半句,不由心中气苦,声音甚至带上了一丝哭腔:“王妃姐姐不要误会,霓裳并不是这个意思,霓裳只是……只是……”

苏紫染正要开口,一直未曾开口的君洛寒却凉凉一哂:“霓裳也没说什么,王妃又何必如此心虚?”

这还叫没说什么?

这男人究竟是耳聋眼瞎还是怎么着啊!

她冷冷勾唇,避开这个问题不再多言,反正和这种明摆着偏袒的人也无法沟通!

“既然王爷的事情还没办完,我就不打扰了。毕竟某些人难得来宫里一回,恐怕这辈子也不一定有第二次机会,王爷还是好好带着她见见世面吧!”

说罢,她转身正欲离开,却闻男人出声制止:“不必了,时辰也差不多了,本王估摸着启圣和漠渊太子大抵都已到了正和殿,若是去迟了未免显得不尊重,现在就走吧。”

苏紫染狠狠地翻了个白眼,还真是什么话都被这男人说去了,知道不尊重他就不能早些进殿?

她看他根本就是只顾着谈情说爱、把什么正事儿都给忘了!

尴尬的四人组合一同前往正和殿,君洛寒和霓裳在前,苏紫染和容恒在后,就连路过的小太监和不由觉得奇怪,微微侧目。

容恒有些担忧地瞟了一眼身旁的女子,却见她神色淡然、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也不知她是真的自得其乐还是故作乐观

苏紫染察觉到他的目光,耳中又时不时钻入前面两人的声音,便对他盈盈一笑:“容恒,你可有想过什么时候去战场上看看?”

“这也不是我想去就能去的呀。”说到这个,容恒立刻来了兴致,可一想到自己只能当个挂名将军,又是一阵牢骚,“爹总说我历练不够、没有经验,需得再过两年。可这么两年又两年的,也不知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恐怕镇南将军是舍不得你这个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儿子吧?”

“这有什么舍不得的,爹可以,我身为他的儿子,又怎么能成天待在京城里?更何况经验那玩意儿也不是说来就来的,起码得让我去战场上历练历练才行啊!”

苏紫染“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恐怕得等你给他生了个宝贝孙子,他才能放心让你出去吧?”

不意她会突然扯到这个,容恒一噎,脸上登时闪过一片可疑的红晕,有些不自在地别开了眼,顿时就支支吾吾地说不出话了。

旁若无人的调笑对话让前头的人脚步便是一顿,苏紫染原本侧着头没有看见,这一回神却是止步不及,一不小心鼻子就撞上了男人坚硬的后背,疼得她眼泪都快掉下来。

她“嘶”的一声倒吸一口冷气,微微张着嘴,紧紧捂着自己酸痛不已的鼻梁。

众人俱是一怔。

须臾之后,绛紫华服袍角轻荡,涟漪阵阵,男人又拾步向前,背影颀长,脚步翩跹。

苏紫染狠狠瞪视着他,这杀千刀的,明明什么事也没有,到底为什么突然停下来!

待他二人走远,容恒才小心翼翼地看着身边的女子,想要帮忙却又不知该把手往哪里放,只得关怀问道:“凤兰,你没事吧……”

“没事!”她恨恨地咬了咬牙,脸上的表情狰狞不已,“他们想我有事,我就偏偏没事!”

容恒嘴角尴尬地抽了抽:“那我们也赶紧进去吧。”

正和殿中,早已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

奢侈的水晶明珠直接串成环状悬在正和殿上方,优雅地泛着亮堂堂的光晕,本就是白昼,这样的氤氲光泽更是让正和殿添了几分柔和却不失璀璨的美好。不同于前几次的霓裳彩带和琉璃佩环,今日的正和殿,俱是一派浓浓的大红喜色,镶着玛瑙玉石的吊饰与摆设布满了紫檀横梁,华美氤氲,夺人眼球。

苏紫染与容恒进殿的时候,众人都各自在与身旁的人交谈饮酒,根本没有注意到他们。

只是难得有那么惊鸿一瞥,或许也没有人放在心上。

她踩着莲步走到自己的席位上坐下,无视身旁那个男人冷淡的面色和霓裳那一脸欠抽的矫情模样,兀自端起酒杯抿了一口,惬意悠闲。

大殿中央,是千娇百媚的舞姬长袖而舞,一个个俱是蛾眉螓首,粉面朱唇,绝美翩跹的舞姿如同翥凤翔鸾,翾风回雪。悠悠扬扬的丝竹之音弥散在耳畔,凤箫鸾管,行云流水,悦耳动听。

只是她不开口,不代表身旁男人就肯放过她。

在她百无聊赖地欣赏场中舞蹈之时,男人嗓音低沉地轻嗤一声,语气嘲讽:“本王今日倒是大开眼界了,原来王妃非但与容将军关系甚笃,竟还认识启圣太子?”

苏紫染微微一怔,她一个连天阙边界也没出过的女子,怎么可能会认识什么启圣太子?

这男人还真是没事找事!

可甫一抬眸,才发现他根本不在看她,讳莫如深地看着不远处席间那一袭墨袍。

顺着他的视线抬眼望去,就见一道熠熠灼灼的目光直射而来,黝黑晶亮的凤眸中是一片掩不去的愕然。

苏紫染呼吸一滞,手指轻轻颤了颤。

酒水从杯中泼洒出来,坠在那月白色的裙裾上,漾开几滴濡湿。所幸酒水透明、与裙裾颜色相近,她不动声色地挡了挡,并没有让人发现她这片刻的失态。

竟然是他!